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通贩】拂晓的矢车菊 咒术回战同人 夏油杰x五条悟 夏五

咒术回战同人

CP:夏油杰x五条悟

收录:全篇

作者:皎杰

性质:小说,原著背景,埃及相关,主咒术高专时期,HE。

规格:A5,胶装,6万字+,页数162P

通贩价:40 RMB/本

首发CD25(成都comicday25),CD25的首发价35元/本,时间是10月5日-6日,我两天都在哦~欢迎来面基,摊位F49-50,咒术回战区

地址:戳我戳我







试阅读前面可以看预售

3好像怎么也通不过

放下4和5吧

Chapter 4


夏油杰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五条悟却是心满意足的吃着他嘴里的喜久福,表情快乐得包子脸上又有了粉红的小椭圆。

一边吃还一边口齿不清的说,“最好吃的果然还是喜久福的毛豆生奶油味……”

夏油杰明显不想和这位甜食爱好者讨论味道,在愣愣的看了几秒自己的手指后,猛然转身去了洗手台。

五条悟自然不理会挚友的离开,现在他满眼里只装得下喜久福。

只是第二个喜久福还没能入了他的嘴,他被迫接住了挚友扔过来的东西。

牙刷牙膏洗脸毛巾就像没了重力一样的在距离五条悟几毫米的地方漂浮着。

夏油杰没好气的说,“先去刷牙洗脸!”


看着夏油杰一脸嫌弃的模样,五条悟只能满心不情愿的放下了手里的喜久福,拿了因为无下限咒术还漂浮在空中的洗漱用品,讪讪的进了洗漱间。

夏油杰看了一眼桌上的喜久福,再看看自己的手指,轻叹一口气,坐回了刚才的椅子上,拿出手机来翻看开罗博物馆的资料。

五条悟从洗漱间里探出一个头来,说,“杰!!帮我拿下衬衣!!就在箱子里。”

夏油杰只能放下手机,继续他的“保姆”生涯。

“密码。”夏油杰问。

“啊?不是和杰你一样的吗?”洗漱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混着五条悟的声音,有种淡淡的清冽感。

夏油杰顺手一拨,还真的一样。

不过……


“悟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密码的?”夏油杰递上衬衣,背靠在门上,问。

五条悟胡乱的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后,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下,随手扔在了洗漱台上。

黄金比例的身材,线条诱人的锁骨,隐隐可见的壁垒分明的八块腹肌。

夏油杰的眸子暗了暗。

五条悟从夏油杰手里接过衬衣,一边穿上一边说,“六眼有时候挺方便的。”

说出口五条悟就觉得有些不对,果然看见靠在门上的夏油杰转身就离开了,忙一边扣衬衣扣子,一边解释,“杰,我不是故意的!喂!”

正准备追着夏油杰出去,结果一只脚刚踏出洗漱间的门,一件外套就迎面砸了过来。

“快点穿上我们出门了!”夏油杰说。

五条悟从外套里探出他白色的脑袋,有些不确定的问,“杰你没有生气?”

五条悟是真的有点怕夏油杰生气。

毕竟这半年来,夏油杰一天比一天不对劲,和他的距离,似乎也一天比一天远……

远到他也一天比一天的不自在。


“谁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夏油杰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五条悟。

这一瞬五条悟觉得他六眼看到的夏油杰似乎有些不同了。

好像那种疏离感……少了一些……

五条悟不由得看向桌子上那一大口袋的喜久福。

就说昨天杰怎么两个旅行箱,原来是装了喜久福啊……

也就是说,之前他找不着夏油杰,夏油杰其实是去仙台买喜久福了嘛……


五条悟忍不住笑出声来。


夏油杰不理会那个时不时就发疯的五条悟,只是眼睛不受控制的看向了五条悟敞开的领口。


夏油杰喜欢五条悟。

这是半年前,在他以为五条悟死掉的时候,深刻感受到的。

那是一种世界瞬间崩塌的感觉,全身无力,仿佛灵魂都不是自己的。

一开始夏油杰是被自己的这个认知吓了一跳,再后来,他觉得他的这个认知可能有点不对。

他对五条悟不一定是喜欢,也可能只是承认五条悟是他刻入了灵魂的挚友。

本以为“挚友”会这样持续下去,结果没过几天五条悟光着身子从浴室里出来问他借衣服,他才确定了他的确是喜欢五条悟。

因为他对着他的“挚友”,有了欲望。

甚至在之后连续几天晚上,夏油杰睡得都不安稳。

他始终在睡梦里,幻想着和五条悟发生不可能存在的关系,甚至能清晰的看见五条悟在他身下的那张充满了情欲的脸。


所以这半年,他和五条悟疏远了一些。

他也知道,五条悟早已发现了他的疏远。

至于原因……

估计悟那个没心没肺的人,一辈子也想不到吧……


既然夏油杰说了,五条悟动作很快的便收拾好,临走前不忘席卷一空桌上的喜久福,一直到嘴里又被夏油杰塞下了面包,才极其不情愿的把剩下的喜久福放进随手拿的口袋里。

今天一天他可以慢慢吃。

五条悟笑得跟拯救了世界一样。

夏油杰侧目看了看身旁的五条悟,不自觉地也笑了笑。


五条悟的六眼自然是看到了,心情更好了,伸手搭上夏油杰的肩膀,大有半年前两人好到不能再好的架势,和夏油杰开开心心的去了开罗博物馆。

果然硝子没有说错,旅游会让人心情变好啊……

不过为啥那个宅女硝子会知道……

指不定是那个很弱的歌姬告诉她的……

唔……算了……

杰开心了就好。


两人打车很快就到了开罗博物馆。

开罗博物馆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埃及文物博物馆,一层文物是按年代顺序展示,自古埃及法老时代到罗马统治时代,二层则是两人这次的目的地。

图坦卡蒙陵墓里出土的文物展览。


“第一次在日本以外的地方看到这么多咒灵。”下车后,夏油杰说。

五条悟见怪不怪,“杰,不觉得正好可以被你吸收了吗?其他地方可没这么多现有材料。”

夏油杰却没有立即回答,过一会儿才说,“他们并没有什么恶念。”

“咒灵是人类负面能量所形成的咒力,因为无法控制所以导致溢出,最终累计沉淀形成了咒灵,负面的能量能有好的吗?”五条悟没所谓的说。

“不能这样绝对,也许会遇见……”

“我说杰……”五条悟就跟看什么一样的看着夏油杰,“你的‘正论’不是要祓除咒灵拯救弱小的人类吗?现在怎么了?!”

夏油杰像是也才反应过来,愣了足足有五秒。

五条悟看了过去。

夏油杰垂着头,几捋刘海一如以前一样在微风中微微浮动。

只是那表情,似乎不太好。

又是那种五条悟很讨厌的距离感……


“好啦!你不想祓除就不要祓除了!我看咒灵那团黑东西,估计味道也没法和喜久福比。”五条悟拍了拍夏油杰的肩膀,“反正有我在。”

夏油杰看了看五条悟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没有再说什么的就进了博物馆。

五条悟跟在后面,两人直接上了楼去。


二楼有图坦卡蒙的主题展和主要法老的木乃伊陈列室。

曾经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也被移至这里,后因为不明就里的诅咒,不得不把木乃伊移回帝王谷。

所以两人准备也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的咒力或者咒术。


“悟,帐。”

“没问题。”五条悟话音落的同时,黑色的屏障自空中慢慢覆盖下。

“帐”和常说的“结界”差不多,一般说来是用来隐匿术师与咒灵的战斗,保护现实以及非术师,不过能比“结界”多一些附加限制条件,但是这个限制条件也不是所有术师都能做到。

五条悟做的就是最简单的“帐”。

帐里安静异常。

刚才两人下车看见的一堆咒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能的感觉到了两个最强咒术师的强大,默默的都躲了去。

夏油杰放出了一个咒灵。


五条悟一看见咒灵,整个人的表情立即不愉快了。

五条悟指着咒灵,语气里有些哀怨,“杰,这是你什么时候吸收的?”


在两人面前,是一个男性咒灵。

咒灵一身淡青色的浴衣,浴衣上印着鸢尾草的暗纹,黑色的长发如墨一般披散在身后,犹如一抹深水溪流。

五官漂亮得挑不出一点毛病,左边眼角下有半边的彩色蝴蝶翅膀,在白得几乎透明的皮肤上,艳丽异常。

与其说他像咒灵,不如说他像翩然而至的谪仙。


“啊?就是前段……”

“关你什么事。”

夏油杰张口还没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就响起了。

毫无疑问是眼前这个漂亮到没朋友的咒灵男子,接着那双清冷的眼睛就扫向了五条悟。

五条悟清楚的看见了里面对他的不屑。


五条悟嘴巴长得老大,五分钟没合上。

这……这……这……!!

竟然有这样的咒灵!!!

而且这个咒灵知道在对谁说话吗?

他可是最强的咒术师!!


显然咒灵男子对五条悟没有什么兴趣,眉眼微挑,冷着一张脸看向夏油杰,说,“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夏油杰说,“这里的咒灵有些奇怪。”

咒灵男子闭上了那双清冷的眼睛,五条悟看见有柔柔的咒力自男子身边缓缓散开,再分散成极细的丝线向四周延伸。

就像缓缓流淌的溪流一般。


Chapter 5


五条悟看了一会儿,小碎步挪到夏油杰的身旁,低声说,“它不像一般的咒灵,竟然有被你吸收了还这么不听话的咒灵。”

夏油杰只感觉五条悟白色的头发蹭到了他的侧脸,痒痒的,埋头就看见五条悟映在纯黑墨镜上的白色睫毛,心脏猛然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忍不住后退了小半步,说,“它没有被我吸收。”

“哦……原来是没有被吸收……没有被吸收?!!”

五条悟震惊的连墨镜都从鼻梁上垮了下来。

“杰你竟然没有吸收咒灵,就把咒灵带在了身边?!!”


“不行吗?”那个清冷的声音再一次没有温度的响起。

五条悟直接不理会那个几乎能让耳朵怀孕的声音,拽着夏油杰,再指着那个收了咒力,双手抱胸,一脸冷淡却有有着一张无法被人忽视的脸的咒灵说,“没吸收就带在身边,杰,这样会很危险!!谁知道这个咒灵会不会在半夜吞了你啊。”

被指控为会吞了夏油杰的咒灵眉毛抖了抖,像杏仁一般狭长的眼尾微挑,淡蓝色的瞳仁扫了扫五条悟。


夏油杰却是笑着介绍,“这是茯涟,是江户川接受了千百年来人类过量的咒力,而形成的有智慧的咒灵。”

“江户川?!”

“负面情绪的话……”夏油杰凑到五条悟耳边,先是眼睛不自觉的看了看五条悟的耳朵,喉头滚动,吞了吞口水,再压低了声音说,“估计是有人类跳河自杀啊,或者河水泛滥啊什么的吧。”

五条悟只觉得耳朵突然痒痒的,夏油杰说话时候的气流轻轻的扫过他的耳廓,再加上五条悟总觉得夏油杰的声音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低低的略磁,有些挑逗的意味,莫名的引得他的心尖儿有点痒痒的。

奇怪了……


“说够了?”茯涟淡蓝色的瞳孔微眯,脚虽然是站在地面的,却给人一种他并不是因为重力而站在地面的感觉,而是浮在空中脚却正好碰着了地面。

五条悟一弹手指,用「苍」真的把茯涟脚下的那块地面给轰了去。

哼,果然是不受重力影响的。


只是五条悟还没感慨完,一个水柱从五条悟的头顶浇了下来,五条悟瞬间成了落汤鸡。

全身湿溜溜的五条悟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他可是无时无刻保留着无下限术式的……除了毒应该没有东西能击中他才对!!

难道……

“领域?!”

五条悟睁大了眼,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拉进领域里的!!

茯涟冷笑了一下,“就这样还说自己是最强?”

“茯涟。”夏油杰说,声音略微有点低。

五条悟听出来了,夏油杰似乎是有点不高兴。

茯涟像是也察觉到了,没有再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看着茯涟漂浮在自己制造的坑上面一动不动,五条悟有几分得意。

哼,果然还是怕被杰祓除吸收了吧。


“擦一下吧。”五条悟感觉一件衣服盖在了他的头上。

有淡淡的寺院里熏香的味道。

五条悟也不介意,拿着衣服胡乱的在头上擦了擦,感觉头发没有滴水了,才想起来问,“杰你最近还喜欢去寺院里?”

“嗯。”夏油杰从五条悟手里拿过衣服,随意的将衣服袖子像腰带一样系在腰间打了个结。

“哈哈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个信神信佛的人?听灰原提起时我还嘲笑了他。”

“也就……偶尔。”

五条悟看出了夏油杰其实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他本也就随便问问,自然也没上心,反而是有些警惕的看着茯涟。

茯涟一脸淡然的现在那里,就像是刚才发生的事都和他无关一样。


“茯涟,刚才查到了什么?”夏油杰问。

“有一个不是咒灵的咒灵……”茯涟说。

“哈?”五条悟张大了嘴,一如半年前接到“星浆体”任务时吐槽夜蛾正道那样,凑到夏油杰耳边窃窃私语,“果然这是个没脑子的咒灵。”

本以为夏油杰会像半年前那样和他一起吐槽,结果夏油杰却一本正经在说正事的表情问,“为什么这样说?”

五条悟看了夏油杰一本正经的脸两秒,心里没来由的失落了一下,再无聊的耸耸肩,一副爱听不听但是又只能听的模样,懒懒散散的看着茯涟。


茯涟说,“能感受到是咒灵,但是咒灵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咒力。”

“你是说本来应该附身在别的东西身上的咒灵,被其他什么东西附身了?!”五条悟插话,“哈,杰,你收的这个咒灵真是有意思。”

“对,就是被附身了这种感觉。”茯涟说。

五条悟嘴角抽了抽,这个咒灵没听出他的嘲讽吗?

咒灵怎么可能被别的东西附身,它本就是灵体了。


“我们过去看看。”

显然每次应该和五条悟站在同一战线的夏油杰信了。

五条悟抬了抬全黑的墨镜,没有说话。

“悟?”在走了几步感觉身后五条悟没有跟上,夏油杰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问。

五条悟没有回答,快走两步超过了夏油杰,直直的往铺好了帐的前方走去。

夏油杰背着光,眼眶有些深邃,眼里扫过一丝失落的情绪,只是在眨眼后便消失了,叫了一声“茯涟”,就跟在五条悟的后面往前走去。


五条悟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优雅的女声缓缓响起。

声音很轻很柔,像山泉敲击着岩石,又像春日里那一声声山雀的叫声,清心悦耳又带着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的淡淡威严。

明明说的应该是听不懂的语言,但是在传进脑子里以后,清晰得能听懂每一个字。


「神在造化之初,在创万物之先,就有了我

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就位

尚没有深渊,我已诞生

大山未曾稳固,小山尚未成形,我已诞生

神未创造大地或田野,还未创造世上最表面的尘土,我已诞生

当他立天堂,我在那里

当他在深渊的周围划界限

当他在苍穹增云彩

当他在深渊固根基

当他为沧海下规矩

当他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与他一起成长的我,就在他身边……」


“这是什么?”五条悟问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的夏油杰。

“古埃及的箴言,拉神和拉神的心,他们一起创造了这个世界。”夏油杰说。

“哟哟哟,不愧是杰,知道的真多。”

夏油杰却是看着五条悟,似乎是想从五条悟脸上看出五条悟究竟在想什么。

五条悟被夏油杰看得有几分不自在,莫名的觉得心跳似乎快了点。

其实最近五条悟经常有这种感觉。

在这半年夏油杰和他的关系若即若离的时候,其实也有五条悟自己的原因。

五条悟总觉得半年前经过了生死战后,他和夏油杰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同了。

之前听人说经过了生死,他们看这个世界会不同。

从小就是“最强”的,五条悟觉得他从未理解也没有必要去理解,除了时间怎么可能会有其他的东西能杀死“最强”。

但是半年前他深刻感觉到了,最强的他也是会死的。

所以最强的他学会了反转术式,同时也感受到了在这个世界的畅快无比。

他依旧是最强。

总有没大脑的人说他比同为最强的夏油杰还要强。

五条悟自然不这么觉得,他和杰都是最强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夏油杰听到了同样的话,然后夏油杰相信了,因为夏油杰给他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他们之间不再像以前那样。

在一次祓除任务中,有个咒灵说“人和人之间是会嫉妒的,他就是因为一个人嫉妒到想要杀死另一个人而诞生的”。

五条悟不信。


因为夏油杰不是嫉妒他,是躲着他。

原因不明。


五条悟觉得他当时脑子一定有坑,竟然信了庵歌姬的,说中二少年思考的事情很多,让他不要去打扰杰。

杰要他一个人做任务,他就一个人去做,杰自己要单独做任务,他也绝不打扰。

然后五条悟发现,他越不打扰杰,杰就离他越远。

所以他后悔的再次黏上杰了。

但是总感觉杰和他还是越来越远。


这时,在一尊拉美西斯二世的雕像后面,隐隐的出现了一个咒灵。

咒灵只露了半边的脸和身子,却是能看出她极美的长相,眼角画着上挑的浓黑色眼影,宝石穿成的饰品戴在黑色的长直发上,身上是曳地的洁白裙子。

古代埃及贵族女性的服饰。


“最近咒灵是怎么回事?”五条悟说。

“怎么?”

“咒灵不应该都是这个画风吗?”五条悟随手抓了一个在一旁探头探脑好奇的小咒灵。

小咒灵两眼凸出,身体比例不均衡,肚子极大,下面的腿像蜈蚣一样密密麻麻,在被五条悟抓到后,似乎是感觉到了五条悟强大的咒力,全身被吓得瑟瑟发抖。

“杰,不可以外貌歧视哦。”夏油杰笑,并上前了几步,“我过去看看。”


五条悟耸耸肩,扔掉了手里瑟瑟发抖的咒灵,双手抱胸,薄薄的唇微启,“喂。”

一直在一旁没有动的茯涟转过头来,淡蓝色的眸子看向五条悟,白得透明的脸颊上,眼睛下方的半边蝴蝶翅膀闪着微光。

“你接近杰,究竟有什么目的。”

茯涟没有回话。

五条悟也知道这个咒灵不会搭理他,抬手取下黑色的墨镜,一双蓝得如天空般幻彩透明的眸子看向茯涟,白色的睫毛微微抖动。

五条悟说,“你以为我会觉得有善良的咒灵吗?不管你接近杰有什么目的,一但你做出了超出我认同范围的事情,我立刻会将你祓除。”

顿了顿,五条悟说,“我是最强的。”


茯涟淡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波动,仿佛五条悟说话的对象并不是他一样。

五条悟也不计较,重新戴上了墨镜,伸了个懒腰,说,“杰也是最强的哦,所以你那点小心思收好了。”

这次茯涟有了反应,目光移向了夏油杰,“我知道。”

说罢,转眼便到了夏油杰的身后。


五条悟看着茯涟和夏油杰站在了一起,甚至连五条悟自己都觉得那画面有一点赏心悦目。

一如之前他每次那样站在夏油杰身旁一般。

虽然每次庵歌姬只会嫉妒的说他们是“臭味相投”。

只是之前那种莫名的心脏一突一突的不舒服感又涌了上来。

哼,不过是一个咒灵,嚣张什么。

咒灵有什么资格和杰站在一起!

能和夏油杰在一起的,只有他五条悟!






评论
热度(6)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