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雾蒙胧 11 幽游白书同人 飞影x藏马 黄泉x藏马 ALL藏

[十一]


藏马没有太多的意外,从重新回到里层就想起了这样一个人。

但多少还是有些意外,他竟然能在他身边这么久而没露出马脚。


“我来介绍,这位是海藤优。”藏马优雅地笑道。

“那只是我在人界的假名罢了。”海藤优有些不悦地看着站在藏马身旁的灵体:“他就是黄泉?表层我上千年没去过了,但他的名字我还是知道。”

“第一次听到你说和年龄相关的事情,我这个世界的哥哥。”

吃惊中的黄泉更在乎了这个称呼,哥哥?那这个代表了什么?

海藤本就不大的眼睛眯的更小了,“这个称呼毋庸置疑。”

“那你这次又打算用什么名义弄走我?记得上次是和母亲私通。”藏马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的海藤,语气里满是不屑。

“上次是诬蔑,但这次有些人是真的吧……”海藤嘴角同样扬起了笑。

之前藏马就觉得奇怪,以鸦私人的能力,为什么会知道如此古老之术,他怀疑过另有其人还在背后操纵,却因为部分记忆的流失而无法想起。

现在看来,结果很明显了。

“你很羡慕?或者是……嫉妒我的母亲?”

“你……!!”

藏马瞬间放声笑了出来,是这些日子以来最为放肆的笑,几乎是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

对面的海藤终于忍不住,上前想要抓住大笑的藏马,却被黄泉一把抓住。

“我虽然是灵体,别忘了在里层我一样拥有在魔界时同样的妖力。”

是的,只要不离开里层,没了肉身只有灵体的妖怪有与在魔界同样的妖力,只是一旦离开了里层,他就是一个一般的灵体,任何威胁都可能置他于死地。

海藤睨了黄泉一眼,没有出声,只是狠狠地抽回自己的手。


笑够了,藏马终于舍得正眼看看眼前的人。

“我来里层只是给母亲上下坟。”说罢,藏马用植物在手中培植出一束菊花,向不远处的参天大树走去。

里层的大树枝叶都很繁茂,可惜地上没有花。

花在里层生长不出来,就像从外界突然闯进的妖怪在里层活不长久一样。


“这次你要回哪里去?”海藤移步藏马身旁,语调里没有一丝波澜地问道。

“不会是你这里。”藏马没有抬眼,碧瞳凝视着已经被削得没有尖的土堆。

“真自信。”海藤冷笑一声,转过身来看着随时蓄势待发的黄泉,“不知道是该称赞你伟大,还是应该嘲笑你的不知所谓。”

“你以为你做了如此大的牺牲。”

“那个狐狸就会回头看你一眼?”


是啊,他黄泉何尝又不知道,只是千年前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已经沦陷。

他背叛他,他能忍受。

他无视他,他能忍受。

他报复他,他能忍受。

他如果真的要他的这条命,他会毫不犹豫地给他,理所当然地给他。

就像现在这样。



“黄泉,我想回魔界表层了。”

“好的。”


藏马离开魔界里层,在海藤的目送之下,黄泉陪着他一起。

魔界已经褪了红的月高高挂在黑灰夹杂的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魔界依旧是暗无光日。

踏上魔界表层的土地,黄泉的气息瞬间消失了,藏马轻叹口气,二十年前老掉牙的招事,怎么他这个哥哥还在用。

虽然灵体的事也的确只有灵界能插手。

只是现在这个黄泉可能比曾经的他还倒霉吧,至少他曾经只是魔界的一个极恶盗贼,而黄泉却是曾三分魔界有其一的妖怪。

灵界不但拣了便宜还赚了一笔。

真是不错的买卖。



藏马找到了幽助,这时候的幽助早已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几乎翻便了他所能涉及的魔界所有地方。

见到幽助后没几分钟,飞影也赶来了,看他疲惫的模样,可能也和幽助一样,他离开的这几天里没有好好休息过。

幽助一把抓住藏马的手,激动得问道:“你去哪了?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藏马淡淡地看了一眼握住自己的强而有力的手,微微一笑:“有点事情。”

“不过你能回来太好了……你的妖力在魔界实在太弱,我怕……”幽助重重松了口气,这才想起让藏马在门口站了太久,忙让藏马快进里屋。

路过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飞影身旁时,藏马径直穿过,没有丝毫留念的味道。

飞影从一见到藏马时,眼睛就没离开过藏马那绯红的身影,他知道,在志保利去世后,藏马就爱上了穿红色的衣服,他不知道原因,他只知道在藏马离开人界后,他在藏马人界的屋子里发现了一张照的很漂亮的照片,上面红色的花开得夺目耀眼。

在帮灵界做了任务后,无意间飞影在灵界望川的岸边,发现了同样的花。

身旁的灵界向导告诉他,那花叫曼珠沙华,总是开在彼岸的花朵。



藏马回来后一直安静地住在幽助那里,时不时地料理一下庭院里的樱花,樱花有了藏马的照顾和时不时输入的妖力,开的格外漂亮和持久。

藏马越发喜欢坐在樱树下发呆。

什么也没想,什么又都在想。

或许,他真的是活的太久了也说不定。


黄泉的妖力和气息彻底在魔界消失了,其实幽助飞影以及很多人都知道,不是因为修罗的找上门。

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想提到这件事。

他们都知道,黄泉的消失,和藏马脱不了关系。

修罗还没进门就愤怒的将门推向墙壁,然后大叫藏马的名字。

藏马正在屋子里看书,低垂的睫毛扫过眼睑,优雅地将书翻到下一页,火红的长发下是绯红的中国式长袍,没有任何动作地构成了一张完美的画面。

本是来兴师问罪的修罗,不禁吞了吞口水。

藏马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最后离开时记忆里是一个完美形象。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爸爸眼里全是这个美到极至的人。

所以当时他也多看了几眼。

只是他觉得现在的他,比离开时更加让他移不开目光。


[待续]


后记:

饿……昨天没写咯……其实今天也没写多少,汗汗。

一直在思考中国动漫的发展前途啊,哎哎。

完于2009/05/22

00:36


评论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