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西月绘影 7 主白起x我(悠然) 四人

Chapter 7


“在恋语市,我和白起是恋人……”我看向白起,眼里一定带着悦悦常说的那种溺死人的温柔,“一直都是。”

周棋洛没有说话,只是从手上取下一个指环,递给我。

是一个精致漂亮的指环,看得出周棋洛很爱护它,只是这个凸起是……?

我用手指在凸起的地方轻轻一拨,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弹了出来。

这模样,是笛子吗?

原来古时候的人,在没有任何机械化帮助的情况下,真的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物品吗?

能不能吹响呢?

我好奇的放在唇边,轻轻的吹了口气,一道清脆的笛音骤然响起。

天,真的是指笛,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物品,得是工匠多么细致的打磨啊!!

我来回又看了看,然后一脸佩服的把它递回给周棋洛。

周棋洛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指笛上又按了一下,指笛变回了指环,周棋洛重新将指环带回到手上。

我不解的看着周棋洛的举动,周棋洛似乎却不准备解释。

我正想问,门外突然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

我惊讶的看向门边,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周棋洛已经到了窗边,笑着说,“悠然,下次见了哦。”

在周棋洛话音落的瞬间,周棋洛的身体就消失在了窗外,与此同时,门也打开了。

门口站着几名穿着御隐师服装的人,在左右看了后,最后视线落在我和我身后昏睡的白起身上,礼貌的鞠了一个躬,问,“悠然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们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我的脸瞬间一红,虽然我是第一次吹指笛,我承认我的确是音痴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啦,但是被当成是奇怪的声音还是很丢人的。

“可……可能是……是外面乌鸦在叫吧……”

“乌鸦?”来人面面相觑。

“就是乌鸦。”乌鸦先生对不起了。

“既然是乌鸦,那我们就打扰您啦。”

“嗯……”这些人居然半信半疑了,我吹的那声音有那么难听吗?为什么我觉得还是挺清脆的啊!!

“您早点休息。”来人礼貌的关上了门。

看着禁闭的门,我咬咬下唇。

这些人全副武装来得这么快,表面如此客气,实际十有八九是在监视我。

周棋洛和李泽言的话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如果我真的是魔王李泽言的王后,看刚才李泽言的架势,似乎和西月国这边也并不友好,如果友好了,西月国也不肯定称呼李泽言为魔王了,我不会天真的认为,魔王在这个国家会是褒义词。

但是我是白起带来的,听陌昕说,白起家是三大御隐世家之一,我是白起护着的人,自然御隐师协会的人也不好说什么,所以只能表面对我好,实际上监视居多吧。

“唉……”叹口气,我瞅瞅周围,突然发现,除了白起那张大床,这些御隐师竟然没有给我准备睡觉的床?!!

为什么我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才发现?!!!

虽然白起那张床足够的大……在恋语市也不是没有和白起在一张床上睡过,现在白起又是昏迷的状态……

但是……听说古人在某些方面比现代人执拗很多……

比如……女人的名节。

不管坐没坐实,似乎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成为古人茶余饭后闲谈的对象。

虽然也不能怪古人……因为能转移他们注意力的有趣事情太少了……一点也不像现代人,比如悦悦,她只会说又没怀孕有什么好说的,然后瞬间把话题转向今天哪家超市打折,发行了什么新的游戏……

只是……

我为难的看向门口,能感觉出来门外不远处肯定有御隐师,但是这三更半夜的让他们搬床进来,动静太大好像实在不太好……

要不还是就将就一下吧……

我看向白起那张大得过分的床。

白起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

我蹲在白起床边,又戳戳白起的脸,发现白起这次眉头稍微皱了皱,不再像之前那样躺尸,长舒一口气。

之前看白起除了微弱的心跳和呼吸,怎么都没反应,表面虽然信了陌昕的话,心里却真的很担心。

不知道古代有没有,现代经常会有睡成这样的植物人啊。

不过现在看来,白起的确是在恢复好转,我一直压抑的心情也终于舒缓了一点。


亲爱的白起,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啦。

我欢乐且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白起的床。


其实和白起在一起几年时间了,除了上一次的相拥而眠,我没有再和白起睡在一张床上过,我知道白起是很在乎我的,有些事情如果不是结婚,白起也绝对不会越过那条线的。

转头看向白起的侧脸,紧闭眼上的睫毛长到连我都嫉妒。

明明就是不同时空的人,为什么我看到白起,丝毫不会觉得他不是白起呢?

难道白起和我也是同样的感觉吗?

但是李泽言……

其实今天看李泽言看得并不真切,远远的他在黑暗里,但是……李泽言真的和这个世界的悠然结婚了吗?

其实在恋语市,悦悦半开玩笑的和我说过总裁大人是喜欢我的,我当时就给了悦悦一个爆栗,让她不要乱说话,别人总裁大人有女朋友。

我脑子里当时想的就是第一次来见李泽言时遇到的那个美女明星罗嘉,虽然性格不怎么好,但是感觉在李泽言面前肯定就是一只小绵羊了。

结果悦悦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总裁大人有女朋友的?”

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告诉悦悦这个小秘密的时候,李泽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现在都记得那时候李泽言冷冷的调子。

李泽言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


其实……悦悦都看出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我一直鸵鸟一样的装作不知道而已……

我有白起了,我无法将自己的情感分出来。

李泽言心里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从来也没有捅破过这层窗户纸。

但是在这里……悠然和李泽言结婚了……

不论承认与否……现在都是事实……

那白起……会是怎么想的呢?

白起醒来,我一定要问问他……

朦朦胧胧的,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我第一件事就是看向旁边的白起。

白起还是双目紧闭,但是气色感觉比昨天要好一些了,呼吸也均匀了很多。

长舒口气,例行戳戳白起的侧脸,起床。

一会儿让御隐师协会的人做点粥吧,也不知道白起能不能吃进去,如果吃不进去……

我小脸一红。

忙甩甩头,整理整理,觅食。


昨天因为白起的受伤,我来不及看御隐师协会,今天一看,颇有几分震惊的感觉。

不像昨天宴都市区的灯红酒绿,这里处处透着一种威严的感觉,就连横梁好像都比普通的房子高出一倍。

记得以前和许墨去一家教堂做节目的时候,我问过许墨,为什么教堂要修得这么宏伟。

许墨笑着说,“这才能显示出神的威严和人的渺小啊。”

我估计这里也是贯彻了这种精髓吧,才会让人一进来就有肃然起敬的感觉。

包括下面那高得过份的阶梯。

陌昕在走廊的尽头和我打招呼,似乎有自告奋勇做导游的节奏。


评论(1)
热度(6)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