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十年樱雨蝶裳 5 名侦探柯南 哀x兰(初恋+暗恋) 结束后步美x哀

Chapter 5


回到博士家,一开门不出灰原哀所料,那个名侦探已经在她的实验室等着她了。

看着柯南一如既往一脸期待的样子,灰原哀直接了当的一盆冷水泼了下去,“解药没做出来,还早呢。”

名侦探就像川剧变脸一样瞬间就一脸的失望。

如果是以前,灰原哀已经开始该干什么干什么,无视那个名侦探在那里捣腾她的瓶瓶罐罐,毕竟这是隔三差五就会上演的桥段。

今天灰原哀莫名的想问问那个名侦探。

“你真的非常想马上恢复身体吗?”

柯南显然没想到灰原哀会突然问他这样一个问题,也愣住了。

见对面的名侦探愣住,灰原哀觉得她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如果那个名侦探不是想恢复身体,那他一天到晚跑到这里来签到干什么?

只是没想到那个名侦探在推了推眼镜后,认真的回答了她。

“这一年来,我真的每天都在想恢复身体,总觉得会不会一觉醒来,这个变小的身体只是一场梦。”

“我今天和小兰去水族馆了。”

柯南对于灰原哀这样跳跃式的对话,显然没有跟上节奏,在“啊啊”了两声后,才接着说,“我知道,还有步美,你们三人一起去的,听说那里新修了一个很漂亮的水母馆。”

“是的。”

柯南尴尬得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了,那一脸不解的表情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他的内心活动,灰原哀你想要说什么?

突然,柯南眼尖的看到了灰原哀胸前挂着的海豚挂件,立即满脸笑意,那讨好的表情像极了修学旅行前要解药的样子,说,“这个海豚好适合灰原你哦。”

“不知道是谁在我以前说自己是深海里的鲨鱼的时候,没有否认过。”

柯南再次尴尬的理瓶子。


灰原哀看了看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柯南,没有再多说什么,拉开椅子坐在了电脑前继续她的工作。

见灰原哀又开始了工作,尴尬翻瓶子的柯南小心的退了出来,并且帮灰原哀把实验室的门关上了。


盯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电脑屏幕后,灰原哀揉了揉茶色的短发,一只手撑着侧脸,看向了刚才柯南关上的那扇门。

果然名侦探什么也没有想到呢……还是过于善良了一些……

这个海豚,终究不适合她……

深海的鲨鱼始终不会像海豚那样善良……

但是,哪怕以后只会是回忆,她也想和小兰一起去看看姐姐,让姐姐见一见小兰。


其实不只是名侦探,那个人的妈妈也渴望着这个解药吧。

姐姐的男朋友,赤井秀一的妈妈。

也是她的姨姨。

赤井玛丽。


灰原哀不知道玛丽阿姨是如何吃下了APPTX4869,但是后来她见过几次玛丽阿姨,玛丽阿姨的身体情况比她想象的要糟糕。

听玛丽说,一年前她开始不断的咳嗽,然后这一年来身体也不如以前,虽然在慢慢长大,但是却感觉不到身体是有年轻时的成长,反而像是在长大中衰老。

其实这个情报很重要。

因为她和柯南是年轻的身体变小了,在慢慢长大中感觉不出身体的不适和变化,但是赤井玛丽不一样,赤井玛丽在变小之前已经超过50岁了,身体本来就在逐渐衰老且特征明显,所以让灰原哀得到了宝贵的研究资料。

几乎可以说把她的研究成果推进了几年。

所以解药近一两年能做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她并没有把这个告诉名侦探。

或许也是一点点的私心吧,看着柯南那么期待的模样,灰原哀觉得她始终不想让这个名侦探这么快得到圆满结局那么快乐。

又或者,她只是想静静的多看小兰一段时间……

是的,她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

小兰始终会幸福的,所以在这之前,她还是私心的想要让自己也偷偷的幸福一下……

至少以后看着小兰幸福的笑,她也能有幸福的回忆……


将胸前的海豚取了下来,灰原哀将它认认真真的放在了一个方形的小盒子里,再将盒盖盖住。

海豚的幸福还是先放在盒子里吧。


羽田机场里,恢复成宫野志保身体的灰原哀提着行李下了飞机。

前两天和玛丽阿姨一起去了一次英国,在父母原本住的地方寻找曾经留下的一些研究资料,现在正好利用这层身份不会被小兰怀疑的回来。

看着周围睽违很久的景象,灰原哀觉得她竟有一丝忐忑,忐忑中又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不知道小兰见到她会是怎样的表情。


而且,成年人的身高看到的景象和小孩子看到的真的不一样。

小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羽田机场什么时候开了这么多免税店,那边的星空咖啡天文馆还能看见数百万颗星星。

寿司、拉面、炸串和猪排什么的传统美食店应有尽有,元太如果来了一定会从头兴奋到尾。

灰原哀嘴角挂上了连她自己也没发现的淡淡笑容,提着不多的行李,一边往出站口走去,顺便买了一张新的电话卡。


转过一个弯道后,灰原哀看见普拉达又出新款皮包了呢,她现在进去,不会再有人问她,“小朋友,你的母亲呢?”


而那对面是……芙莎绘的机场限定包包吗?

银白色的小荔枝皮上是飞舞的浅金色银杏叶。

款式虽然不是很特立独行,但是也大方漂亮。

感觉小兰会很适合芙莎绘的这款包包吧。

灰原哀站在包包前,认真的看着这个她一眼就喜欢上了的包包,感觉上面的浅金色银杏树叶就像春樱里偏偏飞舞的蝴蝶。


芙莎绘阿姨希望与和她有银杏之约的人有朝一日能再次相遇,而多年后小兰会不会想起在樱雨中默默看着她的她呢?


灰原哀买下了这个包包。


出了出站口,灰原哀一眼就看到了在焦急向四周张望的毛利兰,手里捏着手机,时不时打开看一下,似乎是在看有没有未接的电话,手机上的海豚挂件左右摇摆。


灰原哀笑了,悄悄走到毛利兰的身旁,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在毛利兰转头的瞬间,灰原哀从毛利兰的眼里看到了惊讶的表情。

然后灰原哀听到了有点结结巴巴的英语单词。

“you……are you……”

灰原哀突然想起来,她似乎并没有告诉小兰“宫野志保”会说日文,只告诉了她“宫野志保”长期在英国生活,几乎没有来过日本,然后小兰肯定是自顾自的以为她只会说英文。

“你好,毛利兰小姐是吗?我是宫野志保,我会说日语……”灰原哀笑。

“啊……啊……”听着灰原哀流利的日语,毛利兰反而像是忘记了日语怎么说的一样,“啊”了好几声也没有接出下文。

看着毛利兰有些窘迫的模样,灰原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可爱极了,明明在她变小的时候,她一直觉得小兰就像是姐姐一样的在守护着她,而她现在恢复了身体,竟然连这种感觉都变了呢。

“礼物。”灰原哀递上的刚刚买的芙莎绘包包。

显然毛利兰没想到对方第一次见面就会送她礼物,愣愣的站在原地张着嘴巴,只能发出一个惊讶的单音节。


“谢谢你平时照顾我的妹妹。”灰原哀微微一笑。

“可……可是……”

“毛利小姐你就不要不好意思啦,这也是我想要送你的礼物,我以前经常听妹妹提起你,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谢谢你一直照顾我的妹妹。”灰原哀一面说,一面将包包推到了毛利兰的面前。

毛利兰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情有可原,同样震惊的是毛利兰身旁的柯南,甚至柯南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今天一早小兰就支支吾吾的说要去羽田机场接一个朋友,但是柯南怎么想也想不通小兰有什么朋友会从羽田机场过来,在死缠烂打中知道了,小兰要接的人是灰原哀的姐姐宫野志保。

宫野志保不就是灰原的本名吗?灰原这家伙到底想干个什么?!!

所以柯南毫不犹豫地跟了过来。

远远的柯南比毛利兰,甚至是比灰原哀看到他们还要早看到的灰原哀,毕竟恢复成原本模样的灰原哀在人群中还是足够的显眼。

甚至是比柯南一年前看到的还要漂亮一些。

又或者说是成熟一些。

难道他们的身体变小了,在恢复成原本模样后,身体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长吗?

因为他自己的身体这一年多来经常的变回来,所以感觉不到,但是灰原哀原本的模样他只在一年前见到过,因为灰原真的是十八岁,而不是八十岁,所以柯南印象很深。

柯南曾真以为灰原岁数不小了。


而那个变小了身体的灰原哀,明明就是一副对这个世界事不关己的样子,现在竟然会主动送礼物给小兰!!!难道是身体恢复了性格也转变了吗?


看着旁边柯南惊讶的表情,灰原哀不是没想过柯南会一同随行,毕竟那个名侦探从来不放过小兰的任何一次单独行为。

待毛利兰不注意的时候,灰原哀瞪柯南一眼,意思是如果敢戳穿,以后就别想要解药了。

果然也算是相处了一年多的名侦探,秒懂后,立即将能吞下鸡蛋的嘴绷得像一条直线,生怕自己的一个单音节让他不能恢复成原来的身体。

灰原哀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评论
热度(1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