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咫尺天涯 - 27 - 幽游白书 黄藏主,CP混乱

[二十七]



BY:皎杰



藏马:



醒来时我在黄泉怀里,失血过多使我的视线模糊,看不清黄泉的表情,但从他的话语中我能感受出他的担忧。(藏马你终于醒过来了!)黄泉长长地舒了口气。


核在跳动,看来上天真的又眷顾了我一次。那秘咒呢?我可不想让我的牺牲只是自作多情地白忙一场,让我的赌注的结果只是海市蜃楼般空欢喜一场。


见我不安地在他怀里扭动,黄泉明了我的想法,将我寻找的东西放在我的手心。


一个玻璃球大小的珠子。瞬间它让我想起了永夜在母亲大人肚子里的捣腾出来的玉珠,这珠子和那东西一脉相承,曾经在我体内与我共度几个月之久的该死的东西。


颤抖的手让我险些将这希望遗落,黄泉有些疑惑,他以为我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无法握住,轻唤一声小心后,伸手从我手里接回了珠子,像宝贝般握在手心。(这是你用生命换来的。)


我可以肯定我现在的脸色惨白得可以,黄泉的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地恶心这珠子,尽管我清楚明白黄泉那句这是你用生命换来的是指刚才的舍命,但我无法忘记永夜让我吞下珠子后在我耳边的叨念。


这珠子会让我重蹈覆辙,会让我再次疯掉。


我的举动显然让黄泉又一次地紧张,他钳住我的身体,似是要将我融入他体内,我在他怀里无力地喘息着,我明白要努力让自己忘掉过去的一些经历,妖狐需要冷静。



平静下来的我将头靠在黄泉宽实的胸膛上,(你唤醒的岩妖给我的,这是他的核。)我这才发现黄泉身后的废墟早已不在,地上匍匐着一些下级妖怪。可能是被我的血吸引来的,妖狐的血向来是妖怪们钟爱的对象。碍于黄泉的妖力,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我们需要回百足,这里太危险。)在黄泉语落的同时,我感觉身子突然临空,黄泉竟打横把我抱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冷静下来后我觉得黄泉担忧的同时在生气。想想也是,我这样的自杀行为,换成黄泉在我面前这样,我一样会气不打一处来。


(我希望没有下一次。)这次是不容商议的绝对。我向黄泉的怀里缩了缩,黄泉将我抱得更紧。


黄泉没有告诉我他是如何拿到岩妖的核,他不想说我也没有问。妖怪的核相当于人类的心脏,岩妖不着痕迹的消失足以证明核是硬生生从岩妖体内取出。岩妖能够长时间扮演妖狐祭祀地的角色而让我们察觉不到妖力,只有两种可能,妖力太低或者太高。前者固然不可能。黄泉只身一人,不可能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取得这个古老妖怪的核。除非岩妖自愿拿出自己的核,否则我和黄泉联手也怕是徒劳。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使岩妖自愿拿出核?



黄泉:



核我拿到了,它饱含了妖狐族的最大秘密。我没有告诉藏马,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不过,将来,对我而言,可能不会有了。


埋头看看怀里已经昏睡过去的藏马,银色的发丝比我们出行前长了点,紧紧闭着的眼睑下是耀眼的金,那是属于王者的颜色。下巴比出行前更修长了些,所以我才不同意远行,这只狐狸越来越瘦了,明明是上千岁的老狐狸了,却不懂得照顾自己,从来也不会想到即使是为我,也应该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在我还能照顾你,那要是我不在了呢……


因我的急行使得风在拂过藏马身体时,让藏马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我连忙放慢了脚步,忍不住低头再次细细品味,或许,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但是看不到你的金眸,也不敢奢望能看到你的金眸。


你要是知道我刚才是故意将这颗珠子放你手中,你一定会气得瞪我吧,或者干脆弃我而去。我知道这颗珠子与永夜让你吞下的那颗无异,还是将它放在你的手中,看着你将它丢弃我只是若无其事地将它拾回。但你可知道在你昏迷时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这样做。我怕你询问我珠子来历时不能自圆其说,发现破绽的你只会阻止我接下来的行动,这种事情我绝对不能让它发生,绝对不能,这件事,只需要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


这颗珠子既是岩妖的核,也是封印远古妖狐族王的承载体。


岩妖不同于其他妖怪,它有两个核,一个为诱饵放置在外,一个则在体内等待诱饵成熟的那一刻。岩妖会将作为诱饵的核封印上强大的妖怪,以致于妖怪们自不量力地为了强大的妖力你争我夺,只有当妖怪们无法抵抗这个强大的妖力时,他们才会再次找到岩妖,请求岩妖帮忙以保全他们的性命,这时岩妖便会毫不犹豫理所当然地提出自己的要求,就好像现在这样。


岩妖会把自己的另一个核给他中意的妖怪,这个妖怪的任务就是用核将古老的妖怪封印在自己体内。妖怪的妖力必须强大,否则无法将古老妖怪封印住。


岩妖中意的妖怪本身就的祭品,妖怪的妖力和身体会被岩妖吞食,核会逐渐变为岩妖用来封印下个诱饵的核。岩妖便以此生存下去。


这个岩妖,恰恰依赖妖狐族生存。


真讽刺,这一切事端,竟不过是一个岩妖的觅食活动。



[待续]



后记:


不知道亲们后面点能不能看懂,写的很仓促,不能的话偶再修改就是。


完于2007/07/26

18:45



评论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