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咫尺天涯 - 15 - 幽游白书 黄藏主,CP混乱

[十五] 

 



原著:人形师

改写:皎杰



藏马:



叫瞳的就是他的妻子,我羡慕的人,她很可爱,可爱的我无法去嫉恨她,她是个孩子对于我和黄泉来说。她和一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黄泉才会选她的。她不漂亮,只是可爱,没有心计的可爱。


(藏马你是他的好朋友,你应该知道他喜欢什么。)瞳每次都是这样的问我。我笑着不答,喜欢卖一个关子看她着急的样子。


(你是他的妻子那应该是你知道的事。)戏弄着她,她不好意思的望着我。


(可是你比我这个做妻子的更了解他。求求你了藏马告诉我吧!告诉我吧!)她撒娇的拉着我。我竟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这点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比他的妻子更了解他这也难怪,我好歹也和他相处了上千年,可以说我们彼此都把人生的绝大部分时间耗在了陷计对方上了,所以是再熟悉不过的人了。


(好吧,好吧!听着你只要这样做-------他一定会高兴的。)我一一的教她,我在赎罪,赎我对他的罪。我已经不幸了,由衷的希望至少他可以过的快乐,只要他能的到幸福我就无憾了。


当瞳又一次兴冲冲的跑来找我,我就知道我又成功的博得了他的欣赏。(你真厉害!藏马!他看到那些的时候好高兴啊,我从来没有见他如此高兴过,像个小孩一样不肯走了。)她给我哨来了黄泉的消息,这个是我们互相交换的条件,我告诉她如何讨好他,她给我带来他最新的情况。有一种间接和黄泉恋爱的喜悦,但我知道这个恋情永不见天日。默默喜悦的只有自己!


(好了,你把这个给他,他一定会更开心的,对了不要提到我的名字。)我再次声明我这个禁忌的名字不能出现在他现在完美的人生中不然的话,谁都不会幸福的,梦一旦打破将是无尽的黑暗。



黄泉:



我不感相信!我看见了瞳和藏马在一起,使我愤怒的不是我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幽会而是藏马在引诱这个女孩!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愤怒的上去打了藏马一掌,他不还手,只是躺在地上(黄泉,我没有和她做过什么!我知道她是你的妻子,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该去相信他吗?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竟回想起当日冲进他的寝宫时看到的一切,这样的他还能去相信吗?我站在原地摇着头。


(黄泉,真的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请相信我!)我一步步的逼近,可笑!他求饶的口气竟像他才是我的妻子,他在和别人私通被我抓到。对不起我?你做了太多的对不起我的事了!这次还是不肯不放过我?


(黄泉,藏马他真的和我没什么的,我们只是------)瞳抱着我的脚,我转过身体的时候她又预言又止。


(你们只是什么?是还来不及做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内心也希望他们并没有什么,可是只要涉及到藏马的事就无法让我平静下来。


(我们只是------)刚要开口的瞳又被藏马打断(不要说!记住说了你就失去一切了!)


(哈哈哈哈!还说你们没有什么!)我为了他的那句话竟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


我抓起他,把他按在石壁上(说!你给我说清楚。)我知道我现在疯狂的像只野兽,周围围绕着我的妖气硬生生的嵌进了他身后的巨石中巨石粉身碎骨,他的口中渗着血丝(真的没什么,黄泉请你相信我。)他闭上眼睛困难的道出这番话。我不相信!相信?我还能去相信他吗?可笑,我宁愿相信天下任何人的话都不会去相信眼前这只妖狐的鬼话!当时他把自己弄的其丑不扬来骗取我的爱的时候也再三的让我去相信他!


(你说我还能相信你吗?)我冷冷的反问道,手中的力量又加重了不少。他皱着眉头最后妥协了他开口了(如果这是你希望听到的真相我告诉你,是的!是我意图引诱你的妻子,可是她没有被我诱惑,她深爱着你。我失败了,这个时候你正好赶来,就这些,你的妻子是贞洁的!)听完这些我放下了他,我徒劳的站稳,我迷茫了,不知道该为我的妻子的忠贞感到高兴还是为藏马的淫荡感到痛心?


(不!你不要杀他,他是你的朋友!放了他吧!)瞳哀求着,其实我根本不会想到杀他,我到底要怎么样?自己都很茫然。


我抱起我的妻子,不去理会那只妖狐的伤势(我们走吧。)我对怀中的瞳说道她小心翼翼的将头靠在我的胸前(藏马你好之为之!)不去看他,我自顾自的走开,任他一个人躺在岩石上。



藏马:



我独自的靠在岩石上,疼痛感迫使我睁大眼睛。这就是我的结局?好凄惨啊!他竟如此不相信我,我这个千年的老朋友竟比不上他刚结婚的妻子。他为了那人界的女人竟想要杀我!我在他眼里到底是什么?还是说我是他除之后快的死敌?


我慢慢地想要站起来,用手撑着身体(真是悲惨啊!藏马!)我抬起头竟看到了永夜!怎么可能?真是冤家路窄啊!他没有被灵界抓住这是他命大他还不知死活的来找我干什么?想报复?不错现在的确是最好的时机。虽然不愿承认,但这是事实。


他一把把我扛在肩上,我对他来说就像是一根细木棍一样,扛起来太轻易了。是死是活我已经无暇顾及了,任凭他随便把我带到哪里去。


(到了,到家了藏马。)我微微的睁开了我的眼睛,四周的环境有些熟悉但我想不起来。家?我哪里有家?我现在在和幽助闹离婚。


(藏马,你不会连自己祖先都不记得了吧!)他脱下了伪装,他那短短的黑发瞬间变成了银色,耳朵和尾巴一并露出。原来他也是妖狐,而且和我一样是只古代妖狐的正统血族。难怪他会这么的厉害。看来他是只成年的同族了。很快的,只要他今天不杀我再过300年后我也可以和他一样了。


(你坏了我争夺人界的计划,不过你却让我找到了同族。)他一把拉过我的长发,强迫我面对他,是同族,他也有着金色的双眸,唯一不同的是他有着刚毅的轮廓一看就知道是雄性,比较像我们族中的大多雄性,而自己天生就太过纤细柔弱,比起他少了点气势。以前小时候总是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一直安慰自己说不定成年了就会变成这样的。


(藏马,还记得我吗?)一个女人从帘子的后面走了出来,我认得她就是在基地一直深藏不漏坐在永夜后面的那个女人!当她从帘子的后面走出来的时候我错愕了!


是自己失散了多年的母亲!那张和我过于相象的面容!不会有错的!


(怎么?很吃惊?有没有想念过我们?)永夜不痛不痒的问到,(王妃可是很惦记你这个不肖的儿子。)原来上次我破坏的竟是自己亲人的计划。


 


[待续]


后记:


其实改一章就悲伤一章……

虽然一开始看到“咫尺天涯”这个题目就知道结局,但是,还是忍不住悲伤……

可能有些朋友不太能接受人形姐这种近乎自虐的写法吧……不过,我一直是欣赏人形姐的文字的,一种很现实的感觉……

修改完于2007/05/02 15:45


评论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