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十年樱雨蝶裳 1 名侦探柯南 哀x兰(初恋+暗恋) 结束后步美x哀

十年樱雨蝶裳


作者:皎杰


Chapter 1


从乌丸组织里逃走的时候,灰原哀只想着自己能否可以带着姐姐的梦想活下去,没想到逃离组织仅仅一年时间,这个存在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黑暗组织,就这样覆灭了。

尽管是托了那个名侦探的福。

只是天不遂人愿的事情也很多,组织覆灭的同时,一把大火将半个世纪以来组织里所有的药物研究资料灰飞烟灭。

包括APTX4869。


看着自己手里这一年来的研究成果,灰原哀轻叹口气。

本以为组织覆灭的时候,她就能拿到资料,然后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做出解药恢复成原本的身体。

现在看来,这个时间遥遥无期。


不过比她更着急的,似乎还是那个名侦探。

听说名侦探和小兰已经在半年前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

但是因为这半年名侦探都基本没有恢复过身体,所以也不知道这男女朋友关系处得怎么样。


灰原哀拿出手机,轻轻滑动屏幕。

解锁后是十八岁的她和姐姐宫野明美的照片。

逃离组织后,她一直不敢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现在终于可以天天见到姐姐了。


“小哀,她是谁……?”一个温柔的声音在灰原哀的身后响起。

灰原哀有点慌乱的收了手机,回头就看见毛利兰笑眯眯地站在她身后,身子向前微倾,黑色的发垂在了她的肩膀上,风拂过,有几丝飘在了她的脸上,痒痒的。


“那个茶色短发的女孩儿和你长的好像呀,是你的姐姐吗?”毛利兰倒是不介意灰原哀的动作,直起身来说,“你们看起来就像是柯南和新一一样。”

灰原哀咬了咬下唇,没有回答。

“没事的,没事的,小哀不想说也没什么的哦,等小哀想告诉我的时候再告诉我就可以了哦。”毛利兰眯着眼,温柔的笑着。

灰原哀犹豫了一下,说,“她们是我的表姐,宫野明美和宫野志保。”

“那哪位是明美?哪位是志保呢?”

灰原哀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拿出手机,翻到姐姐的照片,说,“黑色头发的是宫野明美姐姐,茶色头发的是宫野志保姐姐,她们和我一样是混血儿。”

“难怪看着都好漂亮啊,小哀长大后一定也是这样的美人哦。”

灰原哀的脸颊微微有些红,小手背在了后面,手指来回轻轻的摩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兰怎么来了呢?”

“我来帮新一给博士拿东西。”说罢,毛利兰举了举手里的资料。

这哪里是给博士的,分明就是她让那个名侦探给她拿的资料。

每次工藤新一变大后的持续时间和周围环境以及身体症状的记录。

没有了本来以为可以拿到的组织里的资料,所有情况的收集都变得珍贵了。


“博士有事出去了,小兰放在博士的桌子上就行了。”灰原哀指了指不远处的圆桌。

“嗯,小哀真的很懂事啊。”说罢,毛利兰将资料整整齐齐地放在了阿笠博士的桌子上,怕被风吹走,还特意在上面放了一本书压住。


灰原哀看着毛利兰认真仔细的模样,姣好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扫过眼睑,温柔得就像她的明美姐姐一样。

她从懂事的时候就被组织送往美国留学,回来时姐姐已经有了自己的恋人。

那时候灰原哀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弃的小孩一样,感觉姐姐的爱不再是只对她一个人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灰原哀想的那样,明美姐姐还是那个姐姐,姐姐总是会温柔地笑着对她说,“小哀,今天想吃什么呢?有没有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呢?”

像极了她小时候姐姐在耳边关切的喃喃细语。


“小哀,小哀,你在想什么呢?”毛利兰重新走回到灰原哀的身边,笑着问道,“博士一会儿回来吗?”

“他要很晚才回来。”

“这样啊……”毛利兰脸上露出一丝的担忧,“那小哀你的晚饭……?”

灰原哀沉默了片刻,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做,毛利兰就抢在她的前面说,“小哀,你等等我给爸爸打个电话,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去吃饭了,我来帮你做晚饭好吗?”

灰原哀张了张口,在发出了两个单音节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看着毛利兰给毛利小五郎打电话,微侧的脸上是毛利兰精致的五官。

灰原哀一直觉得毛利兰是个漂亮又坚强的女孩子,温柔,勇敢,善良,总是为他人着想。


“那个,工藤新一……”在毛利兰打完电话后,灰原哀走了过来。

“新一?小哀你认识新一吗?”

灰原哀看向旁边桌子上的水杯,茶色的短发挡住半边白皙的脸,说,“隔壁就是他家,经常听阿笠博士提到,以前电视里看过他。”

“新一呀,我也很久没见到了……”毛利兰一面说,一面看向窗外茂盛的树木,那是小时候她和新一一起种下的,现在已经超过围墙了,或许再过十年,它将会成为一株参天的大树,而那个时候,她会不会就和新一结婚了呢?

“小兰?”

“啊,不好意思小哀,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帮你做。”毛利兰忙慌张的甩甩头,感觉脸烫烫的。

“都可以的,冰箱在那里。”灰原哀指指厨房旁边的冰箱。

“呐,小哀。”毛利兰突然蹲在了灰原哀的面前,黑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灰原哀。

看着突然放大的脸,灰原哀墨绿色的眼珠眨了眨,忍不住头向后偏了偏,想要拉开一点点的距离。

这个过于近的距离让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有些加速。

“有没有人经常说你像个小大人呢?”毛利兰笑,“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感觉小哀你比我还要成熟,而且……”

“而且?”

“小哀你从来没有像柯南那样叫过我兰姐姐哦。”

“啊。”

“要不小哀你叫一叫,我真的很期待哦。”毛利兰笑着,又向灰原哀那里挪了一步,脸贴的很近,鼻尖几乎要碰到了鼻尖。

感受着对面小兰呼吸出的热气,灰原哀的脸也不受控制的跟着热了起来,眼神游移的看向一边。

“好啦,小哀很可爱啦。”说罢,毛利兰直接在灰原哀的侧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笑着进了厨房。

灰原哀呆呆的愣在原地,好久了才伸出手摸着自己刚才被亲的侧脸,像火烧一样的烫,心脏也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着。

明明小兰就像是她的姐姐一样啊!

就像是那个一直爱护她,保护她,心疼着她的明美姐姐那样。

过几天就是明美姐姐的忌日了……

灰原哀咬了咬下唇,这是明美姐姐的第一个忌日。

因为组织身份的缘故,明美姐姐没有能和父母安葬在一起,而是单独的葬在了东京郊外的一个偏远寺庙里,之后她悄悄去看过一次姐姐,但是怕被组织发现,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一年来强忍着这份思念,现在组织覆灭了,她也能安安心心地去看望姐姐了。


“小哀,小哀,你吃土豆炖牛肉吗?”厨房里传来了毛利兰的声音。

“嗯。”灰原哀整理了一下情绪,回答后也跟着进了厨房。

厨房里毛利兰已经很迅速的把原材料洗干净了,挽起袖子的手臂上满是水珠,衬着有些白皙的皮肤,看着水水嫩嫩,又软软的。

明明就是天天练空手道的啊。


“小哀,可以帮我把这个土豆切一下吗?”毛利兰从水池里拿出刚清洗好的已经削了皮的土豆,递给灰原哀,“小心不要切到手了哦。”

灰原哀点点头,从毛利兰的手上接过装土豆的篮子,不小心碰到了毛利兰湿润的手指,冰冰凉凉的,还有些湿。

灰原哀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


接着就是厨房里忙碌的工作了,灰原哀站在旁边,看着毛利兰忙上忙下的给她做着晚饭,不由得想起了去美国以前,小小的她也总是这样在厨房里看着她的明美姐姐给她做着她爱吃的食物。


所以当毛利兰将做好的饭菜端到灰原哀面前的时候,灰原哀不自觉的叫了声,“姐姐……”

毛利兰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笑着摸着灰原哀的头,轻轻揉着她茶色的短发,再向两边捋顺,将头靠近灰原哀,轻轻的说,“谢谢。”


虽然以前听那个名侦探夸过无数次毛利兰的手艺,灰原哀却是第一次吃到毛利兰亲手做的饭菜。

虽然没有那个名侦探夸得那样天花乱坠,但是有很多暖暖的味道。

细细的,绵长的,家人的味道,姐姐的味道。


“怎么样?好吃吗?”毛利兰一面说,一面将沙拉推到了灰原哀的面前。

灰原哀点点头。

“太好了,我还怕小哀你不爱吃。”

看着毛利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灰原哀将叉子在盘子里戳了戳,犹豫后说,“挺好吃的,和我姐姐做的味道很像。”

“对呢,小哀的姐姐在哪里呢?”

“明美姐姐已经去世了……”

“啊。”毛利兰显然没想到她问出了一个不太好的真相,拿在手上的叉子差一点掉进了盘子里。

看着小兰有些尴尬的动作,灰原哀说,“我没事的,兰姐姐不用在意。”

“所以你之前才不愿意叫我姐姐吗?”

灰原哀没有回答。

其实连灰原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叫毛利兰姐姐,明明之前在贝尔摩德枪下救下她的时候,她就觉得毛利兰总是像个姐姐一样的保护着她,但是她却始终叫不出姐姐这个词。

曾经以为是因为她实际年龄比毛利兰要大一岁而不愿意叫她姐姐,但是越来越多的接触后,她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除了认为是姐姐的那种感情,她对毛利兰有着更多的依赖,信赖,以及爱。

她其实真的很想每天这样和毛利兰一起吃饭,一起开心,一起有着共同的未来。

“对不起……小哀……”

灰原哀摇摇头,“兰姐姐,不用道歉,我已经接受明美姐姐去世的事实了。”

说罢灰原哀重新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没有注意到对面毛利兰眼中露出了丝丝的心疼。

“小哀啊……”毛利兰放下手中的叉子,认真地说,“其实我经常都觉得你和柯南很像懂事的大人。”

“我和江户川不同。”

“呵呵,你知道吗?说起来有点丢脸,我曾经好几次都怀疑过柯南是新一哦。”毛利兰笑着,灰原哀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幸福。

心刺刺的有点疼。


评论
热度(2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