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春暮花渐 10 名侦探柯南 零的执行人 同人 赤安 快新 赤井秀一x安室透

Chapter 10

第二日,5月1日。
东京峰会换了地点,如期举行。
国际会议场爆炸的搜查会议也在警视厅例行召开。
风见裕也做了目前调查结果的报告。
如赤井秀一所说,犯人的确非法使用了Nor。
犯人首先将IP地址加密并通过数台电脑接入,使他的来源无法被追溯,从而进行的一系列犯罪行动,最终引发爆炸。
尽管Nor的匿名性无法解除,公安部网络犯罪对策课还是在探索是否能追查到服务器并锁定用户来源,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柯南皱着眉头听着窃听器里的声音。
公安似乎并不关心毛利小五郎是否被起诉,仿佛只要他们一天不找出犯人,毛利小五郎就一天不会被放出来。
想要救毛利叔叔,就只能尽快找到犯人,要不开庭审理了,尽管有妃律师的从旁协助,但感觉橘镜子律师似乎并不想胜诉。
万一……

“在窃听搜查会议吗?”安室透故意冷眼看着眼前因为他的出现而吓了一大跳的小侦探。
“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消失了的同时出现的,和年龄不相符合的行动力与思考力的小学生。

当所有可能性都排除后,即使再不可能,也只能是那个答案。

工藤新一。

“安室先生!!”显然柯南对于安室透的出现很吃惊。
安室透却只是说着让柯南思绪混乱的话,以及……
从风见袖子里拿出了那个窃听器。

还真的是像纽扣一样呢,就这样骗过了身为公安的风见。
有那么一刻,安室透想的是。
幸好……不是敌人。

细密的雨从灰暗的空中飘落下来,如同万条银丝。

离开后的安室透接到了一个电话。
赤井秀一。
“喂。”安室透接起了电话。
那边沉默了两秒后,说,“你还好吗?”
安室透觉得他拿电话的手抖了抖。
其实赤井秀一不是第一个担心他的人,父亲,风见,公安的同事,梓小姐,甚至是贝尔摩德,都曾经问过他,你还好吗?
但是安室透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从赤井秀一嘴里说出来,他本来平静的心脏会剧烈跳动起来。

“查到了吗?”安室透转移了话题,这种安室透一直在否认的感觉,想要继续无视下去,“犯人。”
“那个孩子怎么说的呢?”
那个孩子,柯南吗?
“他在窃听搜查会议。”
“那就是也不知道啊……”显然赤井秀一的声音有点点失望。
莫名的,安室透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用了‘也’字。”
“我在NAZU。”
“NAZU?”
“今天‘天鹅’从火星回到地球。”
安室透想说关你P事,你又不是要去火星上买房子。
而且,这家伙不是应该在今天开始召开的东京峰会上保护他的美国总统安全吗?
怎么跟个闲人似的到处跑。

“下雨了……”电话对面说。
安室透这才发现头顶有淅淅沥沥的雨水在慢慢滴下。
细如蝉翼。
天灰蒙了下来。
黑云压在城市的上空。
“去年‘NAZU非法入侵事件’后,NAZU开发了能追踪Nor用户的系统。”赤井秀一说。
“真的?”
“你们公安的窃听APP确定不需要我认识的NAZU程序员帮你们修改吗?”
“……”这家伙是故意转移话题的吗?
不过知道NAZU研发出了追踪系统,解除Nor的匿名性,追踪到服务器并锁定接入来源,就能找到犯人。
这是关键性的进步。
“挂了。”
“零。”
正准备按挂机键的安室透手指僵住了。

几秒后,安室透重新把电话放到耳边,说,“不准那样叫我。”
“要小心。”
安室透愣了。
“还有,不要太拼命……”
顿了顿,电话那边的声音温柔到让安室透几乎以为是错觉,“我会担心。”

安室透反应过来时,电话里只有忙音了。
蒙蒙细雨滴落在脸上。
安室透用手背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
脸颊意外的烫。

抬头看着不再明亮的天空,安室透进了东京车站。
本准备从东京站去往新宿,在进JR站口的时候,安室透犹豫了。
收起Suica卡,安室透穿过东京车站,朝着东边的日本桥方向走去。

雨越来越大,街上没有带伞的行人在迅速奔跑,在避让一位行人的时候,安室透看到了一家电器店。
IOT电器大好评热卖的广告几乎占满了店铺所有宣传空间。
接着就看到电器店里的电视一阵火花,发出刺耳的线路短路的声音,屏幕上的图像消失了。
接着是周围人群的尖叫声,身旁的女孩儿一声“好烫”,直接吓得把手里的手机扔了出去。
安室透看见手机在雨水中冒着白烟,接着跌入地上的积水里,冒出更大的烟雾。
他担心的针对东京峰会的恐袭……开始了吗?

安室透连忙拨通正在东京峰会现场的公安同事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混乱的声音,接着是同事着急的说,“降谷先生,是恐袭吗?这边有一部分电器自动短路或者坏掉了。”
“人员?”
“都是危险度不高的电器,没有人员伤亡,但是现在会议已经终止,因为警视厅一直没有针对这次突发变故的正式公开声明,许多峰会参加国都向日本政府传达了不安和批评。”
不安和批评啊……这是肯定的。
究竟……是谁一定要制造这种恐慌?

“降谷先生?降谷先生?”
“啊,不好意思,谢谢,你忙吧。”
“好的。”
安室透挂了电话,看着前方的日本桥。
这座1911年,明治最后一年完工的桥,象征着日本从此步入了西方强国的行列,桥头立柱上的青铜麒麟张开翅膀,在雨中映着灯光,烨烨生辉。

安室透双手扶在桥下面的栏杆上,缓缓松了口气。
东京峰会没有首脑伤亡,安室透压抑了几天的担忧情绪,终于能释放了。
犯人的目的并不是东京峰会。
那……犯人制造的这一系列恐慌,究竟为的是什么?

安室透看着桥下的流水,雨淅淅沥沥的打在日本桥川上,波光粼粼的水面晕开小小的波纹。
安室透出神的看着水面。

柯南IOT犯罪的推理通过蓝牙耳机传到了安室透的耳朵里。
“犯人通过网络使那些能接入网络的电器失控,所以只要切断网络连接应该就能阻止这场恐袭了。”
“从现场找到的那个电压力锅,应该就是IOT电器,犯人通过网络操作燃气栓,使现场充满燃气,将IOT压力煲当作点火物,在峰会会场实施爆破。”

电压力锅……吗?
安室透拨了拨额前被雨淋湿的头发,从口袋里拿出电话。
“喂,风见,来一下日本桥。”
“好的,降谷先生。”

雨慢慢在变小,上方首都高速上的行车也因为突发的IOT恐袭而停止了前进。
风见办事一如既往的效率很高,没多长时间,风见就找到了安室透。
安室透看了看风见,说,“警视厅已经在网上公布消息,这次袭击是IOT恐袭。”
风见连忙拿出手机,果然网络上正在公开这次袭击的消息,这样,国际会议场被炸就能合法的事件化了,他们公安也不用处处受制于人可以展开公开的事件调查了。

“降谷先生真是厉害啊……”风见不自觉的感慨。
“查明的并不是我,但是也成功事件化了。”
“那追踪犯人……?”
“NAZU。”
“NAZU?”
“NAZU因为去年的事件,已经研究出了解析Nor来源的程序。”
“降谷先生您怎么知……”
“把这个情报透露给网络犯罪对策课,然后让刑事部在搜查会议上做报告。”
“我觉得这个情报应该是由我们公安来汇报。”
“呵呵……算作成功事件化后的奖励吧。”
“但是……”
“我已经告诉‘里理事官’这个情报是zero提供的。”
“降谷先生真是可怕……”风见看了安室透一眼,扭过头去感慨。
安室透顿了顿,说,“风见,我认识两个比我还要可怕的男人,其中一个还仅仅是个孩子……”

是吧,江户川柯南。
不,工藤新一。
还有,赤井秀一。

评论
热度(45)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