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彼岸的格桑花 11 一 沙加x穆 撒加x穆 圣斗士星矢同人

回到斗技场里,穆看到了从外面回来的撒加,三年时间让他的撒加哥哥长大了很多,成熟得像个真正的大人。
看着撒加和师傅差不多高了,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简单的便装显现着强健的身体,穆微微的笑着。
什么时候他才能像撒加哥哥那样长大呢?这样,他就能帮师傅很多的事情,也能好好的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
“撒加哥哥。”穆松开沙加的手,向不远处的撒加跑去。
看着手里突然流失的温度,沙加缓缓的抬起他的手,轻叹一口气。
撒加在穆的心里有着不同的地位,就像教皇在穆的心里同样有着不同的地位,以及,他自己在穆的心里,地位同样也不同。
渐渐长大的沙加,即使知道心里的不舒服,也不会强行改变这两个人在穆心中的地位,他知道,这样付出的代价,他承受不起。
默默的走去斗技场,小宇宙不自觉的散发着攻击性,里面的白银圣斗士们无一不退避三分。

“撒加哥哥。”穆跑到撒加面前,笑着叫道。
“小穆。”撒加露出一个他自己也知道不是很好的笑容。
“撒加哥哥,你有什么事吗?”穆有点担心的看着撒加。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穆感觉女神降临的这段时间,他的撒加哥哥越来越有些奇怪,本来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三年前的忧郁,现在又重新浮现了出来。
“没事哦,小穆是要去训练吗?”
“嗯。”穆点点头,想了想,还是说,“加隆哥哥呢?”
撒加身体震了下,没有看穆,说,“加隆出去了。”
“是有任务吗?”
“嗯,是的。”
“嗯啊,那撒加哥哥我去训练了。”
“好的。”
多看了一眼撒加,穆就向斗技场方向跑去了,那边沙加的小宇宙怪怪的,得过去看看。
小小的穆没有想到,这是他在以后的十三年里,直到撒加在女神面前死去,最后一次看到撒加。

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就改变了,一如既往同样黑暗的夜,在光明来临的时候,物是人非。
七岁的穆第一次使用星光灭绝,对象竟然是他自己。
犹记得几天前,师傅夸奖了他,说他仅仅七岁就能发明绝技。
那时候撒加哥哥摸着他的头,很温柔很温柔。
然而,一切的一切,就像镜花水月,碎了,碎得满地。

师傅死了,被他最尊敬的撒加哥哥亲手杀死了。

九月,嘉米尔已经白雪皑皑,寒冷的风吹得穆全身都疼。
原来在圣域的日子,是那么的温暖。

公馆矗立在崖边,几百年如一日。
犹记得第一次师傅带他来,他还被师傅抱在怀里。
那时候的师傅虽然笑得很和蔼,但是穆知道,师傅并不是真的很开心。
师傅为什么不开心,那时候的穆不清楚,现在的穆也不清楚……
但是……师傅和他的母亲一样,已经都不在了……
都不在了……

直到有水滴落在地上,穆才愣愣的抬起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泪已经布满了他的脸颊。

……………………

一晃十年。
年幼圣域的回忆在穆的脑子里已经在慢慢淡去,看着眼前已经五岁的名叫贵鬼的小孩,穆嘴角挂上了笑容。
贵鬼是他三年前在雪地里发现的,十四岁的穆抱着两岁的小孩,一路从雪地走回到公馆。
十四岁的穆已经知道,小时候他一再觉得不好看的眉分双印,并不是真的像师傅说的剃了眉毛点两点那么简单,这个印是自身的,当白羊座的圣斗士承认了继承人,而这个人也是真正的继承人,眉分双印就会自动显现。
本来穆只是把这个如果不管就会死去的小孩带回去,等天气回暖就再把孩子送到离嘉米尔最近的集市里的一户人家,但是小孩子欢乐的笑,让已经知道什么是寂寞的穆软了心。
已经有多少年这样孤身一身没有和人相处了。
也许是私心,也许是想起了师傅看到他时的表情,穆没有再把这个孩子送走。
穆想,只要自己不收他做弟子,他就不会成为白羊座的圣斗士。

“先生,先生。”贵鬼叫着他,五岁的小孩已经有一点懂事了。
穆笑了笑,走了过去。
“先生今天去集市可以带着我吗?”
穆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孩子,“贵鬼去做什么呢?”
“我只是想和先生一起去嘛。”贵鬼撇嘴,“先生总不爱带我去。”
穆有点头疼,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小孩越大越会撒娇呢。
穆不禁想到了以前孩童时候在圣域的日子。
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记忆的片段已经不再,但是,犹记得圣域三年是他十七年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记忆里的人,物是人非,他已经十年没有见到。

“先生,先生?”
“嗯,今天带贵鬼一起去吧。”穆摸摸贵鬼的小脑袋。
“嗯啊~~”贵鬼高兴得跳了起来。
看着眼前五岁的孩子,穆也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西藏的天很低,蓝到纯粹。
但是这十年,穆已经不再看天空。
集市虽然是离嘉米尔最近,但是距离穆公馆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穆抱着贵鬼,瞬间移动过去。
还好五岁的贵鬼在习惯了穆的瞬间移动后,以为这是和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行为,也遵从穆的指示不和别人提起他们是怎么过来的,让穆不用过多解释瞬间移动其实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今天正好集市赶场,比平时热闹很多,周围熙熙攘攘,欢笑声不断。
十七岁的穆抱着五岁的贵鬼,尽管已经用衣服遮住了大半部分身形,但是已经倾向于成熟的身体和独特的温文儒雅的气质,依旧吸引了不少女性的目光。
“小穆!!”穆身子一震,回过头来。
“岚姐姐。”
穆看着眼前这位挂着美丽笑容的女子,这位女子是他回到嘉米尔,第一次来集市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穆只有七岁,再强的圣斗士,在生活上不免有些困难,而热心帮助了穆的,正是这位集市里卖花的女子。
只是……当年“小穆”这个称呼,一叫就叫了十年。
十年了……穆觉得他听到这个称呼,还是会想起往事,想起师傅在他耳边温柔的叫他小穆,想起那个忧郁的撒加哥哥摸着他的头,叫他小穆。
想到……
已经十年没有见到的金发挚友,叫他小穆。
只是物是人非后,竟然还有人坚持要这样叫他。
“贵鬼又长高了啊。”墨岚摸摸被穆抱在怀里的贵鬼的头。
小孩子一脸的别扭,扭头说,“不准摸我的头,书上说摸头会长不高!!”
墨岚哈哈的笑了起来,“那我摸你家先生的头了。”
穆一脸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感觉在她面前,他永远是那个七岁的小孩子,没有长大。
“不行不行!!”在穆怀里的贵鬼立即抱住了穆的脖子,让他整个人都挡在穆的前面,“不准摸先生的头,还是摸我的吧!!!”
“我谁也不摸~~”看着贵鬼炸毛的样子,墨岚直接伸手捏住了贵鬼的脸,再看着贵鬼一脸我讨厌你的表情,墨岚笑得更开心了,“我捏捏可爱的贵鬼。”
“哼。”
“好啦,贵鬼,叫姐姐。”
“才不。”贵鬼撇嘴。
“不叫我要捏你家先生了哦。”
“姐……姐姐……”
“真乖~~”
周围的人也时不时停住脚步看向这边,偶尔看着打闹的两人笑笑,再离开。

“那个……岚姐姐,你知道哪里有卖识字的书的吗?”穆已经习惯了墨岚的调侃,也不介意。
“识字的书啊……”墨岚想了想,说,“这里比较小,应该没有的,只能去远一点的城市里买,不过你不介意的话,有我小时候用过的书,你看可以吗?”
穆笑着点头。
毕竟贵鬼也五岁了,就算不准备照顾他一辈子,但是五岁也是应该学点东西的年龄了,以后遇到能收养贵鬼的人,也不至于让贵鬼过于像个山里的野孩子。
“看不出你一个孩子,还真的能照顾小孩子呢。”
“我今年十七岁了。”穆有点尴尬的笑笑。
“十七岁难道不是孩子?看看我周围十七岁的孩子,别说照顾小孩了,自己能不惹祸就算好的了。”
穆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毕竟,他不是普通人。

等墨岚从家里把书拿过来的时候,穆也买完了生活必需品,大部分是给贵鬼用的。
墨岚把书递给穆,“小穆,你还是不准备上学吗?”
穆笑着摇头,“谢谢岚姐姐的关心,我会常来看你的。”
“嗯,路上小心。”
墨岚其实一直不知道穆住在哪里,但是隐约的能觉得穆不是普通人,那种气质,不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能有的。
墨岚甚至不可思议的觉得,十七岁的穆,没有上过学,却可能懂得比他们村里的老者还多。
只是每次看着那个紫色长发温文儒雅的人,墨岚不自觉的就对他产生好感,不会去问穆一些不礼貌的问题。

穆告别墨岚,在出了集市没有人的地方,就带着贵鬼瞬移回了嘉米尔高原。
还没来得及放下贵鬼,穆感觉到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宇宙,凭空出现在了圣衣坟场。
穆放下贵鬼,说,“贵鬼能自己回去等先生吗?”
“嗯。”贵鬼懂事的点点头,“贵鬼在一楼等先生。”
穆笑着摸摸贵鬼的脑袋,为了方便普通小孩子贵鬼生活,穆在公馆的一层开了个门,虽然没有楼梯上楼,但是一楼却有着贵鬼自己玩耍的房间。
看着贵鬼进了公馆,穆瞬移到了圣衣坟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袭久违了的金色。
在阳光很难穿透的浓雾中,几乎耀眼。
金色的铠甲,金色的长发。
久违了十年的好友,处女座的沙加。
只是……
这空气里弥漫的浓重的血腥味……
穆有点担心的走过去。
沙加斜倒在地上,金色的长发几乎遮挡了他的脸。
沙加受的伤很重,隔着圣衣血也顺着流在地上,他肯定是以这样的身体进行空间移动,才会凭空掉落在了圣衣坟场。
上前扶起金发友人,小心的整理一下有些凌乱的金发,当完全看清眼前人的时候,穆感觉他的心里还是震撼了一下。
真的是沙加。
沙加和他一样,长大了。
记忆里肉肉的小圆脸已经长得棱角分明,长长睫毛下闭着的眼微微颤抖,嘴角有一丝血痕,在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上尤其的显眼。
额头上是那个小时候他认为很好看的朱红色佛印。
只是不知道那双眼睛张开后,会不会是记忆里纯粹的蓝呢?
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情况,能让这个最接近神的男人伤成这样呢?
即使是受伤,穆也能感觉到眼前沙加强大的小宇宙,十年不见,沙加已经真正的接近于神了……

评论
热度(2)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