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西月绘影 8 主白起x我(悠然) 四人

Chapter 8


我倒是不介意,上前直接就“hi”了一声。

显然对于我“hi”的这个音,他没有听明白,但是不愧是名门出生的人,即使是没有听明白,却和我没有任何交流的障碍,张口就是一句问候,“悠然小姐昨天睡得怎么样?”

睡得像死猪一样。

但是我不能这样回答。

其实我以为我会因为发生的各种事情睡不着,尤其是身旁还躺着生死不明的白起。

但是我的确是睡得像死猪一样,大天亮的才醒。

如果陌昕不问,我倒是没有太在意,但是陌昕问了,我不禁在意了起来。

“悠然小姐?”似乎是因为我没有反应,陌昕不确定的又叫了一声。

“不好意思……我一夜……没有睡……天快亮的时候才在白起床边趴了一下。”

陌昕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没有床。”我扭头,其实我说谎的时候会脸红,“我发现没有床的时候你们都睡下了,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

“天啊……”陌昕显然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模样,忙说,“那个……对不起,对不起啊……因为以前……啊,对不起……!!!”

我连忙摇头,以前?难道以前那个悠然是理所当然和白起好到经常在一个房间里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那个悠然又和李泽言结婚了呢?

我偷偷看一眼陌昕。

陌昕脸上至少在我看来是万分的抱歉,也在真诚的道歉,不过听说古人都很会演戏……

总觉得,这个御隐师协会,不是真的欢迎我,直觉。

而我的直觉,往往又特别的准。


回到白起房间的时候,我手上端着一碗粥。

白起还是一个人睡在那张大床上,窗外的风吹了进来,白起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

老公怎么看都好看,我在心中美了一把,把打开的窗户关上一部分,然后坐在了白起的床边。

例行戳戳白起的脸,将白起的脸扶向了一个方便喂食的方向,然后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再将这碍人的大长袖子系到了身后。

认真的舀一勺清粥,小心翼翼的放到白起的嘴边,我小脸通红。

如果白起吃不下的话……岂不是我可以用嘴……

然而事实证明我只是想多了……

白起虽然昏睡,但是似乎身体又有一定的感知,竟然喂饭喂得畅通无阻。

看着手里空空如也的碗,我不开心的“哼”了一声,将碗放到了旁边,用手继续戳白起的脸。

“坏蛋。”

然后看到白起的眉毛抖了抖。

难道白起还是能听到声音吗?以前电视剧里总说那种昏迷不醒的人需要家人的呼唤,虽然白起的情况有所不同,但是感觉还是有那么点效果。

“坏蛋,坏蛋,坏蛋,坏蛋,坏蛋,坏蛋……”我不厌其烦的叫着。

但是发现白起之后眉毛再也没有动过了……

就知道白起是故意的!!

我的脸鼓得像包子一样,声音也陡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坏蛋白起!!”


“啊!”

白起没有什么动静,倒是窗户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周棋洛?”我连忙起身上前扶起周棋洛,因为周棋洛似乎是摔进来的。


“悠……悠然,你吓了我一大跳……”

“不……不好意思……我……我怎么知道你大白天的也会来。”而且又是爬窗。

“只要有我周棋洛想去的地方,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哼哼!!”

“好,好,我知道周棋洛你很厉害啦,不过你有什么事吗?”

四周诡异的很安静。

重新回到白起床边的我奇怪的看向周棋洛。

周棋洛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也……也没什么事……”

我想想也是,不是说非要有事才来的,便点点头,继续看着熟睡的白起。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昨天的那个指笛,感觉周棋洛在恋语市是个无所不能的明星,唱歌跳舞拍电影,只要是娱乐项目没有不在行的,这里的周棋洛会不会也是这样厉害呢?

“那个……”虽然不知道周棋洛会不会同意,毕竟昨天晚上我刚拿着一吹,外面就有人进来了。不过我还是说,“我能听你吹一吹指笛吗?”

末了补充,“当然,不方便的话……”

“不会不方便啦,我小声吹就可以啦。”显然我的这个提议让周棋洛很高兴,就像恋语市那个周棋洛一样……


悠扬的笛声在白起的房间里响起。

婉转,飘渺,宛若天籁之音。

我想到了昨天振翅飞向天空的玄鸟发出的叫声。

只有周棋洛,才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绝伦的音乐。

悦悦说,周棋洛的音乐,总是能让疲惫的身体得到休息。

真的呢……突然好想睡觉……


醒来的时候天竟然已经黑了!!!

没想到真的是听周棋洛的笛音听到睡着了!!

记得以前在恋语市的时候,我也听周棋洛的歌声睡着过,醒来后看到周棋洛一脸苦瓜脸的盯着我,我连忙讨好说,“周棋洛你的歌很好听啦,我每天晚上如果不听你的歌是睡不着的哦。”

那时候周棋洛苦笑的表情我现在都记得,周棋洛说,“每次都听到睡着,那悠然你是喜欢听还是不喜欢听呢?”

那时候我只能尴尬的再笑两声。


叹口气,四周早已没有了周棋洛的影子,只有白起一如既往的躺在床上。

看看面前躺着的白起,脸色比早上还要红润,均匀的呼吸声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活动活动胳膊,明明昨天晚上才睡了一整晚,今天又睡一天,我究竟是怎么了……

昨天晚上的异样还能怀疑是不是御隐师协会的人搞鬼,但是周棋洛应该是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啊……

还是……我真的只是太疲惫了吗?


揉揉脑袋,想不明白,不过有点奇怪,怎么觉得头上像是少了什么。

再揉揉。

哦,对,少了扎头发的那个发带。

难道是睡着时候掉了吗?

在白起床边左右看看,貌似没有,是不是早上并没有扎啊……

在恋语市我的确没有什么扎头发的习惯。

算了,还是去觅食吧。

揉揉饿得扁扁的肚子,突然发现我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就只干了一件事,吃饭。

这是什么奇怪的节奏?!!!

但是……肚子的确好饿……

瞅瞅白起……从昨天到今天,就早上喂了一点粥,不饿吗?

虽然看白起现在的样子,饿了也没办法说出来。

算了,吃货就吃货!!白起肯定也想吃饭了!!

整理整理被我睡得皱皱的衣服,起身就出了门去。

回来的时候床边的桌子上摆着一根红色的发带,怎么看也像是刚才我遍寻不着的那根发带。

放下粥,我拿起来左看右看了下,并没有什么毛病,奇了怪了,但是这个世界又不可能安装针孔摄像头这种高档物品……

窗外“小白”白鸽在亲切的扑打着翅膀,一片白色的羽毛顺着窗沿飘了进来。

我嘴角尴尬的抽了抽,指不定是这些个有灵性的动物拿了去,现在又放回来了!!

真是生态太好也是罪过!!!


索性不再去管发带,我端着粥坐到白起的床前,像早上一样,一口一口的将粥喂进白起的嘴里。

末了,我用手帕仔仔细细的帮白起把嘴角擦干净。

然后趴在床边,认真的看起白起来。


脸色好转的白起又是以前帅气的模样,薄薄的唇性感异常。

我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再用牙齿轻咬了一下下唇。

要不……就偷偷亲一下……


评论
热度(5)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