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预售+试阅读(戳下面)】当狗狗遇上狐狸 卷二 杀生丸x藏马 犬夜叉混合幽游白书

主CP:杀生丸x藏马

混合同人,混合《犬夜叉》和《幽游白书》

卷一其实是几年前写的了,文风还是有一定的差别~其实我是想弃了的(喂)。

但是因为已经有好几位妹纸戳我~说卷二一直没写~我觉得做一件事还是应该有始有终(好吧~其实我是尤其感谢这几位妹纸的,泪,谢谢你们一直记着这篇文的)。

所以~卷二开始写了。

然后本子信息,还是老样子:A5,胶装,预售价40RMB,其他各种待定

字数不会低于6万字,最终通贩价格以字数为准,若字数超过9万字,通贩时候会重新定价,预售均为40元

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126o.11854294.0.0.5bfb4831HedBmZ&id=608339456755


跟个封面,习惯就好 -。-



---


然后是卷一的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3260838922.82.5c777512WOGIry&id=586488684305


----


然后,下面是未修订试阅读~有些混乱~之后还会修~

文风和卷一会有一定的差别。

但是两只最后肯定是幸福美满的。


当狗狗遇上狐狸  卷二


作者:皎杰


Chapter 1


四魂之玉收集齐了。

其实这并没有用多长的时间,比藏马想象中的短多了。

只是四魂之玉到最后和他一点事儿也没有,戈薇许下了正确的愿望,四魂之玉从此不再轮回,永世消失了。

或者藏马也很庆幸四魂之玉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至少四魂之玉消失了以后,他也不见得完全没有希望回去。


所以藏马在意的其实是那个井。

戈薇在黑暗中等待犬夜叉的那三天,藏马也到了井边,因为那个井不仅关系着戈薇是否能来这个世界,也关系着他还有那么点可能性是否能回去。

虽然多奇塔蕾花的花茎被躯折了去,但是后来他问过妖狐,妖狐是利用操纵植物的能力,透过多奇塔蕾花来到了杀生丸在的这个世界。

所以藏马也在上次分别后的几个月时间里,第一次见到了杀生丸。

虽然通过小玲,藏马能感知到杀生丸的一些事情,但是因为和妖狐共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妖力已早已恢复成了最初参加暗黑武术会时候的状态,所以也仅是杀生丸有危险的时候,他能够感知到一点。

记得那时候他曾经说过,从此以后他只是南野秀一,这就是抛弃了曾经的自己的报应吧,他现在还真的就只是南野秀一了。

然后其实有躯给的那张能够看到杀生丸的镜子,藏马却执拗的没有碰它,除了杀生丸被奈落身体包围差点被曲灵杀掉的时候。

看到杀生丸的状态,藏马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发动了自己仅存的所有妖力,注入到小玲的体内,最后化成一个种子,在杀生丸爆碎牙诞生的时候,也注入了他的妖力,让爆碎牙有了更强大的力量。


其实也就是在那一刻,藏马确定了他对的杀生丸的感情。

那种一直想隐藏的,逃避的,忽视的,不应该存在的感情。

看到杀生丸,藏马觉得他比自己想象中的平静。

杀生丸还是冷着那张脸,玫红色眼影下金色的妖瞳异常的明亮。

在他的身旁,除了鸦天狗小妖怪和玲,还有一个奇怪的男孩。

男孩明明应该是没有生命的,但是现在却像正常人一样,只是周围有一层不易察觉的光芒,那光芒藏马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之前他见过几面的那个灵力强大的巫女的。

巫女是用最后的光芒救了一个新的生命吗?

可能这也是那个巫女想要的希望吧!


藏马突然觉得,杀生丸会不会也像他以前一样,会觉得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比他度过的漫长几百年人生还要清晰。

因为杀生丸给他的感觉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即使同样是冷着一张脸,事不关己,格格不入的站在那里,藏马觉得他还是能感受到其中的不一样。

那种不一样,会不会就是他与妖狐那样的不一样呢?

心里有了牵挂的人。

只是藏马现在可以肯定,这个人不是他。

只要梦幻花粉的效力还在,杀生丸是绝对不会想起他的,至多只会有在梦里的那种朦胧感。


所以……会是玲吗?

玲已经是一个有灵魂的生物,这些日子也多亏是玲陪伴在杀生丸的身旁,让藏马可以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不想,不看。

如果是在来这里之前,藏马很难想象他会对一个人如此在意,即使是以前人界的朋友,魔界的敌人,藏马也从没觉得如此挂心过。

用飞影的话来说,就是他这只狐狸没有心。

每每这时,藏马就喜欢笑着对飞影说,他如果没有心的话,那他对母亲南野志保利的感情又是什么呢?

反正那只小火妖总是会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藏马会觉得他特别的开心。

其实这也只是没心没肺而已。


看着杀生丸在不经意间看了玲一眼,那眼里饱含的情绪,飞在上空的藏马无法看见,但是藏马觉得他能感受到杀生丸周围的气息,他是在乎玲的。

或者说,是不是潜意识中也有那么一点在乎他呢?

玲是他创造出来的,即使是孩童,性格多少有些相似。

比如现在,藏马听到玲在吐槽那个鸦天狗别在那里左右摇晃念来念去,这一语道破的毒舌,让藏马都忍不住想要笑一笑。

虽然那个叫杀生丸的犬妖眉毛都没有抖一下。


三天后,犬夜叉一个人回来了。

杀生丸早已离开,藏马却自顾自的在这里待到了犬夜叉回来。

其实细细想来,藏马和犬夜叉他们只有几面之缘,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没有他和奈落在一起的时间长,犬夜叉他们可能已经遗忘了还有他这个突然插了几脚的人的存在,藏马却莫名的想要看到他们最后的结局。


这会不会就是希望他们能幸福呢?

呵呵,感觉他又更像一个人类了。


所以离开之时犬夜叉脸上落寞的表情,藏马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好受的,一直觉得犬夜叉和戈薇也许能双宿双栖,至少是个完美的结局。

虽然一个是妖,一个是人类,怎么也不可能完美。

时间的差异注定了他们会生离死别。

或许,早点的分开才是最好的结局?


倒是那个和尚。

藏马嘴角露出了一丝笑。

虽然只见过两次面,藏马却一直记着他。

尤其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和尚搭讪的手段,让藏马现在想起来都还有几分好笑。

藏马对弥勒说他是男的,要生孩子只能由他生时弥勒那一脸呆滞的表情,藏马就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善良的人。

现在也找到了愿意为他生孩子的姑娘。

或许在所有人当中,他们才是最幸福的。


藏马渐渐飞入云层,因为用的是人界的植物,飞的不是很高,但是现在这里村庄的上面已经没有了奈落的瘴气,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妖狐在几天前回去了他原本世界的魔界。

在藏马不知道怎么往返于两个世界的时候,藏马曾一度想要待在原本的世界并不想过来,后来发现可以选择的时候,藏马觉得他却更愿意呆在这边这个陌生的世界里。

而且,如果他和妖狐不处在同一个世界的话,他的妖力就会慢慢的回来。

藏马觉得妖狐一开始肯定也发现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妖狐知道了还喜欢赖在他这里不走,往往只有盗贼集团有了极其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他才会回去原来的世界。


远处是一大片雏菊花海。

藏马从不高的空中看下去,白色的花瓣浓绿正抱,白云浮玉,在瑰丽阳光下摇出片片烟霞。

若在其中,会觉得灵魂都能羽化成云。

藏马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作为植物操作系的妖怪,藏马自认为看过很多植物的美景,眼前的景色却让他无法移开眼。

白色的花瓣在风中漫天飞舞,如银河垂地,星撒满天。

藏马不自觉的伸出手,轻轻接住飞舞的白色花瓣,花瓣的底端还带着点黄色的花蕊。

藏马将它握在了手心里。


“是谁?”冷冷的声音在藏马身后响起。

藏马身子一颤。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杀生丸。


记得杀生丸不是三天前就已经走了吗?

具体去了哪里,藏马并没有追寻。

藏马执拗的认为,四魂之玉的事情告一段落,杀生丸应该回到他本来的地方,过着他本来的人生,而他或许是需要和妖狐一起度过这漫长的500年,又或者,他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总之,就是不要和杀生丸接触。

那种陌生的感觉,不应该存在的感觉,藏马想要远离它。


藏马没有回复杀生丸,却是将手里雏菊的花瓣捏的更紧。

不出所料,身后是一阵凛冽的风。

藏马翻身跃起,用雏菊的花瓣幻化成一个白色的盾牌,挡住了杀生丸光鞭的进攻。


红色的头发在翻腾中尤其的耀眼。

如红莲绽放着妖艳的花瓣。

杀生丸抬头看向藏马,满目的红色让他金色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

接着就是和那双碧绿的眸子四目相接。


杀生丸手里的动作停住了。


藏马不知道杀生丸在想什么,他脑子里却是浮现出了第一次遇见杀生丸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杀生丸为了抢夺他弟弟的刀铁碎牙,被犬夜叉毫不留情地砍断了左臂,元气大伤的杀生丸见到他的第一时刻,也是露出了攻势。

只是当时,藏马抱着消遣时间的态度,只觉得这个犬妖过于警惕了点,就像是所有受伤的妖怪一样,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而现在,藏马则是死死地看着杀生丸。

虽然这个死死的看着也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藏马就移开了视线。


天空烟霞散彩,大地日月摇光。








Chapter 2



“我见过你。”在沉吟了半响后,杀生丸收了光鞭,说。

藏马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不似平常,笑得尤其的亲和,就像真的是个人类的十五六岁男孩一样,“我和玲认识,看着玲长大,两年前才离开玲的村子。”

“我知道。”

果然这个杀生丸说话还是这样容易让人想要抽他。

“我觉得更早以前见过你。”杀生丸说得肯定。

“你记错了。”藏马也回得肯定,然后不出所料的看到杀生丸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接着就是两两无话。


藏马将头偏向一边,看着地上被风吹起的雏菊的花瓣。

藏马却能感觉到杀生丸在看他,但是对于梦幻花粉的效用,藏马还是有信心的。

只要不解除梦幻花粉,杀生丸就绝对不会想起他让他忘记的事情。

只是这雏菊花海……似乎是沾染过血的。

即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藏马还是能够透过植物感受得到。

所以,杀生丸才在这里吗?


仅仅几个月时间,杀生丸真的已经不一样了吗?


“这里。”杀生丸说,走到一处茂密的雏菊花朵前,说,“神乐就是在这里死去的。”

神乐,藏马在白灵山见过一面,是奈落的分身,却追求着风的自由。

红色的眼像极了他红色的发。

来自地狱的红莲的颜色。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藏马问。

杀生丸玫红色的眼影下金色的眸子没有一丝疑惑的看着藏马,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藏马没有回话,再一次的看向杀生丸,想从杀生丸金色的眸子里看出点什么。

杀生丸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脸颊的妖纹和额头的月牙在雏菊花海里尤其的炫目。

藏马突然想就这样一直看着杀生丸。

或许事情就可以变得简单。

就像以前幽助曾对他说过的,“凡事不要想太多了,藏马你聪明倒是聪明,就是一天到晚想太多了,想要让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你预料的可能性进行,不觉得这样很累吗?而且,也不觉得这样的人生就缺少了点惊喜感吗?”

是啊,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人类了,有母亲,有朋友,不论他还能不能回去原来的世界,他也不是以前那个还在魔界里厮杀的妖怪,需要一个人想到所有未来的可能性,只有这样才能在杀与被杀中存活下来。

人生,不是应该不要太苛责自己吗?


“秀一。”熟悉的声音响在他的身后。

妖狐叫着他人界的名字,将他习惯性地揽入怀中。

银色的发垂在他的胸前,混着绯发。

背后靠着的,是妖狐白魔素装里温暖的胸膛。

五百年前的自己。


对面杀生丸的妖气波动了。

藏马看向了杀生丸,从他那金色的眸子里明显看出了不悦。

奇怪。

难道真的是他的妖力减退后,梦幻花粉的效用也在衰退吗?


“你是谁?”杀生丸问。

“我是藏马。”妖狐笑着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可能会给对面的人引起一些混乱,“秀一最爱的人。”

藏马嘴角抽,虽说妖狐是五百年前的自己,但是他五百年前真的有这么自恋吗?

居然会爱上自己。

而且,还这么厚脸皮的认为他也像他一样自恋!!!



评论(1)
热度(5)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