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浮世之绘 6 名侦探柯南同人 赤安 赤井秀一x安室透

Chapter 6

“在想什么?”
安室透不用回头也知道旁边站的赤井秀一,尤其是那讨厌的烟草味。
安室透不准备回答。
“这里比我想象的美呢。”
“……”
“那边是江之岛吗?”
“……”
“听说江之岛的花火大会特别好看。”
“……”
“要不……明天我们去江之岛玩吧,听说这里是东京人的旅游胜地。”
“我说FBI……”安室透在听了赤井秀一一堆无厘头的话后,终于忍不住说,“想旅游找你的同伴去,我猜那个茱蒂老师什么的肯定还在日本。我要执行公务,不要妨碍我。”
“明天樋口组不会有行动。”
“……小濑组也是我调查的对象。”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安室透眨眨眼睛,FBI总是喜欢思维跳跃……他有点应接不暇啊。
“我比较喜欢文静的女孩子。”
安室透嘴角抽,他完全没兴趣知道。
“但是,我喜欢你。”
安室透确定今天这个FBI不是脑子被门挤了,就是没带脑子出门,说了句是个人都会觉得是笑话的话。
他不觉得他现在说的喜欢的那个人,不论是性格还是性别,都是他理想型的反方向吗?
“我进去了。”安室透完全没有兴趣和赤井秀一继续这个过于神奇的话题。
只是转身的刹那,安室透感觉他的手腕被人拉住了。
手腕的皮肤传来男人经常握枪的略微粗糙的感觉,在初春的晚风中有点微微发烫。
“我有恋人了。”安室透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也会一起爱上她。”
安室透用力甩开赤井秀一拉着他的手,没有了平日里嬉笑的面容,更多的是愤怒,“不要说得那么容易,FBI滚回你的美国就可以了。”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那么讨厌FBI……”
“你觉得呢?”
“在苏格兰事件之前,你就很讨厌了。”
听到苏格兰的名字,安室透更加的愤怒,“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苏格兰的名字。”
“不好意思。”
“知道抱歉就不要提,要不我以为你是故意的。”
赤井秀一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见赤井秀一不再说话,安室透也不想再待在这里,远处江之岛灯塔的灯光已经在平静的海面划出一条条亮丽的线条。

安室透进去后,小濑彰从另一个门出来,见赤井秀一已经点了烟默默的站在阳台,看向远方。
“烟抽多了不好。”
“小时候的安室……降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也是……”
赤井秀一不再说话,继续抽着手里的烟,墨绿的瞳孔看着远方不断变换的灯塔的光芒,隐约还能看见几个冲浪爱好者在已经墨黑的海洋里起起伏伏。
小濑彰也安静的站在旁边,双手放在阳台的栏杆上,听着风带来海浪的声音。
“给。”小濑彰递过一瓶罐装黑咖啡。
“谢谢。”

第二日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投下斑驳的线条,窗外古老而幽静。
远远能听见小田急电车叮嗒叮嗒的声音,仿佛诉说着一百多年来的不曾改变的安静与和平。
安室透不自觉的伸了个懒腰。
开门发现那两人都还在睡觉,就自顾自的进了厨房。
拉开冰箱安室透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有新鲜的食材,不单做味增汤的材料齐全,甚至橱柜里还有一瓶威士忌。
上次用日本的食材和日本的酒做了弗朗贝,这次可以试试威士忌和日本的食材结合的味道。
而且,这次还不怕做多了。
安室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而正从房间里出来的赤井秀一刚好看到,愣在了原地。
安室透听到响动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个一向精明到狡猾的FBI,正愣神的衣冠不整的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那模样就像是梦游了起来。
“没睡醒回去接着睡。”
“我能把这句话理解为是在关心我吗?”赤井秀一揉揉脑袋。
没有带针织帽甚至头上还翘着几根呆毛的赤井秀一,在安室透看来感觉似乎接地气了点,只是……这个变态FBI!!
“你睡觉都不穿衣服吗?”
“穿了内裤。”
安室透一个不淡定,手里本来要用来夹红姜的筷子被他捏断了。
“早上吃什么呢?”赤井秀一就像是完全没发现眼前安室透对他鄙夷的眼神,又揉了揉脑袋,走了过来。
“没你的份。”
“不太好吧。”
“FBI,你脸皮要不要别这么厚。”
“是弗朗贝吗?”
安室透吃了一惊,这个FBI居然能看出来,他是哪里露馅了吗?
“可我不喜欢吃法国阿尔萨斯的这种食物,我还是更喜欢酒和食物分开来。”
“不好意思,今天早上你的食物就是弗朗贝了,爱吃不吃。”这个FBI讨厌吃啊,那他就非做弗朗贝不可了。
“但是我不挑食,谢谢你给我准备早餐。”
“……”安室透成功的又折断了手里新拿的筷子。

好在之后赤井秀一就去浴室冲澡了,安室透一脸怨念的摆弄着手里的食物,可又不能拿食物来开玩笑,这样会遭天谴的。
安室透只能极其不情愿的给赤井秀一做着早餐。

待到赤井秀一冲完澡出来路过餐厅的时候,安室透一把拍在桌子上,指着眼前一盘刚做好的食物,没好气的说,“你的。”
“谢谢。”赤井秀一就像是读不懂安室透的脸色,面无表情的道个谢,就坐下享用他的早餐了。
看着赤井秀一吃饭都吃的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安室透突然想起来昨天傍晚赤井秀一的举动,以及昨天晚上赤井秀一说的话。
然而今天,赤井秀一仿佛又是原来那个和他不怎么对盘的赤井秀一,果然,昨天那个赤井秀一只是脑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撞到了。
可惜安室透的这个想法只持续了几秒钟,赤井秀一吃着吃着,就抬头看着还没有离开的安室透,说,“昨天晚上我说的话,是真的。”
真你个头!!
安室透一甩筷子,解了围裙就进自己的门去了。
关门的声音几乎让房子都抖了几抖。
赤井秀一轻叹口气,继续吃他眼前的早餐。
不得不说,安室透做饭的技术,比他高很多。
而且,能吃到安室透亲手做的东西的机会,不多。

进了门的安室透连忙用手捂住温度怎么也降不下去的脸,他这是怎么了,被一个男人告白,那个男人还是他最讨厌的FBI,为什么他会脸红!!
一定是那个FBI的神经质传染给他了。

这边小濑彰也因为响动开门走了出来,看到正在吃早饭的赤井秀一和厨房里未完成的食材,疑惑的问,“赤井,你去买的东西?”
赤井点点头。
“零呢?”
“回房了。”
“……”

小濑彰折回到客房的地方,敲了几下安室透的门,但却无反应,正准备叫的时候,安室透把门打开了。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事。”小濑彰说,紫色的瞳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安室透。
安室透的耳朵根还有一点没有褪去的红潮,早上来不及梳的短发有些凌乱的翘着,看着感觉年龄比平时还小了几岁,竟然有几分可爱。
“怎么?”感觉视线一直没有移开,安室透抬眼看着小濑彰。
“那个……食物。”
安室透这才想起因为FBI神经质的话,他做到一半的早餐还在厨房。
“不好意思啊。”安室透立即准备再去厨房,却在走了两步后感觉门被挡住了,只得又尴尬的说,“那个……”
“你喜欢赤井吗?”
安室透睁大眼睛,这是赤井的白痴在互相传染吗?
“问问而已。”
“没看出来组长对组员的私生活这么关心。”
“怕影响了工作,他身份特殊。”
原来是这样,就说现在的男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关心另一个男人喜欢谁。
安室透拍拍小濑彰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不喜欢他。”

“哦~~~?是吗?”安室透话音落的同时,就听到了赤井秀一几乎凉到冰点的声音。
安室透瞬间有种背后说人坏话被逮到的感觉。
但是安室透还是厚脸皮的看着赤井秀一,然后说,“是。”
本来这就不是他的错。
“我知道了。”赤井秀一说完,就进他房门去了。
安室透长长舒了口气,说实在的,说出这话的时候,心底里有种莫名的不太好受的情绪在蔓延,那情绪把心脏都刺得疼痛,就连那个“是”字,也是好不容易才能不带感情的说出。
难道是和这个FBI相处久了,看到FBI刚才用冷漠掩饰的受伤表情,会不自觉的产生同情吗?
果然人和人的相处,时间久了的习惯性真的很可怕啊。

安室透再抬眼的时候,眼前挡门的小濑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安室透轻叹口气,出门继续做他的早餐。
只是莫名其妙的比平时少了很多兴趣。

吃过早饭,三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人一方,就像是提前说好一般的安静。
安室透看着他对面的小濑彰,小濑彰耳朵上的耳洞已经合拢了一大半,不禁想到了昨天这人装作小濑真的模样。
这人的性格应该是和赤井秀一差不多啊,调查报告也的确说比赤井秀一还冷漠一些,毕竟身处黑帮组织的高位,然而却要装成他弟弟那样天真开朗,真的好不容易。
毕竟,他只是个22岁的人啊。
他22岁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好友逝去的痛苦。
同期的警校同学萩原研二,就在他22岁的时候,拆除已经停止计时的炸弹时,因犯人为报复警察突然引爆炸弹而殉职。
那是安室透第一次知道近乎于亲人的人去世时的感受,那滋味真的不太好。
后来松田阵平,苏格兰,伊达航相继去世,曾经警校晚上一起逃宿舍的朋友,如今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了。
应该悼念的日子,比他记得的节日都多。
尽管如此,他还是应该努力保护日本这个国家,毕竟,也是因为他们,让他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

评论(1)
热度(33)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