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预售】拂晓的矢车菊 咒术回战同人 夏油杰x五条悟 夏五

咒术回战同人

CP:夏油杰x五条悟

收录:全篇

作者:皎杰

性质:小说,原著背景,埃及相关,主咒术高专时期,HE,一定要是HE,不能天天都自己刀~

规格:A5,胶装,6万字上下,页数160P上下

预售:2021年9月30日

预售价:35 RMB/本

通贩日期:2021年10月1日

通贩价:40 RMB/本

首发CD25(成都comicday25),CD25的首发价也是35元/本,时间没意外是10月5日-6日,没有意外我也两天都在那里哦

地址:戳我戳我




试阅读

今天怎么老审核不过啊,不知道是哪里的问题,试阅读少发点

拂晓的矢车菊

 

作者:皎杰

 

 

 

Chapter 1

 

2007年2月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喂,我说杰,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喂!!”五条悟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吊儿郎当的快走了两步,见和夏油杰的距离不单没有缩短,反而越来越远,便没心没肺的吐槽,“急着去见歌姬吗?她那么弱耶!”

结果夏油杰头也没回的走得更快。

夏油杰召唤失败了,五条悟却感觉自己身后有点毛毛的,六眼的能力再一次让他体会到了不用回头也能清楚看见身后庵歌姬暴怒的表情。

平心而论,五条悟觉得庵歌姬其实长得还不错。

眼睛鼻子嘴巴都没歪,可惜是实力太弱,性格太差,声音太大,动作太野,颜艺太多,六眼还总能看见她经常藏着掖着不愿意被其他人看见的眼泪,简而言之,和夏油杰相比,差太远了。

唔……不过似乎两人也不应该放一起做比较……毕竟……杰是他的杰嘛……

 

“五条!!”庵歌姬话音落的同时,一拳头也挥了上来。

五条悟自然是睫毛都没抖一下的躲过了,再无可奈何的耸肩,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说,“歌姬,你非要再次证明一下你真的很弱耶……”

 

庵歌姬的拳头捏得嘎嘎作响,一张漂亮的脸也被五条悟气得有点狰狞。

眼看着差点就要在咒术高专自家门口上演拆房的悲剧,五条悟话锋一转,笑意吟吟的冲庵歌姬后面的人打招呼,“哟,七海君!”

 

七海建人目不斜视的越过两人,往夏油杰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

“啊……七海君……这就是你对前辈的态度吗?”五条悟表情很受伤,有那么小小的一丢丢不满。

“哼,你也有今天。”庵歌姬幸灾乐祸。

“别说得个七海君和你打了招呼一样。”

“五条悟!!”

“呀,歌姬,我先走了哦,有时间我们慢慢聊聊弱者的生存方式!!”五条悟话音落的同时,人已经跑出了老远。

“五条悟!!”伴随着怒吼,一截大腿粗的木头扔了过去。

因为是加了咒力,飞过去的木头速度堪堪赶上了五条悟。

然而在木头即将要砸到五条悟后脑的时候,木头弹开了。

 

“咦?”

“咦?”

 

两人同时发出了疑惑声。

 

“难道……我打中了?”庵歌姬不太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那个人有六眼和无下限咒术,不是会让木头自动停住吗?

难道是解除了咒术?

不,不会。

那个自大的混蛋在上次对伏黑甚尔时吃了亏后,好不容易才钻研出的,用最小限度的能量几乎不间断地释放无下限咒术,怎么可能就这样解除了。

难道是她自己突破了无下限咒术吗?这怎么可能……

但是……万一呢?

 

“喂。”五条悟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歌姬你不会在妄想什么吧。”

“啊?谁,谁妄想什么了!!”被点破了那点小心思的庵歌姬有些手忙脚乱。

五条悟却是咧嘴一笑,说,“没想到歌姬你还有点作用嘛,我最近还在纠结这无下限术式的‘手动挡’和‘自动挡’的切换能不能成功,没想到你来做了辅助的小白鼠。”

 

“五!条!悟!”庵歌姬将身旁的树连根拔起,只是抬头的时候,五条悟早已跑得没了影子。

 

五条悟这边很快就追上了七海建人,一只手哥俩好的搭在了七海建人的肩膀上。

七海建人嫌弃的看了一眼他肩膀上的“爪子”,面无表情的问,“什么事?”

“哎呀,对前辈不要总是扳着这张脸嘛。”

七海建人直接加快了速度,五条悟却像是永远都知道七海建人接下来的速度一般,“爪子”无差别的搁在七海建人的肩膀上,和七海建人并排走着。

终于在进了咒术高专的大门后,七海建人停住了脚步,再一次问,“究竟有什么事?”

五条悟立即收了“爪子”,犹豫了0.1秒后,问,“就是,你知道杰最近怎么了吗?”

 

“哈?”七海建人被五条悟问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有了表情。

难得的五条悟也觉得他的确是问了个奇怪的问题,揉了揉白色的短发,正准备一走了事,七海建人却在顿了顿后,说,“听老师说,最近埃及有任务。”

 

“七海君真是可爱的学弟啊!!”五条悟立即笑得脸上有两个粉色的小椭圆,开开心心的往教导室跑去。

看着五条悟的背影,七海建人长叹一口气。

他的这个学长的能力,不得不说,强得没边,可那性格,似乎是和实力跑了个反方向。

 

七海建人准备回宿舍休息休息。

今天的任务做得其实也不轻松,每次看着五条悟能眉毛都不抖一下就完成他们这些“普通人”花大力气才能完成的任务,心里一点波动没有肯定是假……

但是……

每个人其实有每个人的苦恼吧……

生来是强者,自然也会有强者怎么也摆脱不了的宿命……

那种承载着人类命运的责任……

不过五条悟那家伙有“责任心”这种东西吗?

七海建人觉得他想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哎呀。”才刚一转身,面前突然出现的压迫感让七海建人忍不住叫出来声。

夏油杰扳着一张脸站在七海建人的面前。

接着灰原雄从夏油杰身后探出一个头来,笑眯眯的看着七海建人,说,“七海,恭喜你完成任务。”

七海建人眉毛抖了抖,这有什么好恭喜的?还笑得就像他完成了任务,灰原雄本人能得到工资一样。

不过灰原那家伙一直是这样,倒是夏油杰……

七海建人看了几眼也没看出扳着一张脸的夏油杰在想什么,尤其是之后那张扳着的脸突然又笑眯眯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加油。”

七海建人脑子里只浮现出了一个想法,强者的世界他真的不懂。

 

五条悟是一脚踹开咒术高专教导室的门的。

教导室里坐着他的班主任夜蛾正道,双手手肘放在膝盖上,四周一如既往的空旷,背后墙上写着五条悟不认识的草书书法字体。

五条悟一见夜蛾正道就像是便秘一样的严肃表情,坐在那里感受不到周围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便三步并作两步,几个抛物线弧度的跳到了夜蛾正道的面前,再对着思考中的夜蛾正道的耳朵打了一声满怀温情和敬意的招呼。

 

看着夜蛾正道就跟便秘后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捂着耳朵怒瞪着他,五条悟觉得他心情大好了起来,手心向外笑眯眯的打招呼,“哟,下午好。”

“下午好个屁!”夜蛾正道直接一拳招呼在了五条悟的头上。

其实夜蛾正道也不知道他打到没打到,毕竟是五条家的六眼,无下限术式的使用者,反正五条悟一副他被老师狠狠修理了的模样,捂着脑袋一脸的委屈,“老师不能随便打学生。”

夜蛾正道看着就来气,再一拳。

这次五条悟闪了开去,说,“杰说总打头会变笨。”

 

“我什么时候说过?”教导室外响起了夏油杰的声音。

“呀,杰,你来啦!!”五条悟立即扑向打开门进来的夏油杰。

夏油杰面无表情的闪开。

 

“正好,夏油和五条都来了,我交代你们任务。”夜蛾正道理了理刚才揍五条悟时微微乱了的衣领,一本正经的说。

 

“终于可以带杰去公费度假了!!”五条悟欢呼。

夜蛾正道嘴角抽了抽,不理会在一旁已经拿出了手机,飞速翻查旅游攻略的五条悟,对夏油杰说,“这次的任务在埃及。”

“埃及?”夏油杰愣了愣。

“嗯。”夜蛾正道说,“你们也知道,咒力这种能源,近乎被日本独占,国外的咒术师和咒灵与日本相比极为稀少,但是有一个国家例外。”

“埃及?”

“嗯,法老的诅咒。”夜蛾正道说,“那个埃及年轻的小法老,他陵墓里的宝物震惊了整个世界的同时,也给打扰了他安眠的人带来了震惊整个咒术界的诅咒。”

“这个有所耳闻。”夏油杰说,“三千多年的诅咒,至今犹在,只是他的诅咒是人不犯他,他也不犯人,法老本人也死了三千多年了,所以咒术界一直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怎么了?难道像两面宿傩那样,木乃伊化成特级咒物了?”

“这倒不是。”

夏油杰默默松了口气。

其实咒术界的人都知道法老的诅咒,也知道这位与世沉默了三千多年的小法老,他的诅咒有多么的厉害,即使是两面宿傩,诅咒也只能通过二十根手指化成的特级咒物释放出来,他曾经回收过两根手指,一次是和悟一起,一次是他自己。

和悟一起的那一次还算顺利,而他自己回收的那一次,他是深切体会到了两面宿傩咒力的强大,即使是他这样的咒术师,也废了好大一番功夫,用一千个咒灵融合成极之番·漩涡才将手指回收。

而这位法老的诅咒,并没有依托任何咒物释放,而是谁“打扰”了他的安眠,他的诅咒便降临到谁的身上。

换句话说,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相对安全的存在。

只要没有动这个法老的想法。

 

“图坦卡蒙(Tutankhamen)的木乃伊不见了。”

图坦卡蒙正是这位文明于世界的小法老的名字。

“……”夏油杰扶额,这似乎更糟。

 

 

 

 

 

 

 

 

 

Chapter 2

 

 

 

图坦卡蒙,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第十八王朝的法老,19岁早亡,在古埃及历史上并没有多少杰出的贡献,却因为他那几乎没有被盗的陵墓,以及刻在陵墓入口和神龛上的诅咒而闻名于世。

 

陵墓入口处写着。

『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在他的身上。』

 

神龛上则是。

『任何怀有不纯之心进这坟墓的,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他的脖子。』

 

这是诅咒在明明白白写出来后,第一次让全世界的人看见它一个一个的印证了。

凡是怀有不纯之心打扰了法老安宁的人,全部死于非命。

不论是发现者,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还是参与了搬运文物工作的小小雇佣工人,无一例外全部死了。

死亡的表象虽不同,但都是非正常死亡,仔细深究后,归根结底都是窒息而亡。

之后的整整四十年,就像菅原道真的诅咒之于这一千多年的日本那样,法老诅咒的恐怖席卷着整个西方世界。

 

一直到1963年,图坦卡蒙陵墓被发现四十多年后,开罗大学医学教授伊泽廷塔谊提出了让大多数人类都信服的“科学解释”。

伊泽廷塔谊说,根据他为许多考古学家做的体检,这些人均带有一种能引起呼吸道发炎的病毒。

进入法老墓穴的人正是感染了这类病毒,引起肺炎导致的无法呼吸而死的,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法老的诅咒掐住了他们的脖子,让他们窒息而亡。

伊泽廷塔谊还说,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时间是1922年,那时候没有抗生素,最早的青霉素在1928年发现,十多年后才初步使用,得了肺炎会让人觉得是窒息死掉,在那时候看来很正常。

 

后来1983年的时候,法国女医生菲利浦提出了又一见解,她认为致命的不是病毒而是霉菌。

普通的霉菌并不会导致人死亡,但是由于法老陪葬物中有众多食物,日久腐化变质产生了化学变化,以致于产生了各种变异的霉菌,这种霉菌也引起了进入墓葬的人的窒息死亡。

在这之后之所以基本没有人因为诅咒而死亡,是因为霉菌已经散开了。

 

这样诅咒的恐惧才慢慢的变淡,渐渐的人们也将法老的诅咒看做只是古埃及法老们为了警告盗墓贼的警言而已。

毕竟现在法老的陵墓已经成为了旅游景点,也没有参观过的人因为诅咒而死。

 

只有咒术界知道,这个诅咒从未消失。

但是因为是完全不同于现在的诅咒,就像普通咒言一般,没有任何咒物所依托,咒术师无法祓除。

所以咒术界也只能不断施压给埃及的上层,让他们告知全世界这是最伟大的考古发现,让所有参观的人,对此怀以敬意,这样诅咒自然就不会发生。

 

本以为能这样相安无事到诅咒的自然消失,没想到现在图坦卡蒙的木乃伊竟然不见了。

咒术界虽没有确定的证据证明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一定是咒物,但是之前咒术界试过将图坦卡蒙的木乃伊移动至开罗的开罗博物馆,并派了三个一级咒术师前去祓除可能因为移动而产生的诅咒或者咒灵。

没想到咒术师不但没有发现咒灵,连诅咒的感知都没有,但是却发生了诅咒现象。

不论是咒术师,还是搬运的人,全部死于窒息而亡。

咒术界自然只能隐瞒了实际的情况,再让不知道的人将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运回到卢克索的帝王谷,图坦卡蒙的陵墓里,而参与运回的人,却是没有一个因为诅咒而死亡。

从此图坦卡蒙的木乃伊就静静的躺在了他的墓葬里,安详的睡着,一直到今天。

 

“所以,木乃伊是被咒术界以外的人盗了吗?”夏油杰看了一眼在旁边开心刷着“旅游指南”的五条悟,眸子微微敛了敛,冷冽的脸上也略微柔了一些。

“不,可能是诅咒师。”

“诅咒师?他不知道这个不能动吗?”

诅咒师作为邪恶的咒术师,曾经也是咒术师,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个木乃伊动不得。

难道说,他们知道动这个木乃伊的方法吗?

 

“你和五条一起去查一下吧。”夜蛾正道神情难得的严肃,再一抬头看见还在那里刷攻略的五条悟,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把这东西带去封印了。”夜蛾正道一边说,一边将身旁的金属器物扔给了五条悟。

无下限咒术让金属器物停在了半空中。

五条悟哀怨的抬眼看向夜蛾正道,就跟他面前的金属器物是透明的一样,透过金属器物控诉打扰了他的夜蛾正道。

“拿着。”夜蛾正道头上青筋跳了跳。

“天逆鉾?”五条悟的六眼终于发挥了正常人两只眼睛的功能。

“嗯,你……喂!!你干什么!!”

 

“折断它。”五条悟停下了抬脚正准备折断天逆鉾的动作,理所当然的说。

一旁的夏油杰眼疾手快的从五条悟手里把天逆鉾抢了过来。

特级咒具本就少见,不能就这样暴殄天物了。

 

“杰……”五条悟一脸的委屈,“这可是我的仇人。”

尽管夏油杰早已看惯了五条悟的“委屈”,知道这个“委屈”还没不给他甜食来得“委屈”,但是心脏也不受控制的狠狠跳了一下,只能强行转过头去,对夜蛾正道说,“这个为什么要带去那边封印?”

“因为这个本来就来自于图坦卡蒙的墓里。”

 

五条悟和夏油杰走出教导室的时候,五条悟一手搭在夏油杰的肩膀,瞅了瞅好友那张雷打不动的无表情脸,几捋刘海在风中一扭一扭的,五条悟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夏油杰扭动的刘海。

五条悟成功看见夏油杰跟猫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跳了开来。

 

“你干什么!”夏油杰按着他的刘海,表情不似刚才的平静。

“这才像杰嘛。”五条悟双手放在脑后,抬头看向天空。

天灰蒙蒙的,看着像是快要下雨了。

 

没等夏油杰说什么,五条悟接着说,“总觉得杰最近和我好遥远啊……”

 

五条悟是真的这么想的。

 

作为五条家的六眼,从出生就决定了他未来的不平凡,这种不平凡让他如同神明一般的高高在上,即使是他想平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只会俯身而下仰视着他。

一直到遇见了杰。

那是五条悟第一次看见有人平等的看着他。

仿佛他不再是五条家的六眼,不再是人人口中的最强,他只是这个叫夏油杰的人的同学。

再后来。

他成为了夏油杰的挚友。

 

而现在,五条悟却觉得,他和夏油杰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五条悟其实想过很多,只是想了半天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偏偏他也觉得夏油杰不应该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们之间就是有那么点问题了……

 

“你想多了。”夏油杰一句话结束了五条悟其实想了很久才想出的这句最委婉的“关心”。

“喂……”五条悟还想说什么,就感觉一个东西抛了过来。

天逆鉾。

 

五条悟接住,有些不解的看向夏油杰。

“你拿着,别弄坏了,指不定还有用得着它的一天。”夏油杰说。

“哈?”五条悟张大了嘴,“怎么可能,我是最强,杰也是最强,特级咒具我们自己就可以制造,谁会用这玩意儿啊。”

“没有它就去不了埃及。”

 

五条悟一愣,立即笑嘻嘻的凑了上来。

“我说刚才杰你怎么这么紧张,原来是怕不能和我一起去公费旅游啊,其实杰你不用担心,我早就把五条家的黑卡偷出来了。”

“……”

“我家里也真是的,藏着掖着的,我又用不了家里多少钱。”五条悟不满的撇撇嘴,“啊,杰,这个送你。”

一个方形的盒子以抛物线的形式扔到了夏油杰的手里。

夏油杰看了看盒子,暗红色的,普普通通,样式简单常见。

打开后,夏油杰东西还没看,倒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显眼的白色标签。

29后面4个……5个0?

290万日元?!!

还不含税?!!

 

“杰,怎么样,这个耳钉好看吧!”五条悟笑着凑了过来,先是审视一般的瞅了瞅夏油杰现在戴着的耳钉,再咧嘴笑着指指盒子里的耳钉,“虽然和你现在戴的差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个的光泽度比杰你戴的好耶,我就顺手买了送你。”

 

夏油杰闭眼盖上了盖子。

290万日元还不含税,能不好吗?

 

“杰,不能说不喜欢哦,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你的礼物!”

夏油杰嘴角抽了抽,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这是他家一年的收入。

他家只是普通的日本家庭。

 

“杰!!我先回宿舍准备了!!记得戴上哦!!”说罢五条悟就像是怕夏油杰拒绝一样,一溜烟的跑得没影了。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消失的地方,再看看手里这个“随手一挑”的礼物,轻叹口气,放进了校服的裤子口袋里。

抬头看了看越来越低的乌云,堪堪地让人也压抑了起来。

悟还是悟……

而他……

也还是他……

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

似乎越来越远了……

 

夏油杰不由得按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评论
热度(10)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