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落樱如初 10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0


突然,降谷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奇怪的视线,难道是松田阵平来了?

连忙转头,但在看到身后是警察学校的围墙和铁丝网时,才轻叹口气,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

等等。

降谷零仔细看了看。

在警察学校的围墙外面的黑暗里,的确站了一个人。

从轮廓可以看出是一个比他略高的男人,其他却完全看不清楚,一动不动的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

身形莫名的有点像之前他遇见的那个怎么想都应该是同个人的男人……

那个在学校里偶遇,巷子里吻他的男人……


降谷零准备上前询问这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只是还没挪动步子,身后就传来了松田阵平的声音。

“哟,金发小混蛋。”


哼,果然这十几天的安分只是错觉。

只是降谷零在感慨完了后,发现就在他注意力被身后松田阵平的声音吸引住的时候,围墙外的黑影已经不见了!!

一点声音也没有,这动作足够迅速!

难道也是受过训练的人?

但是这样的人在这里做什么?!!


“我说,我就这么容易被你忽略?”松田阵平的声音更加不友好了。

降谷零却没有理会松田阵平的挑衅,只是拿出手机,指了指上面的时间,“迟到了三分钟。”

松田阵平一愣,降谷零竟然从松田阵平脸上看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然后又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说,“让你多轻松了三分钟,不好吗?”

话音落的同时,松田阵平一拳头毫无预警的就打了过来。

脸上一阵钝痛,降谷零甚至觉得眼睛有一瞬间看到的事物都是花的。

一瞬过后,眼前又是即将到来的拳头。

只是这次降谷零闪身躲过,对着还来不及收手的松田阵平脸上就是一拳。

这一拳虽然降谷零的身形不太好,打出的拳比平时弱了几分,却也是使出了全身力气。

松田阵平被打得差点跌倒在地上。


降谷零连忙趁这个机会后退了几步,和松田阵平拉开距离,摆出了应战的姿势,说,“真令人惊讶啊,竟然有人能吃了我的拳头还不倒下……”

“呵……那是我的台词吧……再说,我上次不也站着的?”松田阵平稳住了身形,摆出应战的姿势,并且吐出了因为降谷零刚才那一拳而被打落的假牙。

看到牙降谷零愣了愣,脑子里高中时的一段记忆浮了上来。

自从小时候遇见过那位让他对拳击有所向往的叔叔后,他便开始了学习拳击。

景光一开始是担心他,怕他受伤,也跟着他一起学拳击。

后来两人都爱上了这项运动,虽然景光在拳击方面的天赋不及降谷零,却也是不容小觑,所以没有过这方面专业训练的萩原研二打不过景光也是正常的。

只是在他们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一群人。

那群人听说是隔壁市里的拳击爱好者,因为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总在拳击比赛里拿到好成绩,就莫名其妙的看不惯他们了,便约了好些个人过来挑衅。

其实这些人大多不足为惧,毕竟比赛时都没有赢过降谷零和诸伏景光,平时没有规则的比斗更是不在话下。

虽然最后还是以降谷零和诸伏景光的胜利告终,降谷零却到现在都记得他们当时带来的一个人。

那个人两边脸上都贴着纱布,遮住了大半个脸,额头上还有一个创口贴,但是他是这群人中间唯一一个出拳不含糊的人。

降谷零和这个人一直打到最后,直到那个人再也站不起来为止,而他也只是扶着景光才能勉强站住。

从小到大,那是他打过最畅快淋漓的一场架。

也是他第一次把别人的牙打掉了。


“和我打架走什么神?!!”松田阵平一面说,一面拳头向降谷零打去!

呵,的确,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走神是有些失礼了!

降谷零嘴角一笑,也不躲避松田阵平的拳头,而是迎面而上,在承受住松田阵平拳头的同时,他的拳头也打在了松田阵平的脸上!

两人又这样来回不留余力的过了数招,势均力敌。

在空隙时,降谷零忍不住问出了疑惑了他很久的问题,“你为什么总是看不惯我?”

松田阵平没有回答,对着降谷零脸上又是一拳。

降谷零也不示弱,立即反攻一拳,然后说,“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什么看不惯我,但我一定会当上警察的,别来打扰我!!”


这次松田阵平停止了攻击,指着降谷零就说,“对,就是这个,‘我最喜欢警察了’什么的,我就看不惯你这种性格,你是真的喜欢警察才要做警察的吗?”

降谷零一愣,然后说,“说什么傻话呢,你不也是向往着成为警察才会来到这所学校的吗?!!”

“笑话!!”话音落的同时,松田阵平的拳头打了过来。

降谷零不躲也不闪,在承受了这一拳后,全力回了过去。

既然要打,就应该畅快淋漓的打!

只有打顺畅了,眼前这个男人以后才不会再找他麻烦!!

对方似乎也赞同了他的行动,不再多话,只听见安静的操场里传来你一拳我一拳的声音。


最后降谷零和松田阵平一直打到互相都不再有力气,甚至连走路都不平稳的时候,两人才很有默契的住了手。

接着两人就是无交流的各自往各自的宿舍走,又奇迹般的一路都是前后相差不超过三步。

整个过程降谷零觉得他都是靠意志在支撑他的身体,甚至连他在景光门口坐了多久才有力气敲门都不记得了。

不过想着松田阵平的宿舍还在他楼上两层,警察学校的宿舍为锻炼学生,电梯没有紧急情况一般也不会开,所以只能腿儿上去,降谷零莫名的觉得他心底里多了一点幸灾乐祸的快乐感。


好在景光大半夜的还比较警醒,感觉他才没敲几次,景光就过来开门了。

看到景光降谷零觉得他一下就安心了,只是看景光的表情,估计和他的安心相比,景光的担心大概奔向了反方向。

根据以前对景光的了解,估计又会被喋喋不休了吧,但是这个伤势如果不做简单处理的话,明天的训练可能有些困难了……

而要处理伤口,只能拜托景光……

还以为那个人只会说大话,没想到实力如此的强……

降谷零勉强一笑,说,“抱歉啊,景,我的创可贴用完了……你还有的话能给我一点吗?”

果然降谷零听到了久违的景光的喋喋不休,不过也是,自从上了大学,他就没有再把自己弄成这样过……

最后,诸伏景光还是妥协的去医务室拿药箱,让降谷零去他的宿舍里先休息……


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正准备进入,降谷零就听到了楼道里萩原研二的声音。

“天啊,阵平酱,你不会是爬不上楼梯了吧,怎么坐在这里?!”

“关你屁事,看到了就快拉我上去。”


哈哈,那家伙果然是已经爬不动了。


降谷零觉得他的心里又是一阵舒畅,进门后便靠着景光的床在地上坐下了,没几分钟就浑浑噩噩的睡着了。

醒来时候降谷零发现他躺在景光的床上,一旁的景光正在认真的将创可贴贴在他的左脸上。

只是不知道是景光贴得太认真,还是大半夜的他突然睁眼太吓人,见他睁开了眼,景光直接像是触电一样的手从他脸上弹开了,甚至还跌坐在了地上,再连连后退了几步。

“零,零,零你,你醒了?”连说话都结巴得不成样子。

降谷零看了看他身下的床,景光是将他整个人给搬上床的,衣服也没脱,又是土又是血的,没记错的话景光是有些微的洁癖吧。

“不好意思,景,把你的床弄脏了,明天我帮你洗吧。”

“啊?”隔了几秒诸伏景光才反应过来降谷零说的事情,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洗一下就可以了,再说你的伤口也不能沾水,倒是我不太好意思,刚才你敲了那么久的门我才来开门。”

“敲了那么久的门?”明明他没敲两声景光就来开门了啊。

“嗯,之前我在睡觉没有听见,后来又疑惑是谁半夜两点半会来找我而一直没有去开门。”

这种事情景光没必要说谎,难道是他在迷糊中一直都在敲门吗?

或者是……

降谷零想到了刚才他听到的楼道里的声音。

那疑惑又嘲笑的语气,萩原研二应该是刚出来看见松田阵平的,至于为什么那人会在半夜两点过出来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松田打的电话吧。

所以,会是松田帮他敲的景光的门?

看到他快要醒了,才急忙跑去了楼道……

如果真是这样,松田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糟糕……


“零?零?”

“啊?怎么?”

“不要每次我一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就装作没有听见。”

降谷零尴尬的笑了笑,他没有装作没听见,是真没有听见啊。

“以后,不要再这样和人打架了。”诸伏景光一面说,一面将消毒的酒精喷在降谷零的伤口上。

一阵刺骨的痛从伤口一直传到脊梁,降谷零“嘶”了一声,一只眼睛微眯,仿佛这样就能减轻痛苦一般的说,“慢点儿,景……”

“打架的时候怎么不想到会痛。”

“你也知道,我从不找别人茬的,再说了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已经叨念过一次了啊……啊啊啊,景,轻……轻点……”


“你这样,我会担心的。”诸伏景光放下了手里的酒精消毒水,熟练的从医药箱里拿出一块干净的纱布,将胶布剪成几条长度相同的长条贴在手背备用,然后将涂了药水的纱布覆盖在了降谷零右脸的伤口上。

一阵凉酥酥的感觉,和刚才酒精的火辣感完全不同,一对比舒服了不少,降谷零忍不住闭上了眼。



评论
热度(20)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