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7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Chapter 7



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出了列。

显然两人出列了也一副互相看不惯对方的模样,只是降谷零目不斜视的看着教官,松田阵平则是吊儿郎当的看着除了教官和降谷零以外的所有地方。

“名字?!”

“降谷零。”

“松田阵平。”

“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啊……”鬼冢八藏翻开手上的文件夹,在找到了两个人的资料后,将两人的资料取出,从文件夹的右边放到左边,再关上文件夹,说,“所有人绕操场跑二十圈。”


“咦?!”所有人异口同声这个感慨词。


“一个教场里,不论谁出问题,其他人都要负连带责任!”鬼冢八藏一面说,一面看了看手表,“半小时后礼堂集合,入校典礼和宣誓,没跑完的就不用入校了。”


众人骂着娘开始跑步了……


降谷零心里有一丝的抱歉,但是发现即将成为他同学的人嘴里虽然发泄着,却丝毫没有针对他的意思,倒也是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他可不想这几个月警校生活的同学只有景光一人。

至于那个挑衅的人。

降谷零看了过去。

那个人跑在他前面不远,从降谷零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他三分之一个侧脸和削尖的下巴。

下巴微微在动,似乎是和他朋友萩原研二说些什么。

从整个人的感觉倒是看不出有丝丝忏悔的迹象。

就知道只是个混混而已,以后还是少接触。

正准备移开视线,不料那人竟然回头了,视线还恰到好处的和他四目相接了。

该死的。


本以为那人会说什么混账话,就像之前他们的几次见面那样,却没想那人在接触到他的视线愣了一两秒后,又毫不犹豫的将头转了回去。

这次换降谷零愣了愣,难不成这人还是多重人格?


诸伏景光也顺着降谷零的视线看了看松田阵平,然后问,“零,他怎么了?”

“没什么。”

“总觉得他是在刻意招惹你。”


其实从小到大,哪次找他麻烦的人不是在刻意招惹他。

所以也多亏了这些不知死活的人,他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实战练习他的拳击技术。


他学拳击只是个偶然的机会。

那时候他在一家家庭餐厅吃饭,电视里正在播放拳击比赛,降谷零一下就被里面热血的场景吸引住了。

在痴痴的看了一局后,降谷零感慨,“好厉害啊……”

这时一个叔叔走到降谷零的旁边,说,“小朋友,你喜欢上拳击了吗?”

小小的降谷零点点头,“感觉好厉害啊……”

“那小朋友,你想学拳击吗?”

“唔……”降谷零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被打到会不会很痛。”

“拳击可是被称为‘勇敢者的运动’,小朋友是在害怕吗?”

“也不是很怕……只是……如果一直受伤的话……”降谷零想到了艾莲娜老师,每次他故意受伤了想要去看看艾莲娜老师,艾莲娜老师都会很生气,“艾莲娜老师会不会担心我……”

虽然艾莲娜老师马上就要搬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艾莲娜老师……

“学会了拳击可是能保护自己重要的人哦……”那个叔叔说这个话的时候,右手猛然伸出来。

降谷零感觉一阵强劲的风吹过他的面部,然后眼前就是一个紧握的拳头。

仔细一看,手背和手指上都有一些不易察觉的伤疤。


“保护重要的人啊……”降谷零喃喃的说,又看向面前那个紧握的拳头,瞬间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零,想到什么了?”诸伏景光见降谷零一直没有回答,问。

“没什么,反正也就在一个学校里六个月,之后也各干各的,到毕业才会又见面。”

“嗯。”诸伏景光虽然应了,目光却是有些担心的看向那边的松田阵平,松田阵平不知道和萩原研二在说什么,偶尔肩膀抖动似乎在笑。

诸伏景光总觉得他和降谷零的未来会不会有些不一样了……


“喂,你们!!认真跑步!!不要窃窃私语!!”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最后面响起。

有人听到后连忙说,“对不起!!副教官!!”

结果被称为“副教官”的人满脸凶恶的说,“谁是副教官!!我是同期的伊达航!!”

“咦?!!”所有人发出了不亚于刚才教官让跑步时候发出的惊讶声。

“有什么好惊讶的?!!知不知道很失礼!!”

降谷零在回头看了一眼伊达航以后,对诸伏景光小声的打趣道,“的确有些失礼。”


“喂,我说!”

在话音落的同时,降谷零感觉自己肩膀多了一个重量。

降谷零惊讶的看见明明刚才还在最后面的伊达航,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还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人……很厉害。


“你很厉害吧。”伊达航说。

降谷零却是回了一个微笑,“如果是学习方面的话……”

“刚才门口的事情我看到了。”

降谷零尴尬一笑。

“不过最后当班长的还是我。”

降谷零再次尴尬一笑。


“喂喂!!前面的跑起来!!你们还想不想参加入校典礼了?”说罢,伊达航松开搭在降谷零肩膀上的手,快步跑到最前面。

显然有个别在状态外没发现伊达航是同期的人加快了步子。

反而是松田阵平放慢了脚步,渐渐和降谷零并排着,正想要说什么,诸伏景光绕到了降谷零和松田阵平之间,而松田阵平的好友萩原研二也一把揽住松田阵平的脖子,不顾松田阵平的反抗,直接将松田阵平拉开几米远。


降谷零回头看了看渐行渐远的松田阵平,四目相接后降谷零看到了松田阵平眼里的挑衅。

看来,不认认真真的打一架,这小子是会一直找茬的。

正好他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二十圈跑完后,鬼冢教场的人气喘吁吁的参加了入校典礼。

鬼冢八藏早已在指定的位置等着他的这些学生们,见没有一人落下,满意的让所有人坐下。

这是一个简单的礼堂,一层一层的楼梯前面是一个宽大的平台,平台正中央是一个宽大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花和话筒,后面的墙壁上则是警察的象征“樱花纹章”。


樱花纹章本名“朝日影”,意为“高升东天,尽扫阴霾,白日青天”。


整点钟响,在一阵掌声后,所有人起立,一位个子不高的人走了上去。

那人先是敬了一个礼,然后对着话筒说,“我是警视厅警察学校的校长胜麟太郎,初任科短期课程第266期的各位同学,恭喜你们入学,我希望你们从今天起就谨记作为警察的使命,为成为保护市民安全的警察而努力。你们应该明白,安全与秩序是市民生活的基础,是你们成为警察后要为之努力的方向。警察是一个社会贡献度极高的职业,希望你们今后能果敢的履行自己的职务。”


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诸伏景光凑到降谷零耳边,轻声说,“这个校长听说很厉害。”

“怎么?”

“知道三十年前京都鸭川的毒品交易案吗?当时就是校长像源义经击败收集千把名刀的武蔵坊弁庆那样,在五条大桥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抓住了案件的主犯,那时候他才刚入搜查课没几年,还是一个新人。”

“这样看来校长还挺厉害的。”降谷零有几分佩服的说。

“嗯,听说他退了后,就来警察学校了。”


“警察什么的,去死吧。”降谷零还没有说什么,松田阵平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一如既往的不紧不慢,吊儿郎当。

“喂,阵平酱。”看着降谷零和诸伏景光转过头来盯着松田阵平,旁边的萩原研二连忙笑着对降谷零和诸伏景光说,“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然后从只有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才能看见的角度指了指松田阵平的头。

这点降谷零莫名的赞同,这家伙指不定真是脑子有问题。

如此讨厌警察,为什么要来警察学校上学?

捣乱掀翻学校吗?


“下面,请大家有序的走上台来,集体拍照。”


整整齐齐拍了几张照片,鬼冢八藏说,“今天回去好好整理一下睡一觉吧,明早6点准时起床!!”

“是!!”众人整齐回答后散了开去。


降谷零看了看在他身后老远的松田阵平。

刚才拍照的时候,他在最左边,松田阵平最右边,距离足够远,现在松田阵平似乎也没有想要快速离开的意思,只是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有些吊儿郎当的左看右看,不知道在找什么。

“零。”诸伏景光顺着降谷零的视线也看向了松田阵平,“你还是很在意他吗?”

降谷零自然的将手搭在好友的肩上,说,“防患于未然嘛,走,回宿舍去。”

“嗯。”诸伏景光看了看降谷零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再看向因为搭上手后而过于近的降谷零的侧脸。

降谷零从小到大都很好看,完美到像是最精致的画,下巴削尖,唇很薄,眼睛极美,睫毛长到眨眼时能感觉出微微的抖动,金发不论是在灯光还是阳光下都泛着光,总是逼得他不想移开视线。

现在距离如此的近,近到诸伏景光能闻到降谷零金发上的洗发水味道,能数清楚那长长的睫毛有多少根,还有那一张一合的唇,近看唇色淡淡的,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景……景?”

“啊?怎么……”

“我才想问你怎么了。”降谷零笑,“怎么那样盯着我的脸看,又不是没见过。”

“啊……对……对不起……”诸伏景光连忙别开头,连带的声音都有些微的颤抖,“我……我……我……”


降谷零睁大了眼睛,见诸伏景光“我”了半天都没后文,索性不去追问他这个时不时有那么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好友,收回手往外面走去。

诸伏景光有些遗憾的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用另一只手覆盖在刚才降谷零摸过的地方,仿佛那里还有温存一般的不愿意挪开。

降谷零在走了几步后,发现好友没有跟上,回过头说,“景,再不快点就丢下你了哦。”


诸伏景光这才回过神来,快走几步跟上来,和降谷零有说有笑,并排着走出礼堂。


而在他们身后的松田阵平,眼里闪着些许不明的光,原本揣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抚摸上之前被降谷零打了的地方,低低的“哼”了一声。



评论
热度(1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