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琉璃花盏 1 鬼灭之刃同人,富冈义勇x灶门炭治郎,义炭

写前面……

排雷:

1,全文1.6万字,约稿文,已满足约稿时的条件,解禁全文公开……

2,CP是富冈义勇x灶门炭治郎,原著背景。

3,网络发布可能会有牺牲的,牺牲的可以我的其他地方综合了看,也可以本子看,但是原文不会更改,牺牲的原因多种,所以不用深究哒。

4,本子目前在贩,只是不在我的店铺里,所以不能和别的本儿同时购买,可以和通贩处其他本儿一起购买,地址:戳我戳我

5,有一个QQ群,里面平时没人说话,就发下新本连接,有兴趣的可以加个。

QQ群:985909121


----


琉璃花盏





作者:皎杰



Chapter 1


炭治郎觉得他总能看见那个背影。

山巅之上,青冥悬月,银光娟娟,点点繁星下飞花朵朵。

两色羽织在月下翻腾。


“哥哥!!哥哥!!炭治郎哥哥!!”祢豆子有些抱怨的声音在炭治郎耳边响起。

炭治郎睁开了眼,茫然的左右看了看,头也有点疼,他是……睡着了吗?

“真是的,哥哥!!你明明说今天要去狭雾山看你的老师鳞泷先生的!!结果睡到现在还不起来!!!不死川先生都来了!!”祢豆子鼓成了包子脸,虽是听着像是有点点小小抱怨,但也认真的把一套她新做的衣服递给了炭治郎。

炭治郎抱歉的笑了笑,说,“对不起,祢豆子,我马上就起来。”

“哼哼哼,哥哥再这样就要睡成小猪了哦,早饭我准备好了,快点出来哦。”祢豆子说完就出了门去。

“啊,对了。”在出门的刹那祢豆子回过头来,笑得好不开心,“炭治郎哥哥记得把嘴角的口水擦一擦哦。”

“啊。”炭治郎不自觉的摸向嘴角,左右都摸了摸,哪里有什么口水嘛……祢豆子妹妹越来越被他们带坏了。

看着自己可爱妹妹正在跑掉的背影,炭治郎嘴角浮上了笑容,距离上次无限城决战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在蝶屋休息了三个月后,炭治郎觉得他不便多打扰,便带着妹妹祢豆子回到了自己家里。

随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好友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

我妻善逸的目的显而易见,嘴平伊之助则是以他要体验下人类生活为目的,跟着炭治郎一起到了他们的家里。

四人一起生活的时候总是温馨快乐又惊心动魄的,炭治郎觉得他又有了以前和家人一起生活的幸福感。

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生活……

平凡又简单。

宁静得让炭治郎觉得他这一辈也许就会这样下去,曾经在鬼杀队里的一个个任务,恍若隔世。


就像那个把他引荐给鳞泷老师,让他加入了鬼杀队,以性命为担保救了他和祢豆子的人,也如隔世般,他再没有见到。


摇摇头,炭治郎迅速的换好祢豆子准备的新衣,下楼就看见我妻善逸一脸戒备的挡在祢豆子前面,他的对面是炭治郎曾经想也没想过的,竟然是他们回家后,拜访他们次数最多的风柱不死川实弥。

其实炭治郎知道,不死川先生一直对曾经想要杀了祢豆子有一些愧疚,再加上弟弟不死川玄弥的去世,不死川先生渐渐把祢豆子当成了他的妹妹,来来回回几次,不知不觉竟然就成了最常造访他们家的人。

只是每次辛苦了我妻善逸。

看着善逸如临大敌的戒备状态,如果有扫把,一定会把扫把隔在两人中间的模样,炭治郎没忍住笑出了声。

是啊……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就像曾经分别的时候,炭治郎一直认为,也许义勇先生会是他在以后的日子最有可能见到的一位。

只是已经一年,却意外的再未见到义勇先生,仔细想想,就算没有鬼了,义勇先生可能也在其他地方忙吧,毕竟义勇先生是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也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


感觉到心里涌起的失落,还有那淡淡的心痛,炭治郎连忙摇了摇头,脸上挂上了常见的那个笑容,用我妻善逸的话来说,是除了祢豆子外在这个世界上最治愈的笑容。

炭治郎向他的好朋友们走了过去。


“不死川先生,你好。”炭治郎行了个礼。

“你好。”一年了,不死川脸上的伤口虽未增多,却也还是经常吓哭路边的小朋友,偏偏小朋友一哭,他还总是特“凶狠”的瞪过去。

“谢谢您经常来看我们。”

“啊?啊……”


“炭治郎,这家伙明明就是别有用心!!”善逸指。

“哦?”不死川布满血丝的眼睛扫了过去,语调拐了拐。

“啊啊啊啊啊,小祢豆子救我!!”善逸一溜烟弱弱的躲在了祢豆子身后。

祢豆子笑,伸出手摸摸善逸的头,嗯嗯,挺舒服的,好像小狗狗,小狗狗不要怕。


看着三人自从不死川先生到来就总会上演的一幕,炭治郎上前一步,礼貌的鞠了一个躬,说,“谢谢不死川先生一直以来对我们的照顾,今天也麻烦不死川先生了。”

“不……不客气。”不死川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这小孩儿要不要总是这么客气和礼貌啊,真叫人难为情。

“那哥哥,我们就和不死川先生去城里了哦。”祢豆子笑着说,“不死川先生说城里开了我们平民也可以去的咖啡馆,馆里都是漂亮的紫藤花,老板今天还新推出了一款三角形的三层奶油蛋糕,上面插着红色草莓,听说超级好看还很好吃的。”

“嗯,注意安全,不要给不死川先生添麻烦。”炭治郎笑着摸摸祢豆子的头。

“嗯嗯,一定的,那不死川先生,您等等我。”说罢,祢豆子就开开心心进屋收拾了。

炭治郎看看旁边一脸嫉妒恨不得把不死川生吞活剥的善逸,好脾气的问,“善逸你不是也要一起去吗?”

“啊,对哦!!”善逸就好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急急忙忙的也往自己的屋子里跑去,“小祢豆子,等等我!!我也要一起去!!!”


见两人都走了,炭治郎请不死川实弥在椅子上坐下,自己也拿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不死川突然问,“听说你要去鳞泷左近次那里?”

“嗯,一会儿就去,今天是鳞泷老师的生辰。”

“这样啊……”不死川想了想说,“虽然不熟,但是也代我向他问个好吧。”

“嗯。”炭治郎点点头,疑惑的看着不死川欲言又止的样子,安静的等待不死川纠结要不要问出接下来的话。

良久,不死川终于问,“这一年来你遇见过富冈义勇吗?”

“咦?”


送走了三人,炭治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口。

不死川先生刚才说了什么?

义勇先生……不见了吗?


不死川先生说,自从最后一次柱合会议,产屋敷辉利哉宣布解散鬼杀队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富冈义勇,也没有听到过富冈义勇的任何消息。

尽管不死川先生没有说,但是炭治郎知道,不死川先生一定是在担心义勇先生。

以及,斑纹。

听说开启斑纹的人活不过25岁。


而炭治郎只觉得他在听到的瞬间,心脏不知道被什么狠狠的掐了,甚至让他觉得呼吸有了瞬间的停滞,以至于一直到送走了三人,他还呆呆的看着远处的树林。


第一次遇到义勇先生,就是在这被白雪覆盖了的树林里。

那时候义勇先生放过了变成鬼的祢豆子,介绍他拜师在鳞泷老师的门下。

对了,鳞泷老师,鳞泷老师一定知道义勇先生在哪里,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义勇先生的时候,义勇先生是和鳞泷老师在一起的。

对,去狭雾山,现在就去!!!

去了狭雾山,一定就能看见义勇先生的!!


炭治郎几乎是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仅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炭治郎就到了狭雾山,那时候午后刚过。

看着一脸疑惑的给气喘吁吁几乎站不住脚的自己开门的鳞泷老师时,炭治郎不顾一切的拉住了老师的胳膊,甚至连那只手臂以下没有知觉的手也用上了,急切地问,“鳞泷老师!!!这一年您有没有见到过义勇先生??”

鳞泷左近次一愣,炭治郎看不见戴在大天狗面具下老师的表情,急急的又问,“鳞泷老师,您知道义勇先生在哪里吗?”

鳞泷左近次抬了抬肘关节以下能活动的手臂,指指房屋后的森林深处,说,“义勇在那里。”

炭治郎怔了足足几十秒,然后手在瞬间滑落了下来,感觉全身力气都像是抽空了一样的跪坐在了地上,大口呼着气,在鳞泷左近次不解的表情下断断续续的说,“哈……就说……就说……义勇……义勇先生不会……不会……”


奇怪的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子,鳞泷左近次摇了摇头,背着手,进了屋去。

难道真的是他的年龄大了?他怎么觉得越来越弄不懂他的弟子们了啊……

一个两个多日不见,现在来了又都急得跟什么一样,就连那个不苟言笑的义勇见了他都有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不对,他们已经见过无数次鬼了……

算了,由他们去吧……

他们还能记得他这个老朽的生辰,他又有什么不能知足的呢?……


在地上呆坐了几分钟的炭治郎突然想起了他来这里的目的,见老师已经摇头进去,连忙起身,拍干净身上的灰,进了屋去。

“鳞泷老师。”炭治郎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那……那个……刚才……刚才失礼了……”

鳞泷左近次摆摆手。

“那……那个……这个是弟子带给您的……”炭治郎连忙递上之前一直放在衣服里的手信,也幸好是他一开始就放在衣服里了,要不当他到这里才反应过来忘记拿就丢脸丢大了。

“谢谢。”虽然戴着面具,但是炭治郎能感觉到自己老师是高兴的,毕竟老师一个人住在这个深山里,也没有再收徒弟,所以如果义勇先生没有来看他,就只有他会来看老师了。

义勇先生……就算来了也一定不会带手信过来吧……


“你如果担心义勇的话,可以去后面。”鳞泷左近次说。

炭治郎瞬间被点醒,给老师道了声谢,就急急忙忙的往屋后的森林里跑去。


炭治郎曾经在这个森林里学习了两年,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就像呼吸一样融入了他的身体,所以一进森林,炭治郎就感觉到了义勇先生的气息,义勇先生真的在森林里!!

几乎是不顾一切的,炭治郎冲向了富冈义勇在的位置。


芳草青碧,翠林如海,参天古树巍峨肃穆。

义勇先生一个人站在一块裂开的石头前。

从炭治郎这里看过去,背对着他的义勇先生的双色羽织在空中翻腾。

一如他这一年多来总能在脑海中看见的背影。


而义勇先生前面的那块石头,正是当年锖兔、真菰引导他劈开的那块石头。


然后,义勇先生回过了头。

炭治郎从未如此期盼的想要看清楚义勇先生的脸。

却也就在这一瞬间,闪亮的光从富冈义勇胸前四射而出,刺得炭治郎睁不开眼。

“义勇先生!!!”

炭治郎感觉他在叫出义勇先生名字的瞬间,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

这触感,和义勇先生保护了他无数次的一样。

是义勇先生的手。

莫名的,之前一直压在心里的阴郁,在这只手拉住他的刹那,炭治郎感觉烟消云散了。



评论(2)
热度(1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