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十年樱雨蝶裳 3 名侦探柯南 哀x兰(初恋+暗恋) 结束后步美x哀

Chapter 3


第二天上午十点,毛利兰,灰原哀和吉田步美就相聚在了米花水族馆的门口。

灰原哀看着眼前的水族馆,回忆淡淡涌了上来。

其实她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时候,她姐姐就带她来了这个水族馆。

那时候姐姐给她买了一个大大的花环戴在头上,她还嫌弃的说又不是小孩子,后来那个花环被她一直放在实验室里,但是她逃走的时候并没能带走。

在她变小前不久,她又一次独自来到过这个水族馆,不巧遇到了那个名侦探。

当时的她并没有料想到以后会和这个名侦探有如此多的接触。

那时候她正站在这个圆形隧道的尽头,抬头看着头顶鲨鱼游过。

这种黑暗阴冷的海底的鲨鱼,除了让人不寒而栗和坦然失色,又有谁会喜欢呢?

没多久就是周围人群的骚动,不远处发生了命案,而这个名侦探也顺利的将案件解决了。

灰原哀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听到旁边有个女孩子在叫那个男孩子“新一”。

现在想来,那个女孩子一定就是眼前的毛利兰了。


“小哀,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进去吧。”灰原哀身旁的步美疑惑的看了一眼灰原哀。

因为身高差不多的原因,步美大大的眼睛呈现在灰原哀的面前,蓝色的瞳孔和姐姐的眼睛颜色很像。

“小哀。”

“嗯嗯,没什么,我们进去吧。”灰原哀摇摇头,就进了米花水族馆。


里面果然如步美说的一样,在海豚馆的旁边新修了一个水母馆,外面是五光十色的玻璃,上面浮游着数千只水母。

进去后,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球,里面灯光四射,无数的水母七彩梦幻的游动着。

“好漂亮!!”步美一面说,一面愣在当场。

真的很漂亮。

灰原哀也在心里感慨,真的是难得一见的景致。


一旁的毛利兰也愣住了,呆呆的不自觉的说,“好梦幻啊,应该让新一也来看一看……”

果然小兰第一时间想到的就只会是新一。

灰原哀觉得她的心脏又突突的疼了一下。


“呐呐,小哀,我们一起去拍照嘛……”步美一面说,一面拉上了灰原哀的手。

感受着小小手心里传过来的温暖体温,灰原哀冷淡的脸上也多了一丝温暖。


“茄子~~”毛利兰一面说,一面咔嚓的按下了拍照键。

照片里灰原哀和吉田步美笑得开心,背后巨大圆形玻璃球里的水母色彩缤纷,斑斓剔透。

灰原哀看着,嘴角露出了笑容,然后默默的将照片也存储在了自己的手机里。


“呐呐,小哀你来看,为什么水母都是五颜六色的呀。”步美趴在巨大的圆形玻璃上,仔细看着里面浮游的水母。

圆形玻璃里各种各样的水母都有,有些上身像一把撑开的伞,下面只有几根细丝,而有些下面拖着很长很大的一条条尾巴,就像天女的羽衣一样飘逸。

“因为埃奎林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遇到钙离子就能发出较强的蓝色光来,这就是水母发光的原理,但水母发光的原理其实2008年的时候才研究出来,然后那几位科学家都获得了诺贝尔奖,不过步美现在看到的主要还是灯光照射的原因哦。”灰原哀走到巨大水晶玻璃球前,抬头看着在玻璃球里一升一缩游着的各种水母。

无论怎么游,永远都只是会在这个玻璃球里任人观赏。

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牢。

透明却永远无法出去。

以前的她也生活在这样的一座牢里,只是现在她有勇气打碎这透明的玻璃吗?


“听说水母出现得比恐龙还早哦。”毛利兰也走了过来,一只手抚摸上透明的玻璃球,看着水母在他的掌心游走。

“哇,那为什么恐龙灭绝的时候它们没有灭绝呢?”

“因为它们生活在深海里呢。”

“这样啊……”步美有点羡慕的看着水母,“好厉害呢……”

“不要看它们这么漂亮和温顺,其实它们可是肉食动物呢。”灰原哀说。

“真的?”

“而且水母还有毒哦,听说最厉害的毒水母可以在五秒内就杀死一个成年人。”

“啊?!!”步美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就像那个巨大的梦幻圆形玻璃会随时碎掉一样。

看着步美害怕的模样,灰原哀轻笑了一下。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小哀啊,其实我听新一说过,有一种小鱼常常躲在水母的下面,能巧妙的躲过水母触手上的毒刺,吃水母剩的残渣碎片,顺便也帮水母引来大鱼,和水母一起生活在浩瀚的大海里。”

灰原哀没有回答,灰原哀这种生物,叫双鳍鲳。

如果她是双稽鲳的话……

小兰……你愿意做水母吗?

灰原哀抬头看向毛利兰。

毛利兰还是站在玻璃前,看着圆形透明空间里,色彩斑斓的水母一上一下的游动着。

眼里的情绪,灰原哀觉得她不应该读懂。

但是却又能很轻易的读懂。

小兰,其实你是在想那个名侦探,是吗?


灰原哀咬了咬下唇。

自从乌丸组织覆灭后,那个名侦探拜访她的时间比以前还要频繁,无非就只是问一件事情,解药什么时候做好。

她知道他在着急。

因为小兰眼里流出的思念情绪,不是只有那个名侦探看在眼里,她也看在眼里。

名侦探始终认为当组织覆灭后,他就应该顺理成章的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然而,没有拿到以前资料的灰原哀知道,想要做成解药,不论她愿不愿意,这始终是一件需要很长时间来完成的事情。

组织的覆灭和她的研究进度,在资料被一把火烧尽后,现在一点点的关系都没有了,差别仅仅在于她现在在实验室里,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担心被琴酒逮住而已。

而那个名侦探,不但无法理解,甚至经常一整天的在她的实验室里看她工作。

好在那个名侦探足够安静,只是拿一本推理小说从头看到尾。

灰原哀心里虽然有些不满那个名侦探的行为,但细想过来,不过是名侦探比她更着急而已。

名侦探所有的亲人和朋友都在等着他恢复原来的身体,而她并没有一个人在等她。


“小哀,小哀?”步美在灰原哀耳边大声的叫着。

“吉田同学,怎么了?”灰原哀回过神来,问。

“我刚才看小哀露出了很哀伤的表情,步美有一点担心,还有,你有叫我吉田同学了,应该叫步美!!”

灰原哀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伸出手揉揉步美的黑色短发,“傻孩子。”

“小哀不是和步美一样也是小孩子吗?”步美不满意的嘟起了嘴,说。

“好,好。”灰原哀完全不计较。

其实灰原哀一直也有些震惊于自己的改变,看着水族馆里游动的鱼类,一年前灰原哀曾经对那个名侦探说过,在她看来小兰是温顺的海豚,大家也都爱海豚,而她只是一个从黑暗阴冷的海底逃出来的鲨鱼,有谁会喜欢鲨鱼呢?

但是似乎就是眼前这个小孩子,将她这只深海的鲨鱼给带出了水面。

灿烂阳光下,世界从此有了颜色。


评论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