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雾蒙胧 13 幽游白书同人 飞影x藏马 黄泉x藏马 ALL藏

[十三]


“不!!不可能!!”幽助上前一把拉过藏马,将他带到自己身旁,双手按住藏马的肩,质问:“你刚才的在说谎!!”

“说谎有意义吗?”藏马嘴角挂着笑,碧绿的瞳孔直直盯住幽助。

幽助从那深不见底的绿色中看见自己的惊慌失措,他想要制止,可惜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自己对藏马疯狂的质问。

藏马很淡然,是他一贯的淡然,他根本不想解释一个事实。

终于幽助不闹了,冷静了,藏马才看着修罗说道:“修罗相当于人界的试管婴儿,只是魔界能将妖怪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提取出基因然后造出他们的孩子。”


幽助有种瞬间明白的感觉,对面的修罗则是像在接受审判一样,听藏马一字一句地宣读他的死亡期限。

修罗知道他是黄泉造出来的孩子,也猜过很多次自己与藏马的关系。

只是当他亲耳听藏马从口里说出来时,世界突然那么的不真切。

在几年前的魔界比武大赛上,修罗现在还记得他对着屏幕上那坚定的绿眸发呆时的情景。

当藏马舍弃妖狐的刹那,他也感到了锥心的疼。

那疼不单是看到藏马舍弃时的决绝,更是有种千丝万缕的感情被切断。

从此藏马只是个带了点妖力的人类。

不再是妖狐。



修罗走了,在没有继续追问藏马黄泉下落的情况下跑出去了。

藏马继续了他每天养花植草的生活。

幽助开始一步不离的跟着藏马,连他的地盘的事也交给了东王,时时刻刻和藏马在一起。

樱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反反复复。

终于有一天,藏马问幽助:“你一直不管理你的地方,不怕哪一天被别人吞并了吗?”

“谁敢?”幽助一付自信满满的模样。

藏马噗嗤笑出声来,植物告诉了他最近情况的,魔界不知什么时候诞生了一股新的势力,他们的目标是整个魔界。

幽助的地盘当然是目标之一。

而且很巧的是,这个势力魔界的妖怪不熟悉,他对他们很熟悉。

很讽刺,他们与现在的他有同样的气息。

那些来自魔界里层的人类。


“或许你应该去帮帮你的部下。”藏马指的是东王,他早已知道他很吃力了。

幽助犹豫了,东王的吃力他当然知道,只是他实在不愿意离开藏马,他总有一种感觉,离开藏马身边一步,藏马就永远回不来了。

“我在这里,哪里也不走。”藏马笑了,笑的迷媚,那弯弯的眼里,是看清一切的透彻。

“不,我也不走。”地盘幽助可以不要,部下可以不去去救,唯独藏马,他不会放手。



如藏马所料,幽助的地盘几乎丧失殆尽,他还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对方兵临城下,幽助不用远眺就能看到对方。

魔界的其他地方已经不乐观,至少在他所能到达的地方,已经没有他能去的地方了。

唯有拼死一战。

为了保护藏马,他愿意。

他告诉藏马,让藏马利用他创造的时间离开这里。

藏马回以一笑,接着幽助只感觉一阵清香,昏沉地视线模糊了,最后只剩下黑暗。

藏马将熟睡的幽助靠在他与幽助一起坐了很多个日夜的樱树下,贪恋地摸了摸幽助的发。

一直以来,藏马冷淡地对待一切,旁观地看待一切,对幽助,他心有过余悸。

幽助很早就知道藏马利用他最好的朋友杀了他的亲人的事,却只是告诉藏马他要回魔界。

在魔界,幽助不惜一切代价地对他好,像极了那个黄泉,同样不惜一切对他好的妖怪。


“忘了我,以后你会很幸福。”

藏马刚才让幽助入睡的,是梦幻花粉。

“还有……谢谢你这样对我,也谢谢你救过我的母亲。”



魔界的风吹得藏马的脸生疼,藏马不禁感慨人类的柔弱。

几百年前的他经常一人站在高处俯瞰魔界,那时的风更强更猛,他却丝毫不觉。

那时候的藏马只觉得,魔界太宽广了,他想要这宽广之地。

但要了这宽广之地后,这上面真的有他想要的吗?


“请带我过去,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我。”藏马站在幽助的城外,满目尽是废墟,赤红的火串得很高,藏马觉得仿佛再次看到了红月升空。

“真聪明。”一个藏马熟悉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嘴角挂着阴冷的笑。

那是很惹眼的红色制服,自从在人界毕业后就再未穿过,来魔界前也被藏马一并遗弃的东西。

藏马不置可否地耸肩:“真劳师动众,海藤。”

“谁让我接的是你呢?”对方同样调侃。

“很荣幸。”藏马对海藤深鞠一躬,便走了过去。



魔界又一次在血雨腥风后恢复了平静,在里层已经住下的藏马,多了一种望天的习惯,就像住在幽助那里喜欢坐在樱树下一样。

藏马不止一次觉得,没有月的天空,真是空荡荡得奢侈。

海藤时不时来找他,找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做爱。

藏马也不排斥,性爱的确对他这个身体来说还陌生了点,但对于曾为妖狐的他来说,不过是习以为常。

藏马几乎没提过妖狐的过去,只是明理人想想也知道,一个妖怪的妖力不是与生俱来的,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独自生存下来,有些东西和命比起来,的确轻了点。

所以,该丢就丢,该利用就利用,尤其是与生俱来的美丽。


然后藏马做了一件事,他笑了笑,就勾引了海藤最值得信赖的部下,在几乎没有妖力的情况下,他的武器就只剩下智慧和身体了。

那个部下如他所料的,用了当年海藤对待他母亲的方法,嫁祸栽赃再审判,审判之石判定出了与给藏马母亲同样的刑法,挖心并分解肢体。

纯白的哥特式城堡,藏马第二次进去了,这次他去带走的是他哥哥的尸首。


[待续]


后记:

又完结一章~大家估计着看看哈~~有意见欢迎提出~

完于2009/05/24

23:05


评论
热度(1)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