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彼岸的格桑花 9 一 沙加x穆 撒加x穆 圣斗士星矢同人

“水晶墙!”这是史昂在一周前口头传授给穆的白羊座特有的防御绝技。只见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断了对面卡妙的进攻。在夏日阳光的照射下,和着卡妙攻击时散开的冰雪,折射出若隐若现的七色光芒。
被挡回的冰雪气息微微拂过卡妙的脸庞,冷若冰霜的表情也有了前所未有的触动。不会记错,昨天穆还只是能勉强用瞬间移动躲避攻击。

台上史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穆很聪明,这是一见到穆史昂便发现的。但是穆竟能在一周内自己领悟水晶墙,这更是超出他的想像。
水晶墙与其他招式不太一样,它是将小宇宙物质化了来抵御敌人的进攻,这决定了它的领悟性和掌握性的困难,进攻不比防御,卡妙的攻击招式就是小宇宙物质化为冻气进攻,防御为的就是要止住进攻,所以它必须技高一筹,否则是徒劳。因此没有超强意念力和领悟力的人,是绝对没有办法学成水晶墙,尤其是在没有步步指导,仅靠口头传授的情况下,时间还只有一周。
穆的命运,或许早已被这与生俱来的天赋注定。

“穆!”在惊叹的同时,撒加首先发现了穆的异样。
上前接住穆摇摇欲坠的身子,本以为穆是因为消耗了大量精神力而体力不支,但在触摸到穆滚烫的身子时,撒加反应过来,穆中暑了。
“教皇大人!请允许我带穆回白羊宫休息,他中暑了,再加上刚才大量消耗体力,看样子情况不太乐观。”撒加将穆抱在怀里,单膝跪下。
“恩。”史昂挥了挥手,表示同意,“其他人继续训练吧。”

“是。”

说是继续训练,沙加的心思早已飘向白羊宫方向,其他小黄金也因为教皇的随后离去而各玩各的。
今天空气异常湿热,由南方袭来的热浪一改往日气候,温度陡然提升。
没经历过高温的穆自然不太容易适应,穆的中暑症状,曾在印度的沙加早已看了出来,在训练前沙加好心告诉过穆,让他不参加今天的训练,却被穆笑着拒绝。
穆对他说,“今天师傅要来,师傅已经快两周没有看过我训练了。”
沙加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更是无话可说,只能上前拉拉穆的小手,表示自己小小的不同意。
穆一见沙加的举动则笑了起来,还一度学着撒加哥哥摸他头的动作,摸着和他差不多高的人金色的小脑袋,再模仿一下加隆哥哥坏坏的笑容,意思是我的快乐就是要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
结果是成功地把沙加气到旁边的小石头上坐着,不理穆了。

现在穆终于得到不听他话的报应了,可是沙加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反而比之前更加心神不宁。之前再怎么说,也是能看到穆的,现在连穆都看到不到了。刚才撒加哥哥抱着穆走过时,也只是看到了穆面色比之前越发苍白,因忍耐而被咬的有些泛红的小嘴紧闭着,紫色的发丝也无力地搭在脸上。
心,突然间好疼。
明明可以保护好穆的……

白羊宫内

撒加小心地照顾着穆。圣域的孩子自理能力比较强,尤其是一直扮演着哥哥角色的撒加。
中暑对于圣斗士来说,并不算是件大事,圣域的环境与仙女岛或者死亡皇后岛等圣斗士训练地相比,早已犹如天堂。只是,在看到穆神智不清地倒下,抱起穆时感触到穆湿冷的皮肤,细弱的脉搏跳动,一时间,心里仿佛被掏空般难受,那是一种害怕失去的心情。
曾经,父母在面前倒下,却只能无助地抱住哭泣的弟弟。
那种无可奈何,那种无能为力,用尽力气的哭喊,声嘶力竭换来的仅仅是父母越发冰冷的躯体。
神,永远不会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眷顾你。

床上的穆动了动,撒加连忙凑了上去。
本以为能有所好转,不料穆的面色依旧苍白,呼吸快而浅,紧紧闭着的双眼仿佛吝惜展现其中的碧绿般不愿张开。
看样子,穆还会昏睡一段时间,撒加只能再次勇敢的担当起弟弟嘴里常念叨的副业,保姆一职。
撒加用枕头垫高穆的头部,找来清水,不时更换穆头上的凉水毛巾。忙完后便坐在石床旁,看着穆。

曾几何时开始的悸动又涌上心头。
撒加明显感觉到这种悸动在一天天在增涨,以往能刻意忽略掉,现在却越来越明显。
穆只是个还不到5岁的孩子。撒加不断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但是越想要不在意,却越发在意。
穆喜欢笑,大家都喜欢穆的笑容。但撒加发现他越来越想要穆只对他笑。
即使是对弟弟加隆,撒加也感觉他自己从未有过这种占有欲。

“唔……”石床上的穆突然发出声响,小小的身子动了动。
撒加立即停止了胡思乱想,凑上前去。关切地摸着穆紫色的短发,轻声说道,“小穆,醒了吗?”
“沙……小沙?”穆没有睁开眼,但从生硬的字中能听出穆的难受。
在听到“小沙”这个名字是,撒加明显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利器刺到一般疼。穆,在醒来时想到的是沙加而不是撒加。

“原来是撒加哥哥啊……”穆终于睁开了他绿色的眼睛,其间荡漾着朦胧的水气,“对不起,我以为是小沙,他刚才一直在用小宇宙呼唤我,好象很担心我。”
“是吗?”撒加微微低着头,原来是因为小宇宙才会叫沙加吗?
“撒加哥哥?”穆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撒加哥哥和以往有那么点不同,但是是哪里不同呢,穆又说不上来,“撒加哥哥……你也病了吗?”
穆的粉嫩小手伸上前去,不料却被撒加一把抓住。
“撒加哥哥……疼……”穆吃痛地皱起了眉头。

撒加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手,慌忙地问道,“小穆,对不起,怎么了?疼吗?”
穆摇摇头。但碧绿的大眼睛却直直地看着他最敬爱的撒加哥哥,直觉告诉穆刚才的撒加哥哥和现在的撒加哥哥有那么点不一样。
刚才的撒加哥哥一点也不温柔,周围的空气还有那么点的……可怕?

“穆!!你醒了啊~!!醒了就好,妙妙他担心死了,他刚才一直在看白羊宫这里!!”是米罗独特的大嗓门,整个白羊宫都是他的声音。紧接着便是米罗的惨叫,“妙妙!!你踢我做什么啊!”
“呵呵。”穆开心地笑了,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没几天米罗就和卡妙就这么熟了。

“穆,好点没?”修理完米罗,卡妙走到穆的面前。
“恩。”穆笑着点头。
其实年龄相仿的几个小黄金中,穆还是很喜欢卡妙的,虽然卡妙不喜欢说话,但是穆和他相处得真的很好,穆把卡妙作为除了沙加外的同龄中很好的朋友。
“这个给你。”穆从手里拿出个冰做的雪花状结晶,“夏天拿着它很凉快的的。”
说罢便塞到穆的手里,穆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卡妙。
“放心,不会化掉的啦。”卡妙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这一定是卡妙第一次送礼物给别人,穆看到卡妙在转过头时脸微红。
“恩。我会珍惜的。”穆很高兴卡妙也把他当作朋友。

一旁的米罗不依了,哭嚷着,“我不干啦,妙妙偏心,从来没有送过我礼物,却只送给小穆礼物!!不依不依啦!!妙妙我也要!!!”
说罢还伸出自己的小手拉住卡妙的衣角不放。
卡妙拽拽衣服,想把这个棉花糖拿掉,结果是米罗直接整个身子挂在了卡妙身上,嘴里还念叨着,“妙妙!!我要礼物,我要礼物。”
卡妙眉角一扬,“送你。”

语毕,一个冰柜似的物品把米罗包裹在其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五彩斑斓的颜色。
一旁的小黄金窃窃私语。
“卡妙什么时候学会新的招式了?好象一个大冰柜呢,你们看,刚好容纳下小米,像量身定做的一样。”发出疑问的是穆的邻居,金牛座的亚尔迪。
“好漂亮啊,快比上我那些玫瑰散发的光芒了。”发出赞叹的是阿布,说话的同时不忘记拿出支玫瑰做准确的比较。
“你们说我的圣剑能把它劈成两半吗?”新来的山羊座的修罗似乎发现了新的训练对象,他早已厌倦了每天一劈就开的石头。
“要不试试看?”瞎掺和的是加隆。
……………………
………………
…………

“穆……”沙加并没有加入到小黄金的欢笑中,而是径直走到穆的床边,小手摸上穆不算长的紫发,虽闭着眼,却能感受到其中隐匿的担忧。
“小沙!”穆看到了沙加显然很高兴,连忙微微坐起,用一只小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向沙加的方向微微倾斜,坐起。

“小穆,躺下吧,你身体还没有好。”说话的是撒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沙加感觉撒加故意站在了自己面前,挡住了他与穆的视线。
“没事的,撒加哥哥,你看,我已经好很多了。”穆不忘用小手摆弄一番,表示自己很健康。
“那穆是想要撒加哥哥今天晚上也照顾你哦。”撒加笑着,伸手摸摸穆的头,再轻轻按向枕头处,拉拉刚才因穆看到沙加而有些滑落的被子,给穆盖上。
“嗯嘛……撒加哥哥今天好严格。”穆乖乖躺下,但不忘嘟嘟小嘴。
“再严格也是为你好!!”撒加捏捏还在闹别扭的小穆的鼻子,果然,小穆还是最听自己的。

“喂,你们,准备再去训练了,怎么在这里玩起来了?小米,你跑冰柜里做什么?要凉快也不是这个凉快法吧,别淘气,当心被冻坏了。”安顿好穆,撒加继续他的保姆生涯。
某米罗欲哭无泪:“5555,偶才不是淘气想呆这里面呢,偶想腻在我家亲亲妙妙身上。”
已经回到斗技场的卡妙打了个喷嚏,真是,大热天的,热伤风了?

“那,小穆,我们就先走了,你多注意休息。”撒加在离去前叮嘱道,“慢慢养病,明天就能好。”
“恩。”穆重重点下头,“撒加哥哥,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怎么会……那群小黄金感谢你还来不及,他们玩性很重,正不想训练,恰巧被他们逮住个机会,也好,让他们放松一下能更好的投入训练,所以小穆你就不用再自责了。沙加?”撒加突然发现了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沙加,又看了看已经跑远的小黄金们,“怎么没有和他们一起去训练?”

“我……想留下来照看一下穆。”一句让沙加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的话脱口而出。
“不行。”看到穆有些欣喜的表情,撒加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口否定了沙加,他一向很少这么武断。
“沙加啊,你想想,你要是在这里了,别的小黄金们会怎么想?”撒加也发现自己今天特别失常,忙找个还算合适的理由,“他们会认为是你在偷懒而没有去,这样他们也不会认真训练。”
“可是我没……”一向在圣域少言的沙加第一次想为自己的打算辩解。
“但是小黄金们可不这么想。”撒加顿了顿,“他们一心只想着要怎么玩,现在你没有去,正好给了他们机会,他们会说你可以不去他们也可以不去……”
“但是……”沙加还是很犹豫,他真的很担心穆,在刚才看到穆倒下去的一刹那,一种锥心的铭痛突然涌上心来。沙加感到了害怕。

“小沙,你就听撒加哥哥的嘛,谢谢你来看我,我好高兴你来了。”
连穆也这么说了,沙加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沙加盯盯撒加哥哥,撒加哥哥一直带着微笑,在旁人看来与以往无异地对这帮孩子们宠溺的微笑,但是在沙加看来,今天的撒加哥哥,的确和以往有那么点不同,小宇宙里掺杂着无法言喻的气息。
“那……小穆,我先走了。”沙加语调里带着些须的恋恋不舍。
“恩。”

但在向白羊宫走了几步后,沙加突然想起了什么,倒回来跑到穆的床边,在穆的耳边轻声说道,“等你好了,我带你去个地方玩,放心,是在圣域的,在我的处女宫那里。”
金发微微垂下,映着紫。
“恩。”

评论
热度(4)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