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咫尺天涯 - 24 - 幽游白书 黄藏主,CP混乱

[二十四]



BY:皎杰



黄泉:



我后悔,后悔在五百年间先入为主地怀疑藏马,总是用对等的付出来衡量藏马的爱。如果我能象现在更冷静些更包容些,也许,明天的太阳我会很期待。


我和藏马谁也没睡,我们在相互拥吻,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和平的最后一夜,明天的路会怎样,我们不去想,只是珍惜这一刻,珍惜御下一切真实的彼此.


在天快亮的时候,藏马睡了,银色的脑袋躺在我手臂上,微侧,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扫过我的手臂,痒痒的,两只毛绒绒的耳朵默契地配合动动,不知道怎么地我就会联想到可爱的狐狸这个短语.


退一步海阔天空,藏马教我的人界俗语,不假. 


第二天我们起身回百足,藏马身体并未完全好,我们走的不快.藏马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放开,我笑他像小孩子,他的脸在我的调侃下微红,完全没有以前狐狸式的回嘴.我在他秀色可餐的脸上餐了一下. 


一切都很幸福.



回百足见到躯,藏马在路上告诉我的他所担忧的事发生了.时雨叛变到永夜一方,带着从他体内取出的怪物. 


(黄泉,你们终于回来了!)说话的是小阎王,看样子,我们不在的这个月他还是住在百足.


按照我以前统治者的思考方式来讲,小阎王一定想尽早夺回灵界,按照情理方面讲,再怎么说灵界是他家,所以他肯定是最期待我和藏马回来的人.看到小阎王想想自己,用旁人的眼光看,我是无可救要或者奇怪的妖怪,一个癌陀罗可以挥挥手任它去,一个王者的头衔可以熟视无睹. 


(躯,时雨是你几百年的部下,说叛变就叛变,一点面子也没给你留,是不是你在待遇上亏待他了?)王者的头衔是五百年前的事,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妖怪,拥有以前王者从未得到过的,已经足以.索性,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和躯开个小玩笑,我确信这临事事不关己的态度是和藏马学的. 


显然我的话遭到躯的白眼,正想说躯跟了飞影这些年,连这也学会了,但墙角的幽助让我中断了自己的行为。我用余光看看藏马,他面无表情,很明显地发现了幽助.一个再宽宏大量的人,遇到让他经历如此多遭遇的肇事者,也绝不会心平气和.


本不该有的沉默出现在一屋子人的房间里,四周沉重得只听得见呼吸声.  


(与永夜决战,首先需要一人潜入,里应外和.)打破沉默的是小阎王,目光却集中在藏马身上. 


(我们对这段日子永夜的按兵不动不理解,被带过去的怪物也销声匿迹.)小阎王的目光也投向藏马,经历了丧国之辱,辗转悱恻,小阎王再也不是以往的小阎王,他深思熟虑,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什么,什么时候又该拉笼什么,一夜长大这一词不单是用在只有短短数十年生命的人类身上,上千年的生物抑或如此,(藏马,永夜是你的哥哥.) 


(所以就又该我去,顺便还可以看看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的父亲?)话语里藏马带着明显的讽刺.


(他拒绝.)我承认对小阎王的说辞有些愠怒,我陪藏马回来,不是将他送去永夜身边. 


(我去.)僵持不下之时,一个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声音响起,连一旁角落里半睡半醒的飞影也抬头望向声音的源头.


是幽助.  


(我曾和永夜有过接触,他对我的防心不会太高,而且.)幽助略红的眸子望向我和藏马.藏马在发现幽助后一直很不高兴,在幽助决定去后披头盖脸接一句,(只有你无牵无挂,对吗?)  

 

(是的.)幽助的回话我同样意外,藏马话里的讽刺在场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幽助却没丝毫的犹豫.  

 

(浦饭。)藏马叫出这个名字时我和幽助都愣了愣,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不生不熟的原地了吗?(500年前你求过我一件事,用梦幻花粉忘记一个人类,她叫雪村萤子,你的爱人。为了救你她的灵魂灰飞烟灭,你们的爱情除了结局外很完美。)说完藏马起身离开,我也没待在这里的打算,在关上门的一刻我看到幽助向我和藏马出门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及听到一声不大的,(谢谢.) 



藏马:



我不知道我是否原谅了幽助,我只是突然想告诉他那段情。但我绝不是为报复他而默许他去永夜那里,他也清楚。


我有不得不做的事,我需要时间去寻找妖狐族古老的秘咒,既然母亲能将父亲封印在体内,就必然有方法使这该死的东西再次沉睡,我可不相信母亲有对付那东西的本事. 


黄泉说他要陪我去,我不同意,我不希望他陪我涉险.


(藏马,一生一世,我爱你.)我妥协在这句话里,黄泉告诉我的是他的责任,他尊重我我亦尊重他. 


向躯简单交待一下,没有和众人道别.我和黄泉出发寻找秘咒.其实我的行为很可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秘咒的存在.我承认它只是曾在我的记忆深处一闪即逝.或许我们拼命努力后只是徒劳.


一个月后,我突然有个想去的地方,魔界第五区,用人类的情感来说是个值得回忆的地方。我的部落我的家在这里,我与黄泉初次相遇也在这里。他在黑暗中抱起孤独无助的我,掀开今生爱与恨的序幕.  


(我当年在寻找好友的血泪石,才会在魔界第五区,传闻那里是远古妖狐的祭祀地.)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永远不踏上这片土地.时间只留下了黄泉带走我时那一刻的情景.很意外这片无印象的地带我却本能地排斥它.  

 

(我遇见你的时候,周围尸横遍野,你身后的废墟能看出它恢弘过.或许,那是你们妖狐族的祭祀神殿,我带走你后再未听到神殿的传闻.) 


(不知道,时间湮灭一些东西很正常.)要是有印象就不会在这里像无头苍蝇般乱撞了. 


(我是在这里发现你的,一个很大的黑色箱子,上面还压着尸体,我弄了好久才弄开,你缩成一团在里面,像个可怜的银色小绒球.)他笑得很开心,我狠狠地瞪他一眼,我不允许他如此破坏我妖狐冷酷的形象,在接触到我的眼神时黄泉笑得更开心.我发现他最近一改常态喜欢作弄我.  



[待续]



后记:


偶说……偶手机打上来的~~同志们还是慰劳慰劳偶嘛……泪走……


完于2007/05/30  23:37


评论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