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6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Chapter 6



“第四批?”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互相看了一眼。

“嗯,一开始有两个女孩子,说是宫野小姐的朋友,敲门宫野小姐不在家里,就来问我,我告知她们宫野小姐今天一早就搬家了,她们便满脸遗憾的离开了,第二位是宫野小姐的老师,给宫野小姐拿她上次一起旅行时遗失的发夹,也是因为联系不上宫野小姐才过来的,结果过来才知道宫野小姐今天早上匆匆搬家,后来想到宫野小姐在这里也住了几年,搬家匆忙会返回来拿东西的概率很高,或者以后也可能过这边来看看,就将发夹转交给我了,让我见到宫野小姐的时候还给她。”说罢,警卫从储物柜的盒子里拿出一个发夹。

发夹是个简单的一字夹,一字夹的顶端有一朵白色的小雏菊,小雏菊中间镶嵌着一颗透亮的淡蓝色水钻。

降谷零看了看,问,“那第三个人呢?”

“第三个人就有点奇怪了,是一个年轻男人,个子很高,头发很长,戴一顶黑色的针织帽,声音低沉,面色很冷,仔细一看眼睛是墨绿色的,应该是混血儿吧,或者就是现在年轻人那样喜欢戴彩色的隐形眼镜,他直接问我的是‘宫野明美搬走了吗?’,感觉他好像知道宫野小姐会搬走。”

个子很高,头发很长,黑色针织帽,声音低沉,墨绿色眼睛。

降谷零脑子里立即就浮现出了之前的男人。

一次在东京大学,一次在南洋大学。

东京大学遇见的那个男人有一双和艾莲娜老师很像的墨绿色眼睛,头发很长,戴着黑色的针织帽,而南洋大学遇见的,声音低沉,只有背影却也是长头发和黑色的针织帽。


还有……昨天晚上在巷子里遇见的,强吻他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声音也很低,昏暗中眼睛颜色很暗却能分辨出是墨绿色,让降谷零总是觉得他就是之前他遇见过的男人。


“零?”诸伏景光的声音似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降谷零才发现他想那个男人想到走神了。

“啊,不好意思,那那个人有上去找宫野明美吗?”降谷零问。

“没有,问过后就走了。”警卫说。

“谢谢您了,那您记得宫野明美当时是一个人找搬家公司走的吗?还是有别人帮忙呢?比如宫野小姐的父母什么的……”

“宫野小姐一直是一个人住的,所以也是一个人让搬家公司搬走的,但是我看宫野小姐的东西不多,一点也不像是在这里住了几年的……”

一个人住?难道艾莲娜老师他们没有和宫野明美住一起吗?

也就是说这个公寓可能就只是宫野明美为了上大学一个人在外面租的了……

降谷零心底涌上了丝丝失望,这样看来可能很难看见艾莲娜老师了。

只是降谷零还是想不通,让搬家公司搬走的话……感觉就不应该像是这样突然断了所有的联系方法而消失了啊……

越来越奇怪了……


其实如果直接问搬家公司,也许就能有什么新的线索,比如,宫野明美搬去了哪里,但是……

搬家公司有义务为客户保密……

想要问,除非……

是警察。


“倒是宫野小姐搬家的时候,我看到了一辆超级古老的车停在街对面呢,没想到日本也有这种还能开的古董车。”

“保时捷356A。”

“哟,原来你也见过啊……那车真的是老古董了。”警卫一边说一边回味,“我小时候只在杂志上看到过……”


所以,如果要查车的车主,或者汽车购买记录,也只有警察才可以……


“景。”降谷零转过身,认真的看着诸伏景光,“如果现在报考警察学校,还来得及吧。”

诸伏景光却是深深的看着降谷零,在看了很久后,轻叹口气,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说,“嗯,零的话,随时都能考上的。”


警察学校门前。

刚准备舒展一下筋骨的降谷零,就听到了上次在警察学校门口听到的那个声音。

好听但是欠揍。

“嘁,这不是上次那个应该去歌舞伎町的人吗?还真的考进警察学校了?”

果然这人上次在说他!!

降谷零脑子里只冒出了两个字,找死。

一而再,再而三。

从小到大,看他的长相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他从小也没少因为这种事情而和别人打架,但是像眼前这个人这样连续两次侮辱他人格的,还是第一次遇见。


降谷零转身拳头就招呼了过去。

瞬间四周因为响亮的拳头声而安静了下来。

就连打人的好友和被打人的好友都没反应过来。

降谷零用了十足的力道。

被打的人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头偏向一边,蓬松的短发挡住了那半边脸,一时半会儿似乎也没反应过来。


“松田……阵……阵平酱……你没事吧……”被叫做松田阵平的人的好友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跑了几步过来扶住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甩了甩头,用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瞪向降谷零,“你干什么?!”

被松田阵平一吼,诸伏景光也反应了过来,忙拉住还想出手的降谷零,说,“零,你干什么?”

“教他怎么说人话。”降谷零面无表情的说。

“pui!”松田阵平吐了一口带有些许血液的唾沫星子,挥拳就准备向降谷零打去。

降谷零一推诸伏景光,做好了防御的动作。


“你们这群还没入校的小鬼在这里干什么?!!”一个似有雷霆万钧的声音插了进来。

显然这个声音让在场所有人的动作都僵住了,包括正准备打架的两人。

一个年龄大约四十来岁,身材魁梧,从长相就能震慑住犯罪分子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你们要反了吗?!!”男人双手叉腰,大有只要在场的人再动一下就打断他们腿的气势。

不过在场的人的确都被这位不论从气势上还是长相上都“威武”的人镇住了,不但没有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你,你,你,你。”男人指了指降谷零,诸伏景光,松田阵平和之前一直在松田阵平旁边的人,说,“赶紧滚去你们的宿舍放东西,然后出来操场集合报道!!”


四人连忙逃也似的往宿舍方向跑。

一边跑,一边两两对着话。

“阵平酱,你怎么总找别人这位金发小帅哥的麻烦。”

金发小帅哥降谷零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对诸伏景光说,“景,这里竟然是单人宿舍!!”

“看不顺眼,萩……你废话越来越多了。”松田阵平有些不耐烦的说。

“嗯,不但宿舍不错,听说食堂饭菜也比其他警察学校好。”诸伏景光和降谷零继续他俩二人世界的对话。

“嘁,就这样就觉得学校好了,肯定不知道是哪个破学校毕业的,找不到工作就来当警察了,以为警察是什么慈善行业呢……”松田阵平非要横一杠子进来。

“阵平酱……”

“干嘛,萩原研二。”松田阵平没好气的说。

被叫做萩原研二的人凑到松田阵平耳边小声的说,“那两人好像是东大毕业的,金发小帅哥更是全科目A,以警察学校历史上最高成绩入校的,听说已经内定为了教场的总代表……”


“什么?!!不可能吧……”松田阵平黑着脸看向萩原研二。

“而且,阵平酱……”萩原研二凑到松田阵平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听说你的入校科目分是最低的。”

“……”


“呐呐,两位好,我叫萩原研二,是这位没长大的孩子的好友。”在让松田阵平彻底黑了脸后,萩原研二抛弃掉正在感慨这个世界怎么回事的松田阵平,凑到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旁边,笑容满面的说。

其实降谷零对这位有点轻浮的男人的感觉好很多,也谢谢他的从中阻止,才没让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太好收场,于是说,“我叫降谷零,这位是我的好友诸伏景光。”

诸伏景光点点头,“很高兴认识你。”


“哼,叛徒。”松田阵平嘀咕了一句,加快速度往他的宿舍跑去。

见拉开了距离,萩原研二忙说,“那家伙叫松田阵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话会特别针对降谷酱你,平时他不是这样的,总之我替他道个歉,一会儿再见了哦,阵平酱!!等等我!!”

“哼,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有脸过来!!”

“哎呀,阵平酱,我姐姐说了要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啊!!”

“哼……是让我别拆房子吧……”


这边降谷零嘴角抽了抽,“降……降谷酱……”

这是哪门子的称呼?

“总感觉……那两个人都怪怪的。”诸伏景光在看着两个人跌跌撞撞打打闹闹进了宿舍大门后,感慨。

“嗯,以后离他们远点。”降谷零表示赞同。


进了宿舍,降谷零匆匆放好了行李箱和一些物品,便同诸伏景光一起回去刚才那个教官说的地方。

只是在下楼的时候,正好又碰到了刚才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人。

是叫……松田阵平对吧。

降谷零直接选择了无视,但是刚才被他揍了的松田阵平并不准备这样。

“哟,金发小帅哥。”其实松田阵平的声音很好听,清朗中带着一点磁性,只是降谷零皱了眉头。

可能是因为大学上的是东京大学法学部的原因,那里学生本就是最拔尖的,再之留学生也多,所以像降谷零这样的混血儿在里面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几年来相安无事。

现在又遇见了大学以前经常碰到的这种人,降谷零难免有些心情不太好,再加上这人说话实在让人火大,所以之前他才会没忍住一拳就揍了过去。

一旁的诸伏景光似是看出了降谷零的不愉快,拍了拍降谷零的肩膀,说,“快点,一会儿晚了又要被教官骂。”

降谷零想想也是,而且和这种人多说也无意义,便直接不理松田阵平,和诸伏景光快步往操场跑去。


显然被无视了的松田阵平更加的不开心,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偏偏这个笑还没笑到恰到好处的邪恶,就被一旁刚出来的萩原研二看见了,直接就说,“阵平酱,别总是想着干坏事,你这是怎么了,平常你不是人都懒得理的吗?现在怎么老去招惹别人,上次在门口的时候也是,你是吃错药了?”

松田阵平瞪一眼萩原研二,没好气的说,“你女人啊,这么慢。”

“还别说,我先以为警校不会有什么好女人,结果刚才在楼上就看到有几位不错的小姐姐走过去,我还热情的和他们打了招呼。”

松田阵平决定无视这个随时随地都没节操的家伙,揉了揉刚才被降谷零揍了的地方,低声“哼”了一声。


操场集合的地方早已站了不少的人,三三两两,一直到教官过来一声“立正”,所有人都自觉的排成排,挺直了腰杆。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是警视厅警察学校初任科短期课程第266期,鬼冢教场的教官鬼冢八藏。”鬼冢八藏声音洪亮有力得如他长相一般让人不容易忘记。

之后说的话更让在场的所有人无法忘记。

鬼冢八藏说,“刚才门口打架的两人出列!!”


评论
热度(17)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