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十年樱雨蝶裳 6 名侦探柯南 哀x兰(初恋+暗恋) 结束后步美x哀

Chapter 6


对面毛利兰也从这突如其来的贵重礼物惊吓中回过神了,礼貌的收下后,给灰原哀介绍,“这位是住在我家的江户川柯南,和小哀是同学,不知道宫野有没有听到小哀提起过呢?”

灰原哀瞟一眼柯南,毫不犹豫的说,“没有。”

柯南确定了,这人就是灰原哀,并没有因为吃了解药而改变了性格。

不过,他什么时候又惹到了这个大小姐呢?

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一会儿解药没了……

柯南连忙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卖萌且讨好的说,“我和灰原,步美,元太,光彦一起是少年侦探团的成员,而且一直是一个班的同学。”

“小哀一定是被迫加入那个什么侦探社的吧。”

柯南笑着的脸僵住了,他确定眼前这个大小姐在刻意的和他过不去。


不过灰原哀其实并不准备多为难柯南,转而对毛利兰说,“我听小哀提起过,听说你们见过芙莎绘的设计师是吗?”

当时你不也在场吗?柯南一脸的吐槽。

灰原哀瞪。

柯南: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


“小兰姐姐,我想起来我还要找元太和光彦一起写作业,我就先回去了哦。”

“那路上要小心哦,需要我一会儿送你过去吗?”毛利兰问。

“不用不用,小兰姐姐就带灰原的姐姐到处玩玩吧,我一个人坐电车去元太家就可以啦。”既然知道了小兰是来见灰原的,尽管不知道灰原变回原来的身体是要做什么事情,但是也算是放心了,柯南挥挥他的小手,就向两人告别了。

看着柯南渐渐消失的身影,灰原哀脸上的表情却不如刚才那样自在。

她当然知道柯南是为什么走,明显是柯南很放心她和小兰在一起,甚至是不问理由的放心。

而她却贪心的想要更多。

这心中油然而生的负罪感,让灰原哀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


“宫野?宫野?”小兰有点担心的声音在灰原哀的耳边响起。

灰原哀回过神来,忙抱歉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毛利小姐叫我志保就可以了。”

“那,那志保也叫我小兰吧……”似乎是因为有人对她称呼了过于礼貌的小姐一词,毛利兰有点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有点泛红。

看着毛利兰羞涩的模样,灰原哀感觉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了,明明刚才才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自责了,现在却又控制不住情绪的脸红心跳,这明明就只会让她的愧疚感越来越深。

但是行动却总是违背自己的内心。

灰原哀的眼睛盯着小兰泛红的双颊和微张的薄唇移不开视线。

亲一下会是怎样的感觉?


不,不行,不能这样!!

灰原哀连忙甩甩头,想连同这种情绪和冲动一起甩出脑子里。

她明明只是想和小兰有同龄朋友的回忆,明明只是这样啊。


“对啦,其实我在十一年前也见过芙莎绘阿姨的……”毛利兰倒是没有注意到灰原哀情绪的波动,帮灰原哀接过部分行李后,就准备带着灰原哀往电车的方向走去,“那时候下雨了,我因为没有带伞而在银杏树下躲雨,那个时候芙莎绘阿姨把她的伞借给了我。”

灰原哀想起了一年前他们帮阿笠博士找初恋情人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柯南有给小兰打过一个电话,小兰说她在排队买芙莎绘的新款限定包包,现在想来,也许就是当时无意间听到小兰这样一说,她刚才才会一眼看中这个包包吧,觉得如果是小兰,她也一定会喜欢这个包包的。


“当时芙莎绘阿姨就和我约定了,说她一定会在时装界努力的,以那片金色的银杏叶为记。”

“是个了不起的人呢……”灰原哀感慨。

“是啊。”

“那……”灰原哀看向毛利兰,“如果是小兰你,你可以等工藤新一40年吗?……或者更长时间……”


“等……40年?”毛利兰没有明白过来。

“我听小哀说的,她说芙莎绘阿姨每十年都会在那棵银杏树下等她的初恋情人。”

“小哀……说的吗?”

“嗯……”

“那……”

“听说是等到了哦,如果没有等到,小哀一定也不会告诉我,所以今年芙莎绘的新款才会是这么有活力的颜色呢。”

“真的?那太好了呢!!”

“嗯。”

“不过……”毛利兰捋了捋掉在胸前的黑色长发,“志保是怎么知道工藤新一的呢?”

灰原哀这才发现她不经意间说漏了嘴,忙说,“其实是听小哀偶尔提到的,她不是住在阿笠博士家吗?博士的隔壁就是工藤新一的家,她说博士也总夸奖旁边的工藤新一……”

“这样啊……”毛利兰想了想,眼神定格在了前方。

灰原哀以为毛利兰不会回答了,毕竟这只是个不切实际的假设而已,就算是柯南的身体不能恢复成工藤新一,他们也仅仅只相差了十岁。

十岁在七岁和十七岁的时候,也许会感觉差距很远,但是十七岁和二十七岁,二十七岁和三十七岁,三十七岁和四十七岁,甚至再之后,差距会越来越小。

在这之前,柯南一定就会在适当的时间告诉小兰,他就是工藤新一。

就算没有解药,也许就仅仅只需要十年时间。


只是灰原哀没想到在她以为毛利兰不会回答的时候,毛利兰转过身,脸上的笑容灰原哀觉得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我也会等下去的哦。”


是啊,这样才是毛利兰,才是那个之前在贝尔摩德和卡尔瓦多斯的枪下舍身救了她的毛利兰。

或许,是不是她自己真的贪心了点?

其实她只要能看到毛利兰这样的笑容,就应该已经足够了才对。

“志保?”

“嗯,没事……”灰原哀摇摇头,“走吧,电车来了。”


灰原哀并没有回去放行李,而是直接和毛利兰从羽田机场就到了姐姐安葬的地方。

那是东京郊外一个偏远的寺庙,四周静谧且幽远,背后是连绵的山丘。

暮春一片绿色。

电车并不能到寺庙,需要换乘公交车,坐在车上看着道路两旁郁郁森森的树木,偶尔立有一两个鸟居,灰原哀说,“我很小就去了美国留学,那时候看过一部日本的电影,讲的一个小女孩误入了神的领域后,由一个平凡的小女孩儿慢慢变得坚强,那时候我就觉得日本是个神秘的国家,是不是到处都能遇见神隐……”

“那志保现在觉得呢?”

灰原哀想了想,说,“还是觉得挺神秘的,比如这些。”

灰原哀指了指被行驶的公交车甩在了后面的地藏菩萨,“美国从来就看不到这些……感觉美国除了高楼就是农场……谁让美国只有两百年历史啊……”

“呵呵,感觉志保很喜欢日本?”

灰原哀没有回答,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转而看向毛利兰。

看着毛利兰灰紫色的眸子里印着自己,看着车窗外的风吹进来,拂起小兰黑色的长发。

唇粉粉的。

嘴角似乎还粘着一根头发。


不由自主的,灰原哀伸出手,轻轻的将那根调皮的头发理了下来。

手指碰触到毛利兰滑润的皮肤。

软软的,嫩嫩的。

就像婴儿的皮肤那样细腻。

手指不由得不受控制的在毛利兰的嘴角多停留了一下。


显然毛利兰没有料到灰原哀会这样的举动,直接僵在了那里,任由灰原哀的手指停留在她的嘴角。

灰紫色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灰原哀。


终于灰原哀收回了手,将视线移开,说,“头发。”

“啊,啊……谢谢!!”毛利兰也忙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刚才她是怎么了?怎么会看着对面的人出神了呢?

还是对一个比她大的漂亮姐姐!!


“那,那个……有没有人说你和小哀真的很像呢?”毛利兰忙掩饰尴尬的说。

“经常有人这么说。”

“是吧,我觉得小哀长大了,一定会像你一样是个漂亮的人。”


评论
热度(1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