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雾蒙胧 15 幽游白书同人 飞影x藏马 黄泉x藏马 ALL藏

[十五]


飞影和藏马踏上了只有他们俩的旅程,一路上藏马很快乐,向飞影说着同一个地方几百年前不同的景象。

他们到了迷醉沼泽,藏马看着周围连仅有的枯黄草木也变为灰烬的地方,眼里流露出淡淡的惋惜。

藏马说,有一次他做任务,受了重伤醒来后就在这里苏醒,估计是被强大的妖力弹到这里。

他靠着这里的植物输送的力量活了下来,植物开着如烈焰般的花。

它叫曼珠沙华,本来是只生长在灵界忘川岸边的花。

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愚者森林,还记得吗?”

“恩。”飞影记得很清楚,那时他对战仙水,和藏马一起回到魔界时落下的地方。

“前些你找不到我的日子,我去了那里。”

飞影瞪大了眼,显然他不相信,他用邪眼找遍了魔界的每一个角落,当然包括了愚者森林,他有自信得说他没有放过森林里的一草一木。

“愚者森林的里面某部分,我们叫做遗忘之森,通过那里我去了魔界里层。”

里层?那是什么……

“我母亲埋葬的地方,上次来攻击我们就是里层的人类。”

难怪飞影他觉得对方的气息很奇特,像人类,又说不出是什么地方不太对,只是藏马不见了,他没时间细想。

“你母亲……?”飞影发现了话里不太对劲的地方,他的母亲不是志保利吗?还是说,是他在魔界的母亲。

“魔界的母亲,一个将灵魂堕落却依然觉得可能有一天能见到我的女人。”藏马说的很轻,飞影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藏马……”飞影抱住了藏马,藏马和他在一起后,越发的消瘦了,他只要一用力,感觉就能将他掐碎一样。


“飞影……”藏马垂下头,“你杀志保利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吗?”

抱住藏马的身体怔了怔,犹豫……他怎么可能不犹豫,他害怕藏马不再理他,无视他,忽视他。

但是更深的信念是他想要藏马,想要到无法自拔。

第一次见到藏马,他就被那双绿眸所吸引,从此沦陷。

忌子脑子里经常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藏马永远属于他。



“藏马,我喜欢你。”飞影清晰地表明着自己的心意,他在害怕,害怕狐狸抛弃他。

藏马垂着眸子,不说话。

“藏马,不要离开我……”飞影喃喃道,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在藏马两次失踪后最后终于回到他的身边开始,他就无法忍受一刻藏马不在他的身边。

“飞影,你想要我吗?”

飞影愣住了,藏马为什么突然……

“你想要我是吧,在很多年以前你就这样了……那你要了我以后,还会对我有所期待吗?”

飞影愤怒地站起身来:“藏马!!我不是这样的!!”

“你认为你还有可信的吗?”没了桎梏的藏马起身,背靠大树,眸子抬起望向被叶子覆盖了的天空。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

藏马收回视线看了飞影一眼,再将目光投向远处。

“那好……”

飞影低声咒骂了一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到了藏马身边,抓住藏马的手,唇附上就是一个激烈的吻。

飞影吻的很狂暴,就像是要将这些年的怒气都要发泄出来一样,将藏马的唇咬得生疼。


嚓——衣服被撕裂的声音,想要继续吻下去的飞影愣住了。

本来是洁白到不可亵渎的肌肤,上面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牙印,有些甚至还结有没掉的疤,这明显是最近才有的痕迹。

飞影从藏马身上撑起身子,眼里满是愤怒地瞪住藏马,他需要一个事实。

藏马笑着,一如他曾经一贯的笑,火红的发,火红的衣,火红的笑。

“这不是你做的。”

飞影当然知道不是他做的,他不敢相信每天同行的他们,晚上虽然没有同睡,却是相隔也不远,为什么他会完全不知道藏马和谁有过肢体上的亲密。

难道是……

飞影愤怒地看向藏马。

“飞影你变聪明了呢。”藏马直接仰面笑出声来,他躺着的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上方飞影愤怒的表情,那是一向被公认为面瘫的飞影难得的表情。

“为什么要对我用梦幻花粉!!!”

“因为想让你忘记一些不该你看到的。”藏马回答的轻松,是答案却非飞影想要的答案。

“可恶!他是谁!!”飞影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怒气,他不想被这只狐狸彻底地牵着鼻子走。

可惜他失败了,因为藏马说:“你不认识,我也不准备让你认识他。”


飞影狂乱地吻上藏马的肌肤,在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上留下更显眼的印记,仿佛这样曾经的印记就会消失一般。

藏马也没排斥,随着飞影一次又一次的啃咬,发出细微的呻吟。

很轻很细,却没有遮掩完全的显露。

飞影醉下去了,他知道狐狸或许只是在演戏,演的过于投入,那只狐狸始终是狡猾的,也许过一会,他就会告诉他一个更痛彻心扉的事实,但是他还是沉醉下去了,和狐狸在一起,一旦迈出了一步,就永远不要想找到回头的路。


在进入藏马身体的刹那,飞影在咒骂,他骂那个玷污了他狐狸的人或者妖,他骂这只狐狸不检点,他骂自己沉的太深太深。

可他始终别无选择。

藏马因为累而睡过去了,躺在他旁边的飞影看着藏马精致的脸,只有他睡着时,飞影才能想起那个还在人界时的藏马,总是抱怨飞影晚上来,打扰他睡觉,却又从来不关窗户的藏马。

那时候藏马的睡颜和现在一样,温顺的,好看的,永远也看不厌倦的。

所以飞影想,藏马会不会也有一丝喜欢他呢,哪怕是一丝一点。

他杀志保利,一个是因为他无法接受藏马与她的性关系,第二个原因就是想知道藏马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他呢。

所以他赌了,他在下一个危险的赌注,他压上的可能不仅仅是他所知道的全部东西。


[待续]


后记:

哇~小飞还挺可怜的呢~~哎哎……

完于2009/05/26

18:14


评论
热度(1)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