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琉璃花盏 3 鬼灭之刃同人,富冈义勇x灶门炭治郎,义炭

2不明原因牺牲,微博和晋江可看

Chapter 3



和炭治郎越来越难为情的表情比起来,在另一面的桥姬脸上的表情可谈不上好看。

因为富冈义勇转了四十五度的角,桥姬在能看见两人侧脸的同时,也能清楚的看到两人现在正在进行的动作,甚至连炭治郎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两个人明明是男人!!男人!!!

为什么男人被男人碰触,还能这样一脸幸福的表情!!!

桥姬嫉妒得几乎要咬碎了好看的银牙。


桥姬本是和丈夫一起住在宇治河边的普通人,因为丈夫的出轨和抛弃,投河而死,千百年来才化了鬼身,在河边等待漂亮的男人和女人,引诱他们投河后为自己的饵食,尤其是喜欢找宇治河边热恋的情人,看着男人抛弃了自己的恋人为了她投入河中,她只会愉悦至极。


但是,如果有恋人会无视他的引诱,甚至是看穿了她,她则会狂暴不安。

比如,现在。

她看到了她最讨厌的恋人相爱时幸福的表情,即使其中一个人至始至终只是板着那张脸,但是她觉得她就是看到了!!这种感觉让她想要发狂,想要不顾一切的拆散他们!!!


这时,四周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纹路,如佛境一般炫彩华丽又庄严肃穆,覆盖在了满天的琉璃花海上。

富冈义勇放开了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的炭治郎。

重新能呼吸的炭治郎在喘了几大口气后,来不及问义勇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解的看向了周围。

这个类似的景象他见过,在第一次遇见鬼舞辻无惨的时候,珠世小姐用了这个血鬼术帮他脱身。

惑血·视觉梦幻之香。

只是那时候的,比现在更加的华丽炫目,精致美丽。


“这边。”珠世说,然后优雅的侧身,示意他们可以一起走这边。

富冈义勇没有犹豫的走了过去,反而是炭治郎满脸通红犹豫的看向了富冈义勇,见义勇先生头也没有回的就直接向前走了去,他急急抬头看到的也仅仅是义勇先生的背影,连忙小跑的跟了过去。


幻影散去,眼前是一座古朴的日式房屋,没有华丽的雕梁画栋,简单却也干净整洁,让人舒心。

这里就是珠世小姐的新家吗?

炭治郎有点高兴,知道珠世小姐不但活着,还过得不错,真的是超出了他意想之外。

看着前面义勇先生已经不客气的走了过去,炭治郎觉得心里怦怦跳得厉害,忙用手按住心脏的位置,在心里不停的说,义勇先生刚才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义勇先生之后一定会告诉他原因的。


然而,一直到珠世小姐请他帮忙在山后拿药材,炭治郎才看到,珠世小姐的房子竟然是在一片紫藤花的前面。

而义勇先生……不要说解释了,至始至终没有和他说一句话,甚至……连看也没有看向过他。


失落的道了别,炭治郎走向了身后的紫藤花谷,满目的紫色让他想起了他加入鬼杀队时候的情景。

一切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待到炭治郎离开,珠世才笑着和富冈义勇说,“你们是来自未来的吧。”

富冈义勇点头。

“我未来……”

富冈义勇再次点头。

“也好……”珠世坐在了和室前面的地板上,紫色的鸢尾花和服精致美丽。

“如果没有你,我们杀不了鬼舞辻无惨,所以,我代表鬼杀队,还有主公,以及所有人,谢谢你。”富冈义勇郑重的鞠了一个躬。


“其实不用这样。”珠世连忙还了一个礼,视线便转向了屋子后面的紫藤花海,“我并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个不知道为什么会活着的鬼而已……”

“为了以后会出现的爱你的人,请务必好好活下去。”富冈义勇说。

“你发现了?”

富冈义勇却没有再说话,顺着珠世的视线,也看向了紫藤花谷的深处。

隐隐的,还能看见一点炭治郎的身影。


“桥姬是我故意引来的,如果刚才不是你们突然出现,我可能真的已经不在了……”珠世淡粉色的眸子上覆上了一层氤氲,沉默了很久,说,“但是……你们出现了……我看到那个孩子因为我还活着哭得那么开心,虽然不知道未来的我和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瞬间我有了想要活下去的希望……”

“炭治郎……”

“你很喜欢那孩子吧。”珠世温柔的看向富冈义勇。

富冈义勇没有回话,他还是只是看着炭治郎消失的地方。

风轻轻的掀起双色的羽织。


珠世在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后,用手指着自己左边额头说,“那个孩子这里的痕迹,是斑纹吧。”

富冈义勇点头,“天生的。”

天生的,也就是说,会有很大的概率活过25岁,甚至是……能得善终。

就像继国缘一一样。

只是……他可能看不到那一天了。


“你也有斑纹,是吗?”珠世说。

富冈义勇奇怪的看向珠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珠世看懂了他在问她为什么会知道。

“呵呵呵……物以类聚的猜测而已……”珠世笑,很温柔,淡粉色的眼仿若琉璃。

“你……”顿了顿,珠世问,“想要活下去吗?”


富冈义勇并没有回话,他又一次看向刚才炭治郎消失的地方。

那里是大片的紫藤花,像一片紫色的瀑布自天际倾泻而下,云蒸霞蔚般繁盛艳丽。

最后,富冈义勇说,“早点离开这里吧,你是鬼,这里对你不好。”

“谢谢。”珠世也看向了那一大片的紫藤花海,悠悠的说,“其实我一直很想去江户的浅草,听说德川将军重建的浅草寺后面有一片广阔的琉璃花海……”

“那里未来也很美。”

“谢谢……”


两人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那一片紫藤花海,看见炭治郎慌慌张张的从那一片紫藤花海里跑了回来。

炭治郎一边跑,一边惊慌失措的说,“义,义,义勇先生,珠,珠,珠世小姐,我,我,我,我为什么不能拿任何东西啊,也碰不到任何东西?啊,不对,我刚刚明明有碰到义勇先生!!但,但是……”

富冈义勇对珠世鞠了个躬,便向炭治郎跑过来的方向走去。


炭治郎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富冈义勇的怀里,脸使劲的在富冈义勇的脖子上蹭了蹭,手也狠狠的抱住了富冈义勇的腰,在无数次确认了他真的能摸到他的义勇先生的时候,才发现他现在的样子有些太失礼了,连忙从富冈义勇身上弹了开来,非常不好意思的说,“对,对,对不起,义勇先生,我……我……”

“炭治郎。”

“是!!”

富冈义勇的手轻轻的覆盖在了炭治郎的头上,认真的梳理着炭治郎的发。

炭治郎吓得一动不动,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义勇先生,脑子里不知道怎么突然浮现出了刚才义勇先生亲吻他时的画面了,就像是慢动作一样,在他的脑子里一点一点清晰地浮现出来。

那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义勇先生长长的睫毛。


“要回去了。”本以为义勇先生还有什么动作,没想到义勇先生在说了这句话后,炭治郎就感觉周围瞬间朦胧了起来,当他能看清楚周围景象的时候,发现他还是在狭雾山里,义勇先生的背后,是曾经锖兔引导他劈开的那块岩石。

有些不确定的左右看了看,炭治郎问,“义勇先生,珠世小姐呢?”

“她已经去世了。”

炭治郎张了张嘴,最后终是什么也没有说的埋下了头。

富冈义勇看向了身后的那一片树林,日已西沉,瑰丽夕照将片片绿叶映上点点嫣红。


富冈义勇拿出了之前他一直放在衣服内的物体,炭治郎这次清楚的看到了,那是一个精致的木盒,木盒上刻着纷繁复杂的鸢尾花纹。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个江户时期美浓烧风格的细长花盏,花盏周身雕刻着五彩的琉璃花。


“这个是……?”炭治郎将琉璃花盏小心的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看,但除了花盏细致精美的做工,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愈史郎给我的。”富冈义勇说。

“啊?”

“说是珠世小姐给我的,如果和鬼舞辻无惨决战后我们还活着,就拿给我,还有这个。”富冈义勇指了指木盒顶部的一个刺绣着蓝紫色琉璃花纹的束口袋。

“这个是……?”

“里面有几粒药丸。”

“药丸?”

“以前我不知道,现在看来,或许是能改善斑纹对身体造成伤害的药丸吧。”

“啊,真的?”

“我随便说的,你信了?”

“义勇先生……”炭治郎满脸的无辜,“义勇先生,有没有人说你有点点变了?”

义勇先生不但有点点变了,还对他做了那些奇怪的事情……

炭治郎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那上面似乎还有义勇先生的温度。


“是吗?我没有变。”富冈义勇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炭治郎突然想起来在蜘蛛山的时候,蝴蝶忍小姐说义勇先生“被其他柱讨厌的时候”,义勇先生也是这样面不改色的说“我才没有惹人厌”,虽然……感觉大家其实并没有真的讨厌义勇先生。


评论
热度(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