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咫尺天涯 - 16 - 幽游白书 黄藏主,CP混乱

[十六] 

 



原著:人形师

改写:皎杰



黄泉:



妖狐们又猖獗起来了,而且这次比上次的计划更严谨更难以对付。魔界也陆续遭到他们的破坏,魔界关键人物都为了这件事会聚在一起,因此我也不得不走这一次,在会上我看见了幽助却没有藏马的身影,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藏马怕自己是妖狐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没有出场,当幽助追着我逼问他的下落的时候开始我才察觉事情有些蹊跷。我不禁回想起那天我把他独自留在了那里,会不会遇上了什么不测?天哪!最好不要有事,不然的话我会谴责自己一辈子的。


数日之后灵界居然沦陷了,人界危在旦夕。众人死守魔界,我和一些以前的朋友在人界抗争,魔界由躯领导。


(我怕藏马真的有什么意外。)幽助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现在和我一起在人界抵抗妖狐的入侵。


(你知道吗?当时藏马打入他们是为了给灵界做间谍的,也就是说后来他为了你坏了妖狐们的大事,要是他落入妖狐们的手里会死的很残的。)我不愿去听他话中的内容,我无法去思考。藏马为了我居然抛弃了他的族人,为了我吃了怎么多的委屈,当日瞳告诉我真相的时候我回去找过他,可是他已经不见了。隐隐的感觉到我们可能是无已相见了。我在那片林子里找了他三个月都不见踪迹,而他在魔界也销声灭迹了。这些巧合不得不让我心惊胆颤!


我和他失之交臂,也许将永远失去他的可能性不断的在我的灵魂中翻腾着,那晚在混乱与迷茫中我和幽助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我和幽助上床了。或许只是互相安慰,我找了最为恰当的宽舒自己的理由。



藏马:



在我面前的是小阎王,他现在是囚徒。灵界沦陷了,我没有参与,从某种层面来说搞不好我和他是一样的身份。这里的人不相信我,但由于我的血统他们不得不善待我。从永夜的口中才得知母亲原本是那个被封印的古妖狐王的王妃,当然她带着可以让夫君复活的希望来到了魔界,之后认识了我的父亲,这些或许连父亲都不知道吧?所以才会导致父亲的家族都被灭门。她一生中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我,而另一个居然是永夜。可是永夜不是一直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吗?怎么可能?后来才知道母亲生了他只是为了利用他,多一个帮助自己达成目的的工具罢了,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哥哥。


(他现在什么也不是了,你可以放了他。)我指着小阎王对着坐在我面前的永夜说道。


(为什么要放了他?有理由吗?)我其实在这里根本没什么权利,这点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让小阎王死,他好歹也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都要争取。


(他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了他。)我知道他好象很讨厌我的样子,但我不示弱的和他对峙着。他对着我摇了摇头,脸上浮出一丝阴险的笑。


(朋友?理由不充分。如果你是你的相好,也许我就会考虑放了他。)他通常很喜欢为难我,他也知道上次的事是我和小阎王弄的他灰溜溜的跑回魔界,他对我耿耿于怀。要不是我和母亲有血缘可能早就被他杀了。


(如果你喜欢听的话我就说是!)无聊的人,他要我承认我和小阎王有一腿我就承认,最多他拿这件事在族人面前取笑我,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绕有兴致的看着我手撑着下巴(光说谁信?得有点证据。)他走到了我的跟前贴着我的耳朵说道(这样吧,你在大家面前做些相好该做的事我就相信,不然的话我不敢保证他会如何?)说完他大笑,眯起眼睛看着我。


当然知道他说话算话,对一个战俘他有什么做不出来?为了打击我竟然连小阎王也被拖下水了。我彷徨的站这枉然祈祷他会改变注意,可是他没有,使了一个眼神周围的人围了上来。我知道我们是逃不过了……


我走到小阎王身边,一把拉起他。他慌张的连推带打,我用身体的重量把他固定在墙上(你疯了吗?藏马!为什么要这么听那畜生的话!)


我任凭他打在我的身上,我知道接下来的事真的是为难他了(傻瓜!难道你想死吗?)他停止了反抗,认命的闭上眼睛,任我来引领他。永夜依然用心的看着我们的演出。


当我结束一个意乱情迷的长吻后,我不小心看到身旁的永夜的双眼迷幻。我知道他看不下去了,我对着他笑了,是嘲笑!他开始的时候想看我出丑,现在自己也无所适从了,是的,至少我认为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气愤的对我怒视。他狠狠的踢倒了坐着的椅子,气冲冲的冲了出去。我放声大笑,笑他最后竟想个小丑一样的灰溜溜的跑了。


(藏马,你不觉得这样对不起黄泉吗?)小阎王是知道我喜欢黄泉的事,他说的没有错,这样的我还能得到他的爱吗?他曾经爱着的是一个无暇的我,而现在迷乱的人还是藏马吗?我一把抱住小阎王,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竟哭了起来。



藏马:



之后为了保护小阎王对外宣称他是我的情人,在这里没有人敢碰我的东西,我也正在盘算着如何先将小阎王救出。


当我被叫到那里后荒芜人烟就知道一定有什么阴谋瞒着我!出事了!我赶回去时已经来不及了,小阎王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鲜红迷蒙了我的双眼,我冲动的上去就给了他一拳(你答应过我放过他的!)


(是吗?)我早就知道那家伙是个没有信用的家伙,但没有想到他动作会这么快。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畜生!)我狠狠的瞪着永夜,他对我的不满大可找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连累其他不幸的人!他毫无人性!这一点我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


(藏马!我要你永远的和我在一起。)开什么玩笑,我刚想反驳就被他堵住了嘴,他不让我反抗的用双唇堵住了我的嘴。为什么?我不是他一直仇恨的人吗?为什么他还想找我和他永远在一起?这样惩罚人的方法真是别出心裁!


(藏马,知道吗?我从在基地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很想抛开一切和你在一起。我从很早就知道你和我一样是古代妖狐的后裔,我们会比任何人都活的长久的。我很开心能见到你这样的同族。我太孤单了!太孤单了!只知道为从建我们的王国而活着!知道你的生活是那么的多姿多采后我嫉妒的要死,为什么!我们是一样的个体并什么我们是这样的天壤之别?你很漂亮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对以前的情人们都失去了兴趣,可是知道你是我的兄弟之后又是这么的绝望,想着要如何掩埋对你的感情-----)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掩埋它!)我想也不想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是因为你!藏马,我要你做我的王妃。)他把我按在地上撕裂我身上的衣物,不顾我的抵抗,(住手!你是我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希望他还念在这一点上放过我,虽然平时我都没有承认过这一点,但他根本没有半点放过我的迹象。


 


[待续]


后记:


几次看到藏马一把抱住小阎王,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竟哭了起来的时候,几次都有想哭的冲动,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和无奈了……

修改完于2007/05/02 16:37


评论
热度(3)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