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同人文可约稿

梦淡花开 2 全职猎人和幽游白书混合同人 架空 库洛洛x酷拉皮卡 团酷 黄藏

Chapter 2

开学典礼如酷拉皮卡想象中一样的盛大,周围同学也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看不起他们这种考上的学生,相反的对他们还有一种认同感。
贵族学校的富家子弟们并不都是只会坐享其成,优秀的教育其实让他们看到过更多的人和事。
酷拉皮卡的视线却没有移开过上方空缺的位置。
位置前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姓名牌。
库洛洛·鲁西鲁。
幻影集团董事长。
这次开学典礼的特邀嘉宾,也是这所学校的另一位幕后投资人。
听说诺斯拉财团正是靠的幻影集团,才能在几年内异军突起。
每年的开学典礼,库洛洛都会到来。

果然没多久,后方就传来了骚动的声音,酷拉皮卡一眼就看到了在保安护卫下过来的人。
库洛洛·鲁西鲁!!
酷拉皮卡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
他来这里,为的就是他!!

“那个……酷拉皮卡……”一旁南野秀一推推酷拉皮卡的胳膊,“你的表情……好可怕……”
酷拉皮卡陡然反应过来,忙看看周围,还好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库洛洛身上,除了他的室友,似乎没有第二个人看见他的表情。
闭眼揉了揉鼻梁,再次睁开眼时,酷拉皮卡还是那种略带疏离的神色。
眼里淡淡的绿色将一切都隔了开来。
好在南野秀一足够聪明,在看了几眼酷拉皮卡后,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众人的目光,一起看向在前方坐下的库洛洛。

作为幻影集团的创始人,库洛洛年仅28岁就坐拥了世界十分之一的财富,他旗下的品牌几乎涉及到各个领域。
尤其是收藏界。
传言库洛洛上次在友克鑫拍卖会上只放出了一件他不要的藏品,就被拍卖到了史上最高成交价格。
从此再也没有人估量库洛洛的财富,而库洛洛也成为世界女性最为追捧的男人。
因为库洛洛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性伴侣,更没有绯闻。
无疑是所有女人的理想结婚对象。
偏偏库洛洛长相绝对不算差,甚至可以说是俊逸非凡,还总是一身合体的黑色西服,身材修长,举手投足间魅力十足。
笑起来年轻到一点也不像是个28岁的男人。

比如现在。

库洛洛坐在最前方的椅子上,双手交握的撑住他修长的下巴,黑不见底的双眸正似有若无的看着下方的人。
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酷拉皮卡一眨不眨的看着库洛洛。
库洛洛黑色领带上的银色逆十字架领夹,在清晨的阳光里闪着微光。
酷拉皮卡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

“呐,酷拉皮卡。”身旁的南野秀一拍拍酷拉皮卡的肩膀,“他就是库洛洛吗?”
酷拉皮卡用力的点了点头,“是。”
“看着比照片里更年轻。”末了补充,“也更随和。”
南野秀一指的是库洛洛刚对递给他发言稿的人点头并认真的说了谢谢。
酷拉皮卡没有再说什么,只有他知道,无论是怎样光鲜亮丽的外表,也掩盖不了那人嗜血的本性。
他一定会把这个人的面具扯下来,把他的本性暴露在世人面前。

开学典礼顺利进行,在一系列的发言后,库洛洛做了总结。
整个场面与其说是开学典礼,酷拉皮卡觉得它更像是一场虔诚的祷告。
学生们无一例外的,一心一意的,心无他想的听着库洛洛的讲话,就像是灵魂在碰撞一样,前方的人辉煌无比。
酷拉皮卡仿佛看到了正在做感恩弥撒的教父和众多虔诚的信徒。
一直到讲话结束几秒后,四周才响起热烈的掌声。

南野秀一在酷拉皮卡身旁佩服的说,“终于知道为什么他28岁就能站在这个位置。”
是啊,28岁在那个位置。
怎么可能是用的光鲜亮丽的手段。

酷拉皮卡忿忿的转身想要离开,他一秒也不想多看这个人一眼。
尽管他会站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人。

“下面,介绍这学期新的保健室医生,雷欧力·帕拉丁奈特。”

雷……雷欧力?!!
酷拉皮卡停住的他的脚步,硬生生的把头转了过来。
雷欧力一脸傻笑的站在上方的中央,挠着他过短的头发。
酷拉皮卡几乎是咬牙切齿,这家伙来干什么?!!!

不过也恰巧是这一回头,酷拉皮卡看到库洛洛给身旁的人小声说了什么,就起身离开了座位。
酷拉皮卡二话不说的也离开了。

诺斯拉校园足够的大,大到你和一些人偶遇的时候,别人也不会奇怪。

酷拉皮卡叫住了眼前一位戴眼镜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身黑色的高领休闲衣和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胸前一个逆十字装饰项链。
手上正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空荡荡的校园里边走边看。
“你好。”酷拉皮卡上前问,“请问知道图书馆在哪里吗?”

女孩从书里抬起头来,推推黑色的框架眼镜,一脸茫然的想了几秒,然后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这样啊……”酷拉皮卡有些失望,在女孩儿又一次埋头看书的时候,酷拉皮卡状似不经意的看了看女孩手里的书。

“这个……是银河的祖母的那本书吗?”
女孩儿从书里再次抬起头来,尽管眼里和刚才一样平淡无波,却是把书认真的关上,递给酷拉皮卡,“是的。”
酷拉皮卡也不客气的接了过来。

“我认为得到慰籍的不是亡魂,而是你。”

这是这本书的作者银河的祖母说过的话。
那时候的酷拉皮卡极其不认同这句话。
他一直觉得他存在的理由,他的所作所为,他未来的人生,就是要慰籍他族人的亡灵。
若不是这样,他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所以当时银河的祖母因为欺诈罪被捕时,酷拉皮卡认为她罪有应得。
但是渐渐的,几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酷拉皮卡觉得他心中的那份愤怒没有消失的同时,也总是细细的在思考这句话。

雷欧力曾经说过,让他放下仇恨。
他当时脑子里首先浮现的就是这句话。
或许,他真的只是自私的想要自己得到慰籍而已。
用雷欧力的话说,他逝去的亲人和族人,并不会想要他报仇,只是希望他过得更好而已。

“这个书现在很难见到了,自从银河的祖母被逮捕后,他的书也都成了禁书。”酷拉皮卡随意的翻了翻,说。
女孩儿点头,却没有下文。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这本书的。”酷拉皮卡把书递回给女孩儿。
女孩儿礼貌且郑重的接过书,想了想,又说,“团长喜欢看。”
“团长?”
女孩儿点头,对于酷拉皮卡的疑惑似乎并不准备解释,然后就看向了酷拉皮卡身后。

酷拉皮卡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接着是略微低哑的声音,和刚才在讲台上发言的那人声音一模一样。
那人说,“小滴,走了。”

被称作小滴的女孩儿和酷拉皮卡鞠了个躬,就小跑步的奔向了他身后的人。
身后的人似乎并没有兴趣知道和小滴对话的人是谁,在叫了小滴后,酷拉皮卡就听到了转身离开的脚步声。
没有一丝的停留。

酷拉皮卡的手握成了拳。

一直到听不见身后的声音,酷拉皮卡才慢慢的转过身,看着道路两旁只剩下飘散的樱花花瓣。
“库!洛!洛!”
酷拉皮卡咬牙切齿的发出这三个音。

是的,酷拉皮卡和库洛洛有着灭族之恨。

酷拉皮卡是窟卢塔族人。
这个世界不乏有许多少数民族,每个民族也有他们自己的特征和传统。
但是少数民族无一例外都是想置身于世界的纷争之外的。
窟卢塔族也不例外。

窟卢塔族一直生活在森林的最深处,几乎是不与外界有过多的交流,他们保留着自己的传统文化,既不想感化别人,也不想被别人同化。
窟卢塔族就这样默默的生活在森林里,一代又一代的繁衍生息。

一直到酷拉皮卡了解了外面的世界。
了解外面的世界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酷拉皮卡从外面的书里知道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也知道窟卢塔族的人,其实是可以融入到外面世界的。

只是让酷拉皮卡没有想到的是,他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竟然救了他。
也残忍的让窟卢塔族在这个世界只留下了他一人。

那一日他去了很远的人类城市,以至于没有看见森林里冲天的大火。
一直到他晚上回去,在呛鼻的废墟中仅仅只能找到母亲的耳环和一具具没有眼睛的尸体。
他什么也没有了。
他哭过,怨过,质问过。
然而回荡的风声只会告诉他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曾经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族人会被灭族,为什么族人的眼睛会被挖掉,一直到看了外面人类写的书,才知道是因为这种荒谬而可笑的原因。

外面的人类不是号称科技发达吗?人的眼睛如果真的可以因为情绪而变色,那还研究眼睛的虹膜做什么?!!

评论
热度(10)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