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雾蒙胧 10 幽游白书同人 飞影x藏马 黄泉x藏马 ALL藏

[十]


时间过的很快,魔界五百年一遇的红月终于过去,整个魔界渐渐在血腥中褪色。

藏马很意外地在幽助统领的地方看到了樱树,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开花了。

“这个是用亿年樱树的一枝折枝栽种的。”

藏马记得,那个亿年樱树就是几年前他对战时雨时的产物。

也是从此他与另一个他决绝的时候。

“我如果是妖狐模样,你觉得我还是我吗?”

幽助楞住了,今天藏马怎么了,为什么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他从不认为他的大脑适合思考这类问题。

“算了……”藏马似是了然地笑了笑,再看了一眼樱花,准备离去。

“藏马!!”幽助叫住了他:“如果你是妖狐模样我可能会在一段时间里不太熟悉你的长相,但藏马始终是藏马。”

他始终是他吗……

他就是藏马。

不论什么模样,什么环境。

其实他只是藏马。



藏马不辞而别,他要去魔界里层。

穿过遗忘森林,黄泉在森林的尽头等着他。

藏马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好歹你也活了上千年,怎么和那个小火妖一样纠缠不放?”

“难道你要我就这样看着你离开又一个五百年,或者更长?”

“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藏马径直从黄泉身边穿过,“我不记得有叫你等。”

“带上我。”

藏马碧绿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黄泉,不像你。”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是吗?……”姣好的唇边挂起一抹笑。



魔界里层和藏马在二十年前离开时一样,阴暗的连红色月亮也没有。

这是魔界只有极少数妖怪才知道的地方,入口是每五百年一次月红之时才打开。

藏马在做盗贼的时候无意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会注意它是因为它能让他知道他的母亲究竟是谁。

千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藏马挥鞭向一个已经遍体鳞伤的弱小妖怪,一个女人扑到了小妖怪的上面,一声不吭的替小妖怪承受着痛苦。

那时候藏马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妖怪,刚初露头角想要做些事情。

从此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可以用“妈妈”这个词来称呼的关系。


从藏马懂事知道拼命活下去时,他就只知道有“妈妈”这个词而不知道她究竟代表了什么,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每杀一批人,无论他们是什么关系,最后还是自顾自地仓皇逃窜,包括跑的慢的妖怪拼命在后面叫前方根本不回头的称呼为“妈妈”的妖怪。


后来一段时间,藏马试图想知道关于妈妈的一些事情,包括他自己的妈妈,零散的传闻很乱很杂,直到五百年前藏马想去魔界里层找寻。

期待当藏马只身一人站在入口时,他也微皱了眉头,最后还是选择进去了。


魔界里层的妖怪很少,这次藏马来发现比以往的更少,只是这次多了一层熟悉的味道。

碧眸迅速眨了眨,看向身后的黄泉,黄泉微微一笑,禁闭的眼里似是流露着不顾一切的执著。

藏马觉得他一度空白的记忆渐渐清晰,他不是因为被灵界追杀才以灵体逃离魔界,而是因为五百年前刚到魔界里层,他就只剩下灵体了。

只是他离开里层时,他的部分记忆被消除。

所以跟着他进来的黄泉,现在也只剩下灵体。

可笑,妖狐藏马的身体早在五百年前就灰飞烟灭了。

留下的只有灵魂,和灵魂具现化时的影像。


“我知道,但我还是跟了进来。”黄泉淡淡地说道:“我也知道魔界里层只能包容带有妖力的人类,但我还是跟你进来了,我以为你至少会阻止我,哪怕仅仅只阻止我一次。”

藏马嘴角扬起笑,轻轻将头发向后拢了拢,云淡风轻地说道:“你和我认识也有几百年了……”

黄泉静静等待下文,但他的核早已猛烈地跳动,他在害怕,害怕听到后面的言语。

“你也知道我的处事方式……”

“志保利……”黄泉突然提到志保利的名字。

藏马不动声色地看向黄泉。

“为了一个只和你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母亲,值得吗?!!我当时所做的不过是要阻止你和你的母亲……”

“你的千年等待还不是只换回了个‘不值得’。”藏马的表情瞬间暗了下来,“这个‘值得’与‘不值得’,有固定的标准吗?”


轰——响亮的雷声在空中响起,在没有月的魔界里层更觉得震耳欲聋。

藏马的身后,是里层唯一一座城市,像极了欧洲中世纪歌特式的尖尖屋顶房屋,只是那洁白的城堡在满是黑暗的里层尤为刺眼。

纯白天使堕落到地狱时,会不会也是这样刺眼。

印象中,藏马魔界的妈妈住在里面。

藏马花了五百年的时间,也没有见到的女人。

在他以为终于能见到时,那只是一滩血肉模糊的粘酱,从中心向四周慢慢延伸,黏稠又浑浊,上面跳着一只只小虫子,仿佛正在享受他们的盛宴。

然后藏马用植物驱赶了小虫,用荷叶包裹住那滩黏稠物,离开了他第一次进入的白色城堡。

然后那那些黏稠物埋在了他脚下的这些土里,堆起了小土堆,就像给志保利的葬礼一样。

在那以后他就离开了里层。

很可惜的是,一离开就遭到灵界追杀,原因清晰明了。

里层的人在出卖他。

那个人,就是在里层自称是妈妈另一个儿子,同时也自称是他哥哥的人。


那个人现在就站在他的对面。


他激动地叫藏马的名字,黄泉的眉头皱了皱。

因为那个人长的和他用头传针看人界藏马的影带时的一个人一模一样,他记得那人的名字,和藏马是同学,甚至与藏马交过手,连藏马来魔界他也想过阻止的带着异能的人类。

他叫海藤优。


[待续]


后记:

继续用上网本本打文,速度慢啊啊啊啊~~~

完于2009/5/19

23:30


评论
热度(1)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