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西月绘影 5 主白起x我(悠然) 四人

Chapter 5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李泽言的眸子,发现李泽言的眸子也正认真的看着我,然后我说,“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悠然,我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

见李泽言没有回应,表情似乎也并不是完全不相信,我继续说,“所以,我不是你的王后,真的很抱歉。”

空中只有风的声音,李泽言身后的黑暗几乎笼罩了半个天空。

李泽言没有任何回复,还是一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我和我身后的白起。

在我以为李泽言不回答是不相信,准备向他详细介绍我生活的恋语市的时候,李泽言说,“你是悠然。”

我当然是悠然,只是我不是您这个世界的悠然!!!感觉这个世界的总裁大人似乎和我沟通有一定的问题,明明以前他总是说我办事不利听不懂他的话的!!!

“那个……李泽言,你好像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悠然,但是不是你们世界的悠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到了这里,我从出生就在恋语市的……”

“你始终会来魔域找我的。”李泽言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我的解释一样,自顾自的说了这句话后,就慢慢的隐身于身后的黑暗里,当黑暗完全隐没他身体的时候,黑暗也跟着消失了。

又是一片蓝色的天空,远处能看见红色的玄鸟在肆意翱翔。


果然这个总裁大人在哪里都是这样一副不讨人喜欢的模样,我在心里暗暗吐槽,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小迷妹喜欢,还有个叫罗嘉的影星,看到我就跟看见了情敌一样分外眼红。

“悠……悠然……”

耳边突然响起白起疲惫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和白起还浮在空中,而白起的情况不容乐观。

“白……白起!!你怎么样?要不你先解除了风,我们降下去吧……”

“我……我控制不了……我的力量……”感觉白起的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尽了力量一般,我的心不由得也揪了起来。

“那……那怎么办?”我看看地上,这里距离地面还是足够的高,如果解除了现在的风,我和白起掉下去不是重伤也是残废。

“你……握住我的手……然后……感受我的……力量……你可以……使用我的力量的……”白起几乎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说完了这段话。


感受白起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白起是什么意思,我还是立即握住了白起的手。

手冰凉,印证着现在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白起状况真的不太好。

眼不自觉的闭上,胸口突然有种熟悉的温度,自胸口扩散到和白起接触的手上。

周围的风不再像只是围着我,而是感觉风就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能很自然让风按照我的思想流动。

尽管惊讶于这种变化,我还是努力让自己控制好风,然后和白起两人双双落在了地面。

感觉自己的脚一接触到地面,白起的重量就向我压了过来,我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白起……一定是到极限了……

看着白起昏迷的没有一丝血色的侧脸,我的心像是撕裂了一样的疼。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白起,感觉白起就像是用他的生命在保护我一样……


这时身后的大门里出来一个人,那人一身青衣,刚才似乎一直在观察着局势的变化,现在见局势稳定立即过来从我怀里接过白起,在上下看了看白起的缚魔锦后,伸出手在白起身上一画,寥寥无几的缚魔锦瞬间又凭空出现,缠绕在了白起的周身,然后慢慢消失。

那人招呼几个有点像小童的人过来将白起小心放在担架上,然后往里屋抬去,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你也一起进来吧。”

我点点头,跟在那人的后面进了面前打开的大门。


虽然这里是白起说的要来的地方,但是白起伤得那么重,我不放心。

还有白起刚才眼睛的变化,我也很在意,以及他身上的那一层层被称为缚魔锦的物体。

我想要跟着小童一起去白起的房间,身后的青衣人却叫住了我。

我疑惑的回头。

那人礼貌的鞠了个躬,说,“你好,我是陌家的陌昕,陌家和白家一样是三大御影世家之一。”

我点点头,但是我并没有听明白。

白起来之前只是说了来御隐师协会,但是来做什么,为什么来,以及御隐师是什么,我都不太清楚。

我现在只想看看白起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白起。缚魔锦并没有完全的毁坏,白起只是伤了元气,休息几天即可。”

见我还是不太相信,陌昕却似乎能理解,继而说,“这里是西月国的首都宴都,而现在的地方是御隐师协会,御隐师协会是为了管理御隐师而存在的。”

“御隐师?”

“在西月国,有一小部分人从出生起身体里就有隐石,隐石能赋予他们和普通人不一样的能力,比如白起能操纵风,这类人被称为隐能者。”

“隐石?不是Evol吗?”

“E……vo……l……?”

听着对方在很艰难的发着他不熟悉的音,我连忙说,“就是你说的隐石,我家乡发音不同。”

显然在我说出“家乡发音不同的时候”,对方脸上有了更疑惑的表情,只是似乎没准备继续讨论这个称呼的问题,转而说,“隐能者心术不正的时候会魔化,白起因为某些原因,曾经隐石残缺了,后来虽然找回,却控制不住身体的力量而导致了容易魔化,缚魔锦正是我们家族代代相传,用来抑制隐能者隐能的道具。”


虽然都是些第一次听到的词汇,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听懂了,简而言之是白起的隐能出了问题导致白起也出问题了。


“除了抑制,还有别的方法吗?”我问,毕竟缚魔锦是治标不治本的,想着白起刚才痛苦的模样,我的心也像刀绞一样的疼。

陌昕摇头,“如果有,白起也不会这么痛苦了,不过……”

“不过?”

“也许……魔域的魔王,李泽言知道。”

“李泽言?”我突然想到李泽言在刚才离开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始终会来魔域找我的。”


难道李泽言……真的知道什么吗?


“不过……”陌昕说,“白起不希望你去,所以刚才才会差点酿成大祸……”


评论
热度(4)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