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同人文可约稿

梦淡花开 1 全职猎人和幽游白书混合同人 架空 库洛洛x酷拉皮卡 团酷 黄藏

梦淡花开 

作者:皎杰


Chapter 1

酷拉皮卡看着空中四散飘逸的樱花花瓣,走进了诺斯拉大学的校门。
诺斯拉大学是新兴财团诺斯拉的产业,是友客鑫市最奢华的一所贵族私立大学,不但硬件设施无可挑剔,在授课方面也请来了世界上一流的教授,仅仅几年时间就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一所大学。
这里虽然只毕业了三批学生,却几乎能在各个新兴领域听到他们的名字,相信用不了几年,在最顶级的政坛也能听见他们的名字。
这样一所贵族大学,本都应该是有钱有势的人读的,意外的是放开所有权限对外公开招生,只要你能考上,不论你的身份和地位都可以进入这所大学。
并且,免除大学期间的所有学费和住宿费。
虽然贵族子弟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对普通家庭出生的人来说,却是改变命运的绝佳途径。
只是条件如此优厚,分数自然不是普通人能考上的。
冥冥之中,这个学校已经刷选出了需要的人。

酷拉皮卡就是考上的人之一。
进学校之前酷拉皮卡就知道考上的人一定不会多,却没想到居然少得离谱。
从进校门就没有看到学生的衣服在20万戒尼以内的,酷拉皮卡叹了口气。
拉了拉蓝色单肩包,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酷拉皮卡索性先往宿舍楼方向走去。
已经进了这所学校,该做的事情还是应该好好做了。

友克鑫的大学一般不会提供住宿,他们认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有必要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只是诺斯拉大学特殊了点,学生可以走读,也可以住宿。
而这个住宿对于考上的学生来说,自然是免费的。
单身一人的酷拉皮卡,学校住宿毫无疑问是他的第一选择。
不但能节约他很大一笔开支,还能节约下他每天往返于学校和公寓的时间。

出门前酷拉皮卡已经做足了工作,所以他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也能在这个诺大的校园里,准确找到宿舍楼的位置。
宿舍楼和照片里一样的奢华,就像这所学校一样。
仅有三层的白色哥特式小楼,一栋一栋整齐的排列在一片樱花树中。
本以为只有日式建筑的沉稳优雅才适合短暂而美丽的樱花树,没想到白色的欧式哥特建筑,也意外的契合漫天飞舞的樱花。
44幢3楼1号。

酷拉皮卡在又一次仔细看了门牌号后,手轻轻覆在了红木色的门上。
门发出了轻微的响声,然后慢慢的动了动。
门没有关?
是室友先到了吗?

“你……你好……”酷拉皮卡不确定的问了一声好,才慢慢的推开门。
宿舍里传来快步跑动的声音,是室友先到了。
诺斯拉大学的宿舍一间住两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酷拉皮卡最终选择住宿舍的原因。
宿舍只有两个人,是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只是当他的舍友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
一直以来,在他的成长中,就伴随着被错认了性别的意外,尤其是他的左耳还带着母亲留给他的红色耳环,让他平添了很多让人先入为主的想法。
而眼前这个人,一头红色的长发,碧绿的眼睛,五官精致到几乎让人窒息的程度,身上甚至有淡淡的蔷薇香味。
虽然身高和他差不多,但如果不是因为是男女宿舍分开,酷拉皮卡一定不会把面前这个过份漂亮的人认为是男孩子。
显然漂亮的男孩子看到他也愣住了,只是能看出对方有受过良好的教育,片刻后就笑着伸出手,友好的说,“你好,我叫南野秀一,你是住这间宿舍的酷拉皮卡吗?”
酷拉皮卡点头。
生性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接触的他并没有伸出手,尽管这样很不礼貌。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酷拉皮卡不太容易接近,却丝毫不介意的让出通道,一脸笑容的说,“请进。”
酷拉皮卡点点头,越过空气中微微弥散的蔷薇香,就拖着行李进入了宿舍。
不愧是新修的最奢华的诺斯拉大学,宿舍虽然是两人间,但是绝对比得上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
两张床隔开在房间的两端,这样很好的保证了隐私的同时,还让两张床都能晒到充足的阳光。
卫生间和浴室在另一个尽头,即使不去看,酷拉皮卡也知道那里一定会像外面一样挑不出任何毛病。

“那个……”南野秀一走了过来,说,“因为我距离比较远,所以提前买了票昨天就到了,在没经过你的同意下,就住了最左边的床铺,如果是你想住那边的话……”
酷拉皮卡望了望左边的床铺,并不介意,说,“没事,我住这边就可以了。”
话音落的同时听到了身旁如释重负的吐气声。
虽然声音足够小,酷拉皮卡还是听到了。
应该会是一位不错的室友,至少不会像以前聒噪到恨不得把他从窗户扔出去的那位。

事实证明酷拉皮卡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位叫南野秀一的室友,除了在门外轻声接了一个他母亲的电话,就一直安静的在宿舍里看书。
毫无疑问和他一样是考上的这所学校。
看来学校即使高不可攀,但是在某些时候也会很人性化的考虑学生的感受。
毕竟出生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一类人和一类人住一起,是最好不过的。
酷拉皮卡索性也拿出了随身带来的书,再看了看调成静音的手机。
没有信息。

在书中的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一直到酷拉皮卡感觉他眼前出现了一个有些清瘦的身影,酷拉皮卡才意识到,他又一次看书看得忘了时间。
“嗯……酷拉皮卡……”不得不说,对方的声音也和他的长相一样挑不出任何毛病,“已经十点了……”
言外之意,大家应该睡觉了,明天一早还有开学典礼。
“不好意思。”酷拉皮卡把书顺手放在了枕头旁,就起身去了洗漱间。
南野秀一低头看了一眼酷拉皮卡刚才看的书。
《窟卢塔族的语言和眼睛的秘密》。
窟卢塔族……那个四年前报道说因为意外灾祸而被灭族的少数民族吗?
听说他们的眼睛平时是绿色的,但是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变成红色,而在这个时候杀死他们的话,眼睛就会永远是红色。
这不但引起了收藏界的风波,更是医学界和人体学界的风波。
尤其是灾祸过后,所有窟卢塔族的人眼睛无一例外都被挖走,世界上更是一阵轩然大波。
但是,世界上却没有一对红色的眼睛流传下来,那些公开的眼睛,也没有人能辩得出真假,因为它们都不是红色。
所以很多的人认为这只是给这个神秘的少数民族披上的神秘面纱。
就像是对金字塔和法老的不了解,会总有人相信法老的诅咒是真实的,金字塔也不是人力修成的。对玛雅文化的不了解,就坚信着他们的预言,以及世界末日会在玛雅的预言中到来。
一个民族过于古老,总是会给世人足够想象的空间。

酷拉皮卡很快洗漱好了出来,见南野秀一已经躺在了床上,便关上了灯。
月光从窗户外透了进来,银白色的,柔柔的。
酷拉皮卡微眯了眼。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月光,已经是多年前。
那时候,派罗坐在他的身旁。
他也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
几年时间,物是人非。

第二天酷拉皮卡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
转头看看不远处的室友,均匀的呼吸声告诉酷拉皮卡,他又醒早了。
是啊……他又醒早了……
几年来,他就没好好睡过一天的觉。

窗外黎明前的黑暗特别的黑。
似乎一丝光亮也不愿意露出。
酷拉皮卡情不自禁的摸上了左耳的耳环,那个总是隐藏在他金色短发下的红色宝石。
母亲留给他的唯一物品。

“酷拉……酷拉皮卡……”好听的磁性嗓音在酷拉皮卡的耳边响起,酷拉皮卡惊讶的发现,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呼……你终于醒了。”对方舒了口气。
难道他一直没有醒吗?
这不太可能啊……
几年来他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睡眠,即使睡着,也不会睡得太沉。

“9点的开学典礼,要快一些了。”南野秀一一面说,一面收拾桌子上的书。
酷拉皮卡看了一眼书桌,这个新室友是在安安静静的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吗?
酷拉皮卡想起了以前宿舍里聒噪的那人,只要醒了,他就绝对别再想睡觉。
酷拉皮卡突然有点喜欢这所学校了,很精准的把不同类型的人和人分开了,也把相同类型的人组合在了一起。

揉揉有点凌乱的金色短发,酷拉皮卡进了洗漱间。
出来时南野秀一笑着问他,“要一起去食堂吗?我昨天已经去过,可以带你去。”
酷拉皮卡本想摇头,因为他个人的原因,他并不想和别人有过多的接触,尤其是眼前这位一看就人畜无害善良孝顺的好学生。
昨天南野秀一在门外打电话的声音虽然小,在里面的酷拉皮卡却清楚的听到了,虽然没什么特别的话题,仅仅是最简单的母子之间的嘘寒问暖,酷拉皮卡也感受出了南野秀一对他母亲深深的爱。
就像以前他也爱着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却仿佛总是喜欢聒噪到不行的来表达她的爱。
那时候酷拉皮卡并不知道,有人唠叨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证明那个人爱你,在乎你,当你的身边再也没有人唠叨你的时候,你就只是孤身一人了。

不过酷拉皮卡的拒绝还没有出口,南野秀一补充道,“我带你去会快一些。”
开学典礼就迟到,的确不太好,何况那一位会出席。
酷拉皮卡点了点头,看着室友开心的认为和他缩短了距离,酷拉皮卡只能苦笑。

评论
热度(16)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