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雾蒙胧 14 幽游白书同人 飞影x藏马 黄泉x藏马 ALL藏

[十四]


洁白的大厅里,在曾经藏马发现他母亲尸体的地方,发现了同样一堆肉质的黏稠物体,微微散发着热气。

海藤其实只是他的同父异母哥哥,藏马从未分清楚过人类的嫉妒与妖怪的嫉妒的差别。

也许藏马不应该来里层找他的母亲,这样他的母亲也许会多活几年。


那时进了里层的藏马发现自己只剩灵体时,一度的后悔来到了这里。

那时候他的母亲在妓院,母亲招呼了路过的他上楼。

母亲说他与她有同样的气息,藏马也认同。

两人因为这种熟悉的气息抱在了一起。

海藤的父亲闯入,审判石前藏马知道了母亲也是灵体。

所以母亲一直只能做下贱的事情。

藏马追问过原因,她说离开了这里就没有最后生存的希望。

藏马问她为什么要这么执著生存,现在的她不如死了更幸福。

母亲说她想要看到他的儿子,几百年前她因为逃命而遗弃的孩子。

孩子的名字叫藏马。

藏马第一次很庆幸他在见到她时告诉她的是假名。


母亲因为被愤怒的海藤父亲怀疑与他私通而被带去审判,藏马拿着一朵玫瑰从外面回来时,屋子里空空如也。

母亲被杀,他被追杀,逃离时他看到了海藤声嘶力竭的喊声。

海藤说:“为什么你选择的不是我,而是那个下贱的女人!!”

海藤是藏马在里层醒来时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也是悉心照顾他隐藏他是灵体的人类。

他嫉妒,所以他利用了他的父亲对那女人的一往情深。



藏马重新回到了魔界,魔界因为里层人类的洗礼,变得比以往更糟糕。

遗忘之森的树林早已只剩沙土,魔界突然沧桑了几百年。

藏马寻着记忆去了百足要塞的领地,庆幸的是那里受伤不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藏马一进要塞,只说了一句:“我要见飞影。”


飞影出来了,手里的刀滴着血,一如他赤红的仿佛要滴血的瞳那样刺眼。

飞影问:“怎么来了?”

藏马不置可否:“你认为魔界除了你这里,我还有能去的地方吗?”

“你自找的。”

“是吗?那……算我打扰了。”

藏马话音一落转身准备离去,谁料飞影以更快的速度冲向藏马,堵在他的面前,伸手拉住藏马的鬓发向下一拽。

藏马吃痛地皱了皱眉,还未反应过来,炽热的唇覆盖了上来。

藏马的眼眯的弯弯的,带着笑,伸出舌头回应飞影。

几分钟后,终于结束了这个法式长吻。

飞影依旧是他那个不变的飞影式鼻音,只是这次哼出时多了几分闹别扭的心态。

藏马笑笑,对方不欢迎他,他自然不打算久留。

“你要去哪里?”见藏马跃过他的身子准备向前走,飞影带有几丝不悦地问道。

“既然主人不欢迎,我自然是另寻他处。”

“你……!!!”飞影顿时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个藏马认为他现在除了在他这里外,还能有其他地方去吗?

“不挽留我就走了……”习惯性的狐狸式调侃,只爱对飞影的调侃。

“别……别走……”飞影终于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他那红透的脸颊仿佛正在高调地宣扬主人究竟是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吐出这两个字。

“谢谢!!”藏马一改常态地立即将飞影抱住,这么多年了,飞影还是没怎么长高,抱着真舒服。

被藏马抱在怀里的飞影愣了愣,这气氛已经有多少年没有遇到了,就好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他和藏马还在人界的时候,藏马也总爱这样无厘头的抱着他,说什么冬天他就像暖炉一样,抱着好舒服。

飞影一度想过,这个狐狸究竟是怕冷,还是怕寂寞呢……

因为睡着了的狐狸,总觉得他在呓语着什么。

藏马在百足住下了,偶尔也碰到躯,躯第一次见到他时皱了皱眉,随后也是礼节性的招呼。

藏马一直对躯是敬重的,他听过躯的过去,也知道躯喜欢飞影。

但他还是来找了飞影。


飞影每天晚上都喜欢到藏马住的屋子里呆着,不论白天再忙,他也喜欢坐在这里,哪怕一晚上一句话也不说。

这让藏马想到了幽助,想到了曾经的黄泉,他们也总是这样。

幽助几乎不来百足,听飞影说,幽助要结婚了,发了请帖,所有人都有,唯独没有藏马的。

藏马笑着说:“幽助不知道我在这里”

飞影眯着眼,带着挑衅的语气说道:“恐怕他是连藏马是谁都不知道吧。”

藏马伸伸舌头:“你自己用邪眼都看到了,我也不用解释了。”


是的,藏马住在幽助那里的每一天,飞影都用邪眼看着,他不是不想去找藏马,而是太想见藏马了,他害怕一见到藏马,就止不住想要把他带走的冲动。

后来藏马不见了,仅仅是那一天他因为突如其来的战事太忙而没有看藏马时,藏马像上次一样,在魔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飞影冲向了幽助的地盘,在那里他闻到了似曾相识的味道。

幽助躺在一棵开的繁盛的樱花树下,花瓣飘落在幽助的头上,身上,坠落在地上,碎成一地淡粉的色彩。

飞影努力地摇醒幽助,想从他口里知道些什么。

可惜幽助张口问他:“藏马是谁?”

飞影想起来了,在他刚认识藏马时,他也闻到过这种味道,那时候的藏马是给一个人类女孩子用的。

这个味道是梦幻花粉的味道。

每次当狐狸想逃避时,他会用这种植物。

轻而易举地,让对方将他忘得干干净净。

从此,他也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婚礼,你去吗?”飞影问。

“你说呢?”藏马笑而不答。

“那我也不去了。”

“飞影……”

飞影狐疑地看着藏马。

“我想去魔界旅行,你愿意陪我吗?”藏马将头抬起,绯红的发如瀑般垂下:“很多年了,我想再仔细看看我的故乡。”


[待续]


后记:

饿……貌似全是出来没多久就挂了~~恭喜N久没见天日的小飞成功跃出~撒花鼓掌。

估计我会被桃子T飞的= =!

完于2009/05/25

23:58


评论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