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浮世之绘 7 名侦探柯南同人 赤安 赤井秀一x安室透

Chapter 7

“零,零?”
“啊,怎么?”安室透回过神来,发现对面小濑彰已经叫了他的很久,紫色的瞳里满满的映着他的影子。
“去江之岛吗?”
安室透转头忿忿的盯着另一边的赤井秀一,赤井秀一正一脸无表情的看着手里那份昨天他从藤泽小田急车站拿的藤泽镰仓旅游宣传杂志。
安室透对着赤井秀一一指,“他说的?”
“我说的。”
“既然是组长的话……”安室透咬牙,“当然应该执行。只是组长,可以叫我安室透吗?以后也许会和樋口组的人打交道,安室透的名字比较方便。”
“我叫了,你没理我。”
“……”安室透彻底发现,小濑彰的性格根本不是他之前想象的那样,这种淡淡的带点撒娇无赖的味道,他真当自己是比他们小了七八岁甚至十岁的孩子吗?
“赤井是第一次来神奈川是吗?”小濑彰在看到安室透有点无奈的表情后,转而问身旁正在看旅游攻略的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点头,却没有抬头。
“想去哪里?”
“我看都可以,也没多大。”赤井秀一来回翻看,“这上面有个神社?”
听到赤井秀一吐槽日本的景点小,安室透没好气的从赤井秀一手里抢过旅游宣传杂志,“日本的神社不保佑外国人,尤其是FBI。”
“我有1/4日本血统。”接着赤井秀一想起了什么,说,“你也不完全是日本人吧。”
“我是不是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共同点挺多的。”
“哈?~怎么可能?”
“这个神社祈求什么的?”
安室透眨眼,这个FBI最近习惯了思维跳跃吗?想了想,说,“音乐……吧……感觉很多艺人去。”
“这几年大家都祈求爱情了。”小濑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轻车熟路的从安室透手里拿过旅游杂志,翻到江岛神社那一页,再递回给安室透,弯腰指着上面的粉色绘马,“连绘马都换成梦幻的颜色了。”
安室透只觉得一股不太熟悉的气息笼罩着他,有淡淡的海边微风的味道,不同于赤井秀一的烟草味,清新到让他觉得有几分舒畅。
赤井秀一则是皱眉看着眼前的画面,小濑彰几乎是自上而下圈着安室透。
小濑彰本就比较好看,精致的五官配上略微挑染的短发,冷漠中有长于他年龄的成熟。
“去吗?”赤井秀一冷冷的问,墨绿的瞳看着的却是安室透。
安室透被赤井秀一看得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样看他做什么,就像是老婆出轨一样,他又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小濑彰的余光也看到了赤井秀一的表情,冷漠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转瞬即逝后直起身来,说,“我尽地主之谊带你们去玩玩吧,正好安室先生你也有十多年没回来神奈川了吧。”
安室透点点头,想了想,决定还是问,“那位叔叔……”
“如你所想,我父亲没有去世我也不可能坐在这个位置。”
“这样啊……”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安室透想了想,说,“以后有时间我再问你吧。”
“如果是我和你小时候的事,我不准备告诉你。”
“呵呵。”
其实安室透想问的是,那个在宫野艾莲娜老师之后,第二位引导他未来的人,真的是黑帮组织的组长吗?
明明在他小的时候,那个叔叔告诉他,他是警察,所以从此他才想做警察。
只是现在赤井在这里,他才不想让赤井秀一知道了笑话他,有机会再找小濑彰确认吧。
沉浸在回忆里的安室透没注意到,旁边赤井秀一的脸已经越来越黑了。
小濑彰的声音又适时宜的响了起来,说,“我们走吧。”

上午明媚的阳光摇曳在清晨的海风中,不远处海面光影婆娑,万里无云的蓝天苍阔辽远的延伸到水天相接处。
弁天大桥上游客已经很多,女孩子压着头发不让海风肆意,海鸥贴着海面穿行,一切都像昨日一样平凡又美丽。
只是出行的是三个男人,偏偏这三个男人又各有特色过于出众了点,引得周围女孩子频频回头。
平时安室透对这样的情景见怪不怪,只是今天旁边多了个赤井秀一,想到昨天在迪士尼里总是被误会,再加上这个FBI总说些奇怪的话,竟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怎么了?”赤井秀一问。
安室透还没回答,就听到身旁的女生们一阵尖叫,这才发现这个FBI问就问吧,脸还凑得老近干什么。
安室透快走几步,和赤井秀一拉开距离,并不自觉的在心里抱怨,弁天大桥修这么长做什么。
看着前方安室透的背影,赤井秀一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也往前走去。
“你就这么怕我把他抢走吗?”小濑彰走了过来。
“他喜欢谁是他的自由。”
“但你的表情可不是想要这么说。”
“小濑。”赤井秀一停下脚步,碧绿的瞳子看向小濑彰,“你是真心的吗?”
“十几年了我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你觉得呢?”
“公平竞争吧。”赤井秀一说完,就加快脚步追前方的安室透。
公平竞争?
呵。
小濑彰笑。
他会这么傻吗?这样他岂不是已经失败了吗。
抬头看着已经追上安室透的赤井秀一,尽管安室透表现出对赤井秀一的百般排斥和厌恶,但那却是安室透和别人永远不会有的态度。
不过不到最后一刻,就不应该放弃的不是吗?
小濑彰也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过了弁天大桥,就是江之岛。
江之岛就像日本别的地方一样,有自己的传说,江岛神社供奉的,就是传说中造福了这个小岛的神。
弁财天。
只是这位善于音乐和辩论的神,什么时候变成保佑爱情的神了?
只因为她是七福神里唯一的女神吗?

“你想吃这个?”赤井秀一说。
“……”
“老板,来两份吧。”赤井秀一说完,竟然还从钱包里拿出钱递给老板了。
“我说赤井秀一。”安室透没好气的说,“你究竟在想什么。”
“既然出来玩了,当然要好好的玩。”
“这位小兄弟说得对。”安室透还没反驳,店铺里的老板先接了话,“是的,出来玩就应该开开心心的玩。”
赤井秀一同意的点点头。
“这位小兄弟,你们在吵架吧,年轻人嘛,难免,吃过我做的烤鱿鱼,大家就和和睦睦的吧,对了你们是东京的吗?我听口音很像。”
老板过于的热情让安室透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和赤井秀一对着干,只得笑着说,“是的,我们过来玩的。”
“那就更应该好好玩了。”老板一面热情的说着,一面翻着烤炉上的鱿鱼,“不过最近东京来的人特别的多啊。”
“特别的多?”安室透侦探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生。
“是啊,看着也不像是来旅行的。”
“听说好像是因为浮世绘展吧。”在安室透身旁的一位游客说。
“浮世绘展。”
“嗯,鬼怪浮世绘,在京都车站,8月举办,我记得我有拿宣传单。”说完,那位游客好心的在包里找之前的DM单,“听说好像是因为一位浮世绘持有人住在这里吧,每天还免费在附近的场馆提前展出原件复制品。”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们日本人自己拿着?”赤井秀一轻声在安室透耳边说道。
安室透只觉得他耳朵痒痒的,那感觉让他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不由得稳了稳心绪才说,“没有捐献给国家的文物本来就是私人财产,展出也是持有者愿意才能借出展览。”
“这样啊……”
安室透奇怪的看着赤井秀一,这家伙不会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吧,要是国家都把这些拿了去,古董拍卖市场岂不是要倒闭了?这不是常识吗?
“我以为你们日本人都会献给国家,我感觉你们日本人对日本这个国家的爱执着到疯狂。”
“……”这家伙是在借机讽刺他吗?都像你们美国那样市长弹劾总统吗?

“所以,他们是慕名来的吗?”小濑彰走了过来。
“哟,小濑,你回来了?”老板看到小濑彰,热情的打招呼,“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小濑彰点头,拍拍安室透的肩膀,指指里面的空位,“那里可以坐,吃了再走。”
安室透道了声谢,这时刚才的游客也把DM单拿了出来,递过来说,“这里,你拿去看吧,我不需要了。”
“谢谢。”安室透接过DM单,看着上面的百鬼夜行图。
日本的浮世绘很多,从描绘人们的日常生活到风景和演剧,多数是木板画,这种纸绘的还都是鬼怪题材的浮世绘在一起展览,还真不多见。
然后安室透看到了下方小字,收藏者:樋口汐子。
樋口组组长樋口正实的妻子。

在有如此多动作的时候参加这个展,事情绝对不简单。

“樋口汐子?”赤井秀一说,“是这么念吗?我汉字不是很熟悉。”
“这位小哥难道不是日本人吗?日语听起来很标准啊。”老板端上了烤鱿鱼,切成卷的鱿鱼上涂上一层褐色的酱汁,再撒上一些葱花,看着食欲满满。
“他是美国人。”安室透抢先说道。
“看不出来啊。”老板在听到安室透说赤井秀一是美国人后,不忘多看了几眼赤井秀一,“日语很流利,长的也像日本人。”
赤井秀一淡然的用筷子夹起一圈鱿鱼,说,“我父亲是日本人。然后喜欢的人在日本,所以想多了解一下。”
安室透一口水差点没喷出去,好不容易才靠毅力让水咽下了肚。
坐在一旁的小濑彰连忙用手拍拍安室透的后背,想让安室透舒缓一下。
赤井秀一黑着脸看了一眼安室透这边,最后目光停留在安室透身后那只他看不见的小濑彰的手那里,说,“只是那个人好像不喜欢我。”
这次安室透还没来得及喷,那个老板显然是来了兴趣,随手从旁边拿过一张椅子,坐到了赤井秀一身旁,就像是终于有人有共同语言一样,感同身受的说道,“就是啊,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老婆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每次我回去就对我各种嫌弃,念念叨叨好久。”
“或许是你的妻子对你的爱的表现呢?”
“那为什么就不能表现得让我觉得她是爱我的啊。”
“是啊。”赤井秀一就像是想到了什么,抬眼看着他对面的安室透,眼里满满的都是认真。
安室透被赤井秀一看得不自在,埋下头来吃他面前的鱿鱼。
见安室透故意忽视他,赤井秀一也不强求,转而看向一旁的小濑彰。
小濑彰的手还是放在安室透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上下顺着。
过于安静的气氛让安室透有种无法形容的压抑感,忙几口吃掉眼前的鱿鱼。
其实鱿鱼的味道真的不错,烤得恰到好处,酱汁又凸显出了鱿鱼的鲜味,只可惜缺乏品味的时机。
吃完鱿鱼的安室透抬头,见赤井秀一还在莫名其妙的和小濑彰大眼瞪小眼,索性不理他,转而问老板,“樋口他们是住这里吗?”
“嗯,沿着岛边一直走就能看到,挺大的房子。”
“谢谢。”
“没事啊,不过小濑,你是哥哥还是弟弟?”
“怎么?”小濑彰也跟着安室透起了身。
“那应该是哥哥了。”老板说,“两个月前小真有来过这里,也是问了樋口家的事,还说要去樋口家拜访,刚才提起,我突然想起来了。”
安室透皱眉,经常住这里的人互相打招呼,很简单也习以为常的一件事,为什么这个老板会突然提起。
“这样啊……谢谢。”小濑彰说。
“没事,有空和小真过来玩啊,小真说你去东京了,都难得见到你一次,小时候你们还挺可爱的。”
“嗯,好的。”
“说起来……”老板看看赤井秀一,“小时候你们曾过来抱怨有个混血的小孩抢了你们的爸爸,是他吗?”
赤井秀一看向安室透。
安室透脸一红,不太好意思的低声说,“走了啦。”
小濑彰在一旁看着安室透的模样,嘴角的笑又浮起了,说,“老板,再见了。”

海风呼呼的吹过江之岛,安室透把鬓角的头发向耳朵后理了理,头发有点长,找个时间去剪一剪。
“其实你头发长点也好看。”赤井秀一说。
安室透没好气的瞪赤井秀一一眼,“关你什么事。”
“建议而已,采纳与否在你。”
“……”
安室透决定不再和赤井秀一说话,转而问旁边的小濑彰,“去哪边?”
小濑彰把手里的浮世绘DM单对折两下,就放进了自己的外衣口袋里,说,“先放松一下吧,安室先生你很久没有去江岛神社了是吗?”
安室透离开神奈川十几年都没有回来,江岛神社自然不可能去,只是有些奇怪,他一直以为小濑彰会是工作第一位。
“去看看吧,那里和你小时候不一样,很热闹。”
组长发话让娱乐了,组员当然应该服从,但是从安室透自身而言,他更偏向于去查樋口汐子,毕竟能在日本走私毒品,这件事情不简单。
安室透看向赤井秀一,希望这个FBI能有点工作的自觉。
然而感觉今天一天都在看他的这个FBI,偏偏这个时候,就像是完全没发现他的视线,抬头远望高坡上的江岛神社和旅游商店街。
安室透咬牙,这个FBI非要这么和他不对盘吗?
这家伙看着有哪点像是喜欢他了?
果然只是想看他出丑。
安室透没好气的踢赤井秀一一脚,就带头往江岛神社走去。
不过没走几步,就发现这里的确和他小时候不太一样,基本是焕然一新。
两边的商店街琳琅满目,游客有各个国家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是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如此和平又快乐的景象,安室透不知道怎么心里涌上一种成就感,想着这些年付出的努力,为的不就是看到这样一番和平的景象吗?
以及,那些他的已经逝去的同期警校同学……他们的信念所守护的,也不都是这番景象吗?
不自觉的,安室透放慢了脚步。

安室透身后不远处,赤井秀一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小濑彰瞟了赤井秀一一眼,说,“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骗零说是第一次来神奈川了。”
“樋口的事,查到多少?”
“极有可能会运用这次浮世绘展走私毒品。”
“你弟弟呢?”
“该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倒是你。”小濑彰说,“真的这么喜欢零?”
赤井秀一没有说话,只是嘴角的笑更深了点。
“本来我还想把他抢过来。”
赤井秀一这次轻笑出声,说,“你还年轻了点。”
这家伙,明明不久前还说的公平竞争!!

评论(1)
热度(30)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