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3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Chapter 3


“景,谢谢你。”降谷零忍不住说。

一直认真走路的诸伏景光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降谷零的话,转过头来疑惑的问,“零,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说!!”降谷零大大方方的将手搭在景光的肩膀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景,我们要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景光愣了愣,嘴角勾起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良久才低低的说,“嗯……”


是啊……最好的朋友……

他心里最好的朋友……

如果没有那突如其来的变化,降谷零觉得或许景光现在还会是他心底里最好的朋友……

这个最好的朋友,也许还会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那次联谊后没多久,降谷零就去了南洋大学。

南洋大学在调布市那边,距离东京大学其实不算近,但是却意外的和警视厅警察学校很近。

所以在得知降谷零要去南洋大学后,诸伏景光也提出了同行,说顺便想去看看警察学校。

降谷零想想也没什么,就同意了,路上顺便给景光说了很多艾莲娜老师的事情。


“也就是说,那个女孩子是你的青梅竹马了?”诸伏景光问,电车里有节奏的回荡着嘀嗒嘀嗒的声音。

“哈哈哈,景,怎么听着你酸酸的。”

“有……有吗?”诸伏景光连忙转过头不去看降谷零。

“开个玩笑啦,也就是小时候有过几面之缘的女孩儿,估计宫野明美现在看了我也不会认识我。”

“但是零你把别人名字记得很清楚……”

“哈哈哈,景,你真的有点酸溜溜的啊,其实我是很想见见艾莲娜老师。”

“艾莲娜老师吗?”

“嗯。”

“她很重要吗?”

降谷零的眼睛看向了他对面的窗外。

窗外的建筑一直在向后退去,间或一些广告牌一闪而过。

一直到一株株盛开的樱花树出现在了窗外,在行进的电车窗外留下一片片樱粉色。

最后,降谷零点点头,说,“嗯,很重要。”


南洋大学是一所普通的私立大学,各种设施自然比不上日本的最高学府东京大学,校舍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学校园区不大,学校的建筑却多为大正和昭和时期的,红黑的墙砖古朴而淡然,院系的牌匾微微泛黄,偶有一些西洋样式的建筑穿插在其中,校舍旁布满了郁郁葱葱还未盛开的紫阳花叶子,仿若时光留步在了这里,隔绝开了墙外那忙碌又繁华的现代城市。


“没想到东京还有这样古朴的地方啊。”降谷零一面看着周围的景象,一面感慨。

“我也是第一次在东京看到这样的地方。”诸伏景光也说。

“我去问问那边的同学。”降谷零说罢,便跑了几步上前,很有礼貌的问,“请问您知道广田正巳教授吗?”

“唔……我不知道呢……”同学皱眉想了想,说,“对不起,我是今年刚入校的。”

“没关系,没关系,我再去问问别人。”


在问了两三个人后,降谷零走了回来。

“怎么不直接问宫野明美?”

“问学校的教授比问一个女孩子更容易一些。”降谷零说。

诸伏景光想想的确是,便问,“怎么样?”

“刚才那个同学是选了广田正巳公开课的,但是听说广田教授因为资料的收集,带着他的几个学生出去旅行了。”

“那你要找的那位……?”

“听说也一起去了。”

“那就白走一趟了。”

降谷零也知道这次是遇不上了,眼里有丝丝的失落一闪而过,却也伸手搭上了诸伏景光的肩膀,说,“那我们去看看警视厅警察学校吧,指不定我觉得好了,你可以把我也给拐过去了。”

“哈哈哈哈,零你真会说笑。”


“做警察不是这么儿戏的事情。”一个略微有些低沉的声音飘进降谷零的耳里。

声音不大,速度也不快,却是字字清晰,低磁到让人忍不住心里一颤。

降谷零连忙寻声看了过去。

他和诸伏景光的附近只有一个人,明明刚才声音就在他的耳边,现在那人却和他有一段距离了,降谷零只能看见那人的背影,简单的黑色夹克,普通的深色长裤,黑色的长发上是一顶黑色的针织帽。


“零,怎么了?”诸伏景光奇怪的问,再顺着降谷零的视线看了过去,“你认识吗?”

降谷零摇摇头,却莫名的又看了一眼那个背影。

一阵风拂过,樱花散落,那人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伸出来,似乎是接住了飘落的花瓣。

有那么一瞬,降谷零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


后来降谷零还是和诸伏景光去了警察学校,一来是帮景光熟悉一下地形,二来是他本也无事,有些好奇那些未来想要做警察的人。

降谷零自认为他不是一个会全心全意为了别人的人,更不会因为要拯救那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人而自愿奉献。

其实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感觉不是很好,总觉得他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让别人不愿意接受他,让他在别人面前觉得很奇怪,偏偏倔强的他迫切的不想要有这种差别。

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了艾莲娜老师,降谷零觉得他可能当时就不会去和有失语症的景光说话,更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之前和景光说的他想要做警察的话,多多少少是有点安慰景光,让景光不会觉得他只有一个人,虽然小时候他也的确觉得警察威风凛凛的模样挺帅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已成了过往,他不会去做警察的,毕竟警察是怀揣着荣誉感和使命感,为国家和国民服务,尊重人权,公正又亲切地履行职务,严守纪律,强化互相之间的连带关系,努力磨练人格,提高能力,充实自己,保持清廉坚实的生活态度……

怎么看也和他有差别,不像是他应该去做的……

再加上高中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对警察多少有些失望,让他更不愿意去做警察。

他已不是孩提时候,既然不会做,就不会是那个人口里的“儿戏”。


只是那个人的背影……

降谷零觉得他始终有一些在意。

明明应该只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总觉得如果那个人转过身来,他的眼睛会不会就是几天前他在学校门口看到的那样呢?

和记忆中的艾莲娜老师一样的颜色。


“零?”

“啊,对不起,景。”

“没事,你怎么又走神了?”

降谷零摇摇头,想要将那个人甩出脑子,便对诸伏景光说,“我们去那边看看。”

警察学校平时都是不让其他人进入的,所以要看也只能在学校门口看看,听到里面有正在训练的学生喊口号,两人便准备绕着学校外面走一圈,结果身后传来了一个不太友善的声音。


“现在真的是什么人都能来做警察啊。”撇开说话中带着挑衅的那个语气,其实这个声音是真的好听,清磁悦耳,如幽幽山林里清泉撞击山石,只是不紧不慢中带了那么点不正经的味道。

降谷零回头看见一个人站在他的身后,那人黑色的头发微卷,一身简单的休闲服,一只手吊儿郎当的搭在旁边另一个男人的肩膀上。

倒是另一个男人觉得微卷头发的男人不应该这样说话,忙赔笑的和降谷零说,“不好意思。”

降谷零倒也不计较,只当是个小混混,转身准备离开,不料那个人又说,“长成这样做什么警察,不如去歌舞伎町的牛郎店转转。”

降谷零拳头握了握。

其实从小到大,降谷零对于他的长相听到过无数的声音,但多是对他与众不同的肤色和发色冷嘲热讽,像这样露骨到侮辱人格的话,除了高中有次打架的时候,他还是难得听到。

只是降谷零还没有动作就又听到了刚才解围那个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说,“怎么,我长这样做警察不行吗?指不定哪天我当卧底潜进去,对方被我迷住后就弃暗投明了。”

唔……难道不是在说他吗?他还是太敏感了点……

“混蛋,那是你又祸害了一个人。”两人继续瞎掰。

“好啦,好啦,阵平酱,明明就是你缠着要我和你一起来看看警察学校的,你这一脸跟吃了蟑螂一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谁吃了蟑螂?!!”

“哎呀,那是吃了老鼠吗?天啊,那么大个儿你也能吞进去。”

“你想死吗?”

“当然不想啦,我还想多认识一些小姐姐呢……”


降谷零决定彻底无视那两个人,加快了步子想要离开。

诸伏景光表情也不是很好,在看了看两个人后,知道零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便强压住心里的不快,尽管觉得那个叫“阵平”的人似乎意有所指,却是不想给零找麻烦,便什么也没说的快跑几步跟上了降谷零。


警察学校四周都是铁栅栏那样的围墙,不高,所以能从外面看见里面学生的训练。

一长列的人正拿着五公斤重的硬铝合金防爆盾牌在进行着负重训练,整齐的口号声让降谷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个是训练大家的团结心。”见降谷零多看了几眼,诸伏景光忍不住说,“也是让一个人努力到极限的训练。”

“是知道应该团结一起向前后,努力不让自己掉队吗?”

“嗯,一直到真的不行了为止。”

“不放弃,努力到极限……”

“嗯。”


又看了几分钟,降谷零问,“回去吗?”

“好。”

只是在返回去校门口的时候,降谷零看见刚才说话口无遮拦的那人,正一个人站在校门口,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黑色的眼直直的看着学校里面,就像是里面有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一样。

降谷零忍不住也看了过去,只是那里除了紧闭的大门,什么都没有。


那人没几秒也看见了降谷零和诸伏景光。

降谷零以为这次免不了一阵挑衅,甚至做好了打架的准备,不料那个人却是在看了降谷零一眼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像是从未有过刚才的一触即发一样。


诸伏景光也有些奇怪,问,“那个人怎么了?”

降谷零耸耸肩,“谁知道。”


评论
热度(1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