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咫尺天涯 - 22 - 幽游白书 黄藏主,CP混乱

[二十二] 

 



作者:皎杰



黄泉



今天是堕胎的日子,但是藏马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我担心他受不了,他却给了我一个微笑,并在我的唇上印上一吻。(我没事的,放心。)


有些时候我是很害怕藏马的微笑,尤其是现在,那微笑太缥缈,我害怕会从此失去他,就在我面前。我冲上前抱住要进手术室的他,很紧,很紧。他却了然,问时雨,(我手术的时候,黄泉能一起进来吗?)


我的身体明显震动了一下,他却抬起头,在我耳边说道,(之前,你不是说,我做手术的时候,你要在我身边吗?)


时雨同意了,但是他说我最大限度只能在藏马旁边,握住藏马的手,我点头,我知道因为是我,时雨才让我进来,并给我这么优厚的待遇,毕竟,我曾经和他主子是同等地位的妖怪。


我看着时雨向藏马的背部脊髓里注入大量的麻药,几分钟后,藏马慢慢闭上他的金眸,我能感觉到藏马握着我的手很紧,甚至渗出了汗。我想伸手抚平藏马紧锁的眉头,却接触到时雨不要妨碍他的眼神,他正在用手术刀划开藏马的小腹。我只能双手握住藏马那只纤细的手,将它放在我的脸旁,闭上眼,默默地祈祷。在这之前,我在心中早已不下千次,万次地咒骂这命运,为什么要如此的不公。而在这时,我所能做的,只是祈祷,有些可笑的祈祷,曾经的魔界之王,只相信自己力量的魔界之王,现在,竟然只能在这里祈祷,此刻才知,我的力量,究竟是为何?



藏马的一声尖叫,将我从思绪中拉回,藏马醒了,就在时雨准备强行取出藏马体内肉球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个肉球,它被密密麻麻的血管包裹着,但从血管的缝隙中能看出,肉球本身像水母一样呈透明状,在里面,趴着一个妖狐形状的怪物。


(藏马,忍着点,看情形,今天如果不能取出,等它完全成型时,它会吃掉你的身体出来。)这是时雨在今天第一次对藏马说话,我知道时雨一直对藏马反感,只因为曾经败给藏马败得太彻底,而且,是败给人类形态的藏马。虽然是500年前的事情,但500年对妖怪来说,并不长,尤其是自尊心极强的妖怪。


藏马在听到时雨的话后,转过头来,虚弱地看着我,我知道我的眼圈湿润了,声音哽咽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藏马,看着他,他一见却又是微微一笑,然后向时雨点头。


之后的手术室里充满藏马嘶哑的叫声。我的眼睛一刻不敢离开藏马,鼓励藏马的声音一刻也不敢停止,我知道,藏马是在生于死之间徘徊,在藏马昏厥的前一秒,我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妖力输送至藏马体内。这种做法我不知道会不会要了藏马的命,但我真的无法再看到这样的藏马,那种撕裂的痛。所以我这么做了,是行动早于理智。


手术是怎么完成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几千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过如此疯狂,如此绝望,如此不知所措。我没有任何理智,仿佛回复到蛮荒蜕变以前,单纯地,出自本能地,只是一味地想要让藏马活下来。



藏马:



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着,曾经从未想过的会活着如今却在奢望中竟然实现。在时雨手术台上点头之时,我从来没有幻想过我能挺过来,当时只是单纯的想给黄泉一个希望。如果自己死掉,但至少和黄泉一起争取过,和他携手。所以,死而无憾。


隔壁传来躯大声的责骂声,她可能不知道我醒了吧,不过也难得听到她这么没有形象地叫唤,我也是在这500年里第一次有兴致去欣赏他人吧。等等,好像和我有关。(黄泉,你怎么能这么激动,把你的妖力输入给藏马。这次运气好,因为你的妖力和他体内妖狐的妖力相抵触,而且你略胜一筹,藏马才能幸存,要知道,如果你的妖力没有略胜一筹的话,现在藏马早就没命了!!)


原来,真的是黄泉。就在我意识模糊之际,千年前的场景,再次清晰地重现。


一道光,掀开黑暗,拯救危机中幼小无助的我。风吹乱了我的银丝,我紧紧的被抱起(来,我们一起去旅行。)


黄泉



藏马醒了,我高兴地冲到他的床边,紧紧抱住他,我突然发现我最近一些日子,除了抱住藏马外,没有其他动作。


在场的其他人表现没有我激动,最冷淡的是躯,她只是看了藏马一眼,就转过身开门离开。此时我第一次想到了人界的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昨天不知道是谁对我的鲁莽冲动大发脾气,今天人醒了,看也不看一眼就离开。


飞影和小阎王算是今天在场的比较激动的。对飞影之所以用激动这个词,是因为飞影在别扭了一阵后,终于走到藏马的床边,问了句狐狸你醒了?虽然我和飞影接触不多但飞影那冷漠的态度还是略知一二,所以今天我将它归结在激动一列,不过我没说出来,我相信我说出来后,飞影一定不会在乎我是谁而对我翻白眼,就向以前对幽助一样。小阎王激动我知道原因,藏马救过他,在永夜那里的时候。


藏马醒后仅十天,我和藏马就离开了百足。我不是不知道藏马的身体状况,藏马所需要的应该且必须是两个字,休息。我明白这一点,藏马却好似不明白,执拗地要我带他离开。千年前,我会暴怒,我会说藏马你是疯子,我会忘记自己下属的身份狠狠地痛骂他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千年后,我会冷静地问藏马为什么,我深信藏马的睿智是不会不明原因做出如此自残的事。现在,千年后又过了五百年,我带藏马离开百足,没有问原因,内心却真真切切地明了藏马的离开没有原因,藏马想离开。我成全他,义无返顾。



[待续]


后记:其实这章写的还是满多灾多难的...总之,能更新就好....

希望各位还能喜欢>_<


完于2007.05.10 21:17


评论
热度(2)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