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1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写前面……

排雷:

1,全文18.5万字,网络只会发布一半,另一半目前不会有公开的计划,确定能接受再入坑哦……

2,CP是赤安主,不拆不逆,另外有单向ALL安情节,安室透对别人都是亲情,友情这样,只有对赤井是爱情,涉及主要人物:诸伏景光,松田阵平,萩原研二,请自行排雷。

3,网络公开部分牺牲掉的就牺牲掉了,不会再发,牺牲的原因多种,我也不会专门去改其中的个别地方,所以不用深究哒。

4,全文已经完结出本,本子长期随缘贩售,能下单就有现货,不能下单就只能随缘等我这边凑单齐了再印酱紫的。

5,通贩地址前面也放一个,之前放最后有小可爱说不好找:戳我戳我

6,有一个人很少的QQ群,有兴趣可以加一个,有事情也可以那里联系我

QQ群:985909121


-------


落樱如初


作者:皎杰




Chapter 1


在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乌丸组织覆灭几个月后,降谷零和赤井秀一开始了交往,降谷零看着手里有一些发黄的照片,不由得轻轻抚上。

照片里是一位女子,金色长发,墨绿色瞳孔,戴着一副浅紫色镜框眼镜,笑得温柔如水。

一只手搭在了降谷零的肩膀上,赤井秀一低沉的嗓音从降谷零身后传出,“是艾莲娜阿姨?”

降谷零点点头,小心的将照片放进自己的钱夹里。

放在他和赤井秀一的那张照片下面。

赤井秀一看了看降谷零钱夹里的照片,那张他和降谷零的照片是不久前在神奈川江之岛花火大会时拍的,拍照的时候降谷零一如既往有几分的不情不愿。

忍不住将情人揽进怀里,赤井秀一问,“其实我一直有些好奇,你在组织里第一次看见我时为什么露出了那样的表情。”

“怎么?做贼心虚?”

“有一点,还以为‘出师未捷身先死’。”

“你除了日本的俳句,还看中国的诗词?”

“偶尔。”

“哼,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

降谷零看向了天空。

天很蓝,头上樱花慢慢的飘落,降谷零伸手接住,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他刚进警察学校的那一年。

那时候,落樱也是这样纷飞。

那时候,他还只是降谷零。


和诸伏景光一起踏进警察学校的大门,降谷零深吸一口气,终于在从东京大学毕业后,他和景光来了这里。

一切事情源于降谷零在东京大学的一次联谊。

本来那次联谊和降谷零无任何关系,只因为景光的哥哥突然来东京大学,景光需要去陪他的哥哥,缺了一人的小团体自然拉上了和诸伏景光最好的朋友降谷零。

无任何兴趣只是凑数的降谷零,没想到在联谊上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和她的朋友坐在不远处的另一张桌子前,一头黑色的长发,如丝绸般直直的铺洒在后背,五官精致漂亮,眼睛不似日本人的棕黑色,是比他的瞳色更暗的灰紫色。

降谷零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小时候他淘气受伤,那个经常拉着他去宫野诊所的小女孩儿,宫野艾莲娜老师的女儿,宫野明美。

自从小时候和艾莲娜老师分开,降谷零就再也没有见过艾莲娜老师,以至于看见宫野明美,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让降谷零几乎移不开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宫野明美和她的朋友点了果汁,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笑得很开心。


一旁参加联谊的同学宫田用胳膊肘碰了碰降谷零,凑到降谷零耳边说,“虽然降谷你是凑数的,但是你没发现联谊的女生从你来了后,视线就都定在你身上了吗?现在你又看别的女孩子是什么意思啊?”

降谷零这才反应过来,连连说了抱歉,却心不在焉的和女生们说了几句后,视线不由自主的还是飘向了宫野明美。

不知道艾莲娜老师现在怎么样了,看宫野明美笑得这么开心,艾莲娜老师一定也过得很幸福吧……

突然好想念艾莲娜老师。

小时候不懂事,现在想起来,其实给艾莲娜老师添了不少麻烦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艾莲娜老师教会了他不同的肤色和外貌并不需要自卑,也不要觉得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他也才会交到景光这样的朋友,也才会像现在这样和同学们好好相处。


“我说……降谷……”宫田哀怨的声音。

“啊,对不起对不起。”降谷零连连道歉,有些抱歉的笑了笑,的确有点失礼。

坐在降谷零对面的一位叫深田的女生顺着降谷零的视线,好奇的转过头看了看,然后说,“黑色长发那位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学姐呢。”

一听深田这样说,其他两人也转过头去,然后有些酸溜溜的说,“好漂亮的学姐。”

“你们也很可爱的。”宫田连忙说,并且用手肘碰碰降谷零,一副你不说点什么今天回宿舍有你好看的模样。

降谷零只好笑着点点头,“嗯。”

“哎呀。”三位女生都脸红了。


这三位的学姐的话……那就是南洋大学……吗?

降谷零默默记下了,有时间或许可以问问宫野明美,艾莲娜老师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她是我们学校的?”另一位叫世野的女孩子问深田,两只手交叉撑在下巴下面,笑眯眯的准备开始慢慢八卦。

“其实入校时我有问过她宿舍在哪里,她很好心的带我去了宿舍楼才离开,是一位好暖的小姐姐……”深田说,“不过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想要向她道谢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要不降谷君,我们帮你去问问学姐叫什么名字?”最后一位叫福雬的女生笑得不怀好意,纤长的手指撩了撩披在肩膀上的卷发,眼里流露着浓浓的她很感兴趣的眼神。

“喂……”世野推了推福雬,提醒她到嘴的鸭子别自己放飞了。

“成人之美嘛,既然降谷君一直在看别人……”福雬还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时候帮了降谷君,指不定以后我们还会和降谷君成为很好的朋友呢,难道你们觉得你们会成为降谷君的女朋友吗?”

福雬纤长的手指指了指世野和深田。

世野立即秒懂,虽有失望,不过毕竟怎么看也觉得降谷零对他们没那个意思,不如成人之美一下,以后还能交个朋友,于是说,“也是……其实我只要给我朋友说降谷君是我的朋友,她们都会很羡慕我的……”

“正好我也可以谢谢她。”深田倒是注意力是真转移到宫野明美身上了。


眼看着三位小姐姐就要行动,降谷零终于发现了他身旁男人们哀怨的眼神,连忙说,“不,不用打扰她,我只是觉得她和我小时候遇见的一位朋友有点像,才多看了她几眼。”

“是青梅竹马?”世野继续笑得八卦。

“不不不,是我小时候容易受伤,那位朋友的妈妈经常帮我治伤,后来她们家搬走了,这么多年我想谢谢她的妈妈。”

“原来降谷君喜欢的是年龄大的女医生啊……”福雬贼笑着得出结论,“看来我们是真的没有希望喽。”

降谷零连忙在下面碰碰他旁边的宫田。

宫田立即厚着脸皮说,“还……还有我们呢。”

另一位联谊的男生山下附议点头。


“哎呀,你们真讨厌。”显然世野没想到对方会说得这么直接,脸瞬间红了。

“听说东大都是书呆子,我看传言有误。”福雬继续唯恐天下不乱的祸害一桌子人。

“其实……比想象中的有意思的……”深田也不再说给宫野明美道谢的事情,转过头来专心这边的联谊。


看着大家其乐融融,降谷零虽然没有联谊的意思,但是在问到的时候也是有应必答,倒是没有再看宫野明美。

一直到诸伏景光的到来。

诸伏景光进来的时候带着初春的晚风,肩膀上一片粉色的樱花花瓣缓缓飘落。

“零。”诸伏景光像是周围人都不存在一般,直接跑到了降谷零身旁,气还没有喘顺畅就问,“怎么没有接电话?”

降谷零奇怪的拿出电话,上面的确有七八个未接来电,又看了看电话的设置,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景,我开了静音,但是忘记把振动设置上了。”

“呼……真不像你……”诸伏景光倒是没有怪降谷零的意思,反而是长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福雬按耐不住了,在用纤细手指理了理卷发后,指指景光,问,“他是……”

宫田似乎是找到了邀功和展现自己的机会,连忙热情介绍,“这位是诸伏景光,本来今天应该是他和我们来的,但是因为他哥哥过来东大,所以才让他的朋友降谷零代替他来的。”

“这样……啊……原来这位才是正主……所以就不怪罪降谷君了……”福雬眼睛勾了勾,嘴角微微上扬,“也是个帅哥。”

“呐,帅哥,你有女朋友了吗?”世野也不闲着,穷追不舍的问,“虽然帅哥你看着不像是脚踏两条船的人。”

显然诸伏景光在这方面脸皮很薄,一听这样问,忙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没,没,但是也不准备交女朋友。”

降谷零赶紧拉了拉诸伏景光的衣角。

诸伏景光有些茫然的看向降谷零。


然后对面的女孩子们告诉了诸伏景光答案。

“不准备交女朋友还来联谊啊,是想玩玩儿吗?真以为你们东大的学生了不起吗?”深田说。

“别人可是东大的,哪看得起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小学校的。”世野说。

“呵,别人面子大,是连‘玩玩’的面子都舍不得给给的。”福雬说。


反应过来诸伏景光连连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不要误会……”

显然对面三位小姐姐还是误会着,连带的诸伏景光还感受到了旁边两位同学愤怒加怨恨的目光。

其实降谷零知道景光是真的不想参加联谊,会答应是因为同学的热情他不好意思拒绝,现在不小心弄成了这样也的确有点尴尬,本想帮忙,但依景光的性格又是不愿意说谎的。

然后降谷零听见诸伏景光硬着头皮说,“我真的不是看不起你们,是……是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次的联谊我真的只是……只是……”


“只是想让喜欢的人吃吃醋对吧,然后看她是不是也喜欢你?”福雬说。

“啊,原来如此!!”世野恍然大悟。

“好羡慕你有喜欢的人啊……放心吧!!我们会替你加油的!!”深田加入阵营。


降谷零秒变“豆豆眼”,眨了两下。

显然诸伏景光也同样没适应过来,莫名其妙的他怎么就由众矢之的变为了众人标榜,果然女孩子的心思他不太懂……

倒是一旁的宫田和山下适应能力很强,一看他们又有希望了,连忙不忘寻找话题聊了开来。

降谷零感慨,能考入东大的,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见那边五人聊得火热,降谷零又看向了刚才宫野明美坐的位置,只可惜那里早已空空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宫野明美已经离开了……

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知道了宫野明美是南洋大学的还好。

“怎么了?”诸伏景光在降谷零一旁坐下,见降谷零一直看着不远处的空位,问。

降谷零摇摇头,虽说他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位女孩就是宫野明美,但目前其实还不确定,所以降谷零也不准备告诉景光。

做为认识了差不多十年的朋友,诸伏景光自然也不会多问,只是看了看降谷零看的地方,便和降谷零开心的聊起天来。



评论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