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十年樱雨蝶裳 7 名侦探柯南 哀x兰(初恋+暗恋) 结束后步美x哀

Chapter 7


“小兰觉得小哀怎么样呢?”

“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妹妹呢,用园子的话来说,会让人觉得他其实是一个身体变小了的姐姐,虽然她经常表现的像一座冰山,但是坚强的外表下,能感觉到她的善良和……寂寞……”

“寂寞……吗?”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毛利兰连连摆手,“其实听柯南说,小哀住在阿笠博士家还是很开心的,那个,志保你不要介意。”

“介意?”

“啊,就是,就是……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小哀平时看着其实还是很好的。”

灰原哀这才发现毛利兰是错以为她在责怪她作为亲人没有陪在灰原哀的身边,然后又怕她自责才连连解释的。

兰,你真的很善良……


“小兰,小哀经常有和我提到你。”

“我?我吗?”显然毛利兰吃了一惊,甚至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了微红的脸,“小……小哀会提到我吗?”

“嗯。”灰原哀点头,“她觉得你就像她的姐姐一样。”

“啊?这样吗?好意外啊……其实……其实我经常和园子有一样的感觉,觉得小哀有时候真的很成熟啊……”

“呵呵,那孩子只是有点早熟。”

“就是,和柯南一样,柯南是刚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小孩儿,小哀的同学,和小哀一样大,也很早熟,知道好多大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每次她们俩站在一起,我觉得有种挺那个的感觉……”

喂喂……小兰……灰原哀嘴角向上动了几下,要不要如此迅速的就把你刚才才说的要等四十年的男友这样推出去啊。

况且她和那个名侦探啊……

灰原哀嫌弃的“恶”了一声。

这边柯南刚回到博士家,莫名其妙的一阵寒战后打了个喷嚏。

这是怎么了……刚才也没吹冷风啊……

算了,不管了,干正事!!

柯南毫不犹豫的冲向了灰原哀的地下研究室。

门紧锁。

使劲拉了拉,再扭一扭,还是打不开。

要不学学安室透先生的……找个铁丝……

柯南又一阵寒战,还是不了吧……

灰原那家伙发起火来,还是怪吓人的。

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灰原APTX4869解药的研究进度啊……

明明以前他吃了解药后都会伴随有低热发烧的现象,但是今天看到灰原哀恢复成原来的身体后并没有这样的症状,难道是药物解药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吗?

啊啊啊啊!!他好想知道啊!!也好想知道现在这个解药能持续多长的时间?还是这个解药已经完成了?!!

但是今天机场里看灰原的那一脸的表情,柯南又不敢随便打电话去问灰原,因为他记得小兰说的是要陪灰原去看一个人,还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

灰原除了赤井一家,应该没有别的亲人了,而去年的这个时间,差不多是灰原的姐姐宫野明美被琴酒杀死的日子。

本来只是隐约觉得是这样,当在机场看到灰原恢复成原本的身体,也是一身黑色的裙子,柯南确定了他的推论。

所以他才会很识相的自动离开。

尽管他还是有点奇怪,为什么灰原找上的是小兰?小兰应该是不认识恢复成原本模样的灰原才对。

其实如果灰原找上的那个人是他,他似乎都能理解一些,好歹他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的,这一年来也一起经历过太多的事,甚至,宫野明美就是在他面前死去的。

难道真的像光彦那个小鬼头说的那样,女人心思总是复杂到男人猜不透?


算了!!不想了,还是给博士打个电话吧!!

听说博士是有个什么课题研究,昨天就去了大阪,还要好几天才会回来。

“喂!博士!!”电话在响了几声后,对面接了起来。

“啊?新一啊,怎么打电话给我了?有什么事吗?”对面阿笠博士的背后有一些忙碌的声音。

“博士你在忙吗?”

“嗯,在做课题的研究。”

“那我长话短说,你知道灰原的解药研究得怎么样了吗?”

“解药?你直接问小哀啊。”

柯南嘴角抽,能直接问我还拐弯抹角的打电话过来干什么呀?

“哦,对了,灰原前几天和她的阿姨回英国去了,好像是找什么资料吧,不过应该快要回来了,你到时候问她就行了呀,我怎么可能知道的嘛。”

找资料啊,那就是完整的解药并没有做出来。

阿姨?赤井玛丽吗?

听说赤井玛丽也迫切的想要恢复原来的身体,所以才会和灰原一起去英国找资料吗?听说灰原的父母以前也在英国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对哦,如果不恢复成原来的身体,灰原是没办法办理护照出国的。

真是的,他之前到底在想个什么呀?

果然是太想要解药而已。

毕竟明年的这个时候,他就要高中毕业了,也不能再这样用案件糊弄下去了。

兰呢?兰是要继续上学呢,还是……

柯南觉得他的脸开始发烫。

算了算了,别东想西想的了,还是就在博士家等灰原回来吧。


竹林深处,清幽寂静。

寺庙古朴而肃穆,未经任何修饰和涂漆的静室幽居绵远悠长。

不远处清泉淳淳流过,撞击着石头发出细微的清脆声音。


“没想到在东京郊外还有这样的地方!!”毛利兰感慨。

“我也是明美姐姐葬在这里后才知道的。”

“啊,对不起……”

“小兰不用道歉,姐姐能安葬在这里,我也觉得很安心,毕竟姐姐平时就是一个安静的人,向往着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灰原哀一面说,一面上前和寺庙的主持打招呼。

毛利兰看着宫野志保和主持交谈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曾经在她心中出现的那份灰原哀的寂寞,莫名的在眼前这个女孩子身上感觉出来了。

甚至比小哀还要多一份淡淡的忧伤。

还是是因为是大人的缘故吗?

所以小哀身上看不到的情绪,会在志保身上感觉出来。

不过志保和小哀应该是不同的人啊,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把两人联想在一起的奇怪感觉呢。

就像是当初她自顾自的以为柯南是新一一样。


“小兰。”灰原哀和主持商量了法事的事情,就走了过来,说,“小兰,可以请你和我一起给姐姐做法事吗?”

“可以吗?”

“没问题的,谢谢。”

毛利兰点点头。


整个法事过程很安静,灰原哀一直埋着头,茶色的发挡住了她墨绿色的瞳。

灰原哀知道毛利兰向她投来过几次担心的视线,但是她还是忍住不抬头,她怕一抬头,压抑了整整一年的情绪就会爆发出来。

小兰其实说得不错。

她眼里的确有她一直深藏的寂寞。

即使是认识了三位小朋友,让她感觉在重新开始她的人生,但是那份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寂寞,是怎么也消失不了的。

姐姐去世的同时,她感觉她就已经是个孤儿了……

不再有至亲的人会爱她,关怀她。

甚至,连一个亲人间的拥抱都不会再有了。

一直到小兰在贝尔摩德的枪口下救下了她。

再一次的,她感觉到了像是姐姐一样的拥抱。

温暖,安心。

甚至,不想离开。


评论
热度(1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