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落樱如初 12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2


松田阵平复又恢复成他之前躺着的姿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降谷零说着话,一直到提到他的父亲,他在帽子下的眼睛才微微眯了眯,伸手懒洋洋的戴好了帽子,从楼顶的边缘下来,说,“我知道你想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两个人打架,如果我老爸上前劝阻也许就不会出人命,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我无法原谅的是,明明就是失误摧毁我老爸梦想的警察,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就说这人没有那么高的理想和那么完美的人格,多半这人……不安好心吧……

果然。

“我做警察当然是要把让我老爸梦想没了的警察痛扁一顿,好让我出一口恶气!!”

“我能问一下,那个人是谁吗?”总感觉这人从头到尾的不靠谱。

“就是警视厅的头儿,警视总监。”


“噗,哈哈哈哈哈哈。”降谷零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就知道这个讨人厌的人只是故意让他觉得讨人厌吧!!

现在看来真是可爱得可以啊!!

偏偏这个“可爱的人”还特没自觉的指着他的鼻子说,“有什么好笑的??!”

降谷零眼泪都笑了出来,连忙伸手擦了擦,不想太驳松田阵平面子的说,“哎呀我就是觉得你太不容易了,不做一番事业的话可是接近不了警视总监的!!”


“哼。”松田阵平冷哼一声,视线却是从降谷零一开始笑的时候就没能移开眼。

就像是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笑起来会有如此好看一般的愣在那里。

看着降谷零弯弯的眼,微淡的唇勾起的好看弧度,以及连整个世界似乎都明亮了的如画容颜,干净得仿佛被这星光和月色洗练过一般。


甩甩头,松田阵平没好气的问降谷零,“你呢?你为什么要当警察啊!我明明记得你已经不想做这什么是非不分的警察的?难道真的是为了和你那个‘青梅竹马’不分开?”

笑够了,降谷零纠正,“‘青梅竹马’这个词语来自于中国,是形容男女儿童之间两小无猜的情状,也借指自幼亲密玩耍且陪伴长大的青年男女,出自于大唐诗人李白的《长干行》。我和景这种关系,如果也用中国的成语来说,应该是‘总角之交’。”

“谁跟你说这个?!你为什么当警察啊?!”

“为了找到一个人……”降谷零看向了远方的星空。

夜幕如海,月色娟娟,朗朗星华。

淡粉的樱花花瓣漫天纷飞,交错于万盏灯火之中。


“她突然就不见了……”降谷零缓缓的说,脑海里浮现出艾莲娜老师的温柔笑容,“一位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女性……”


松田阵平痴痴的看着降谷零的侧脸,仿佛透过降谷零的眼,他也能看到降谷零所想一般。

一直到降谷零垂下了头,松田阵平在又看了几秒降谷零削尖的下巴后,酸溜溜的说,“什么啊,为了女人吗?你这家伙出乎意料的肤浅啊……”

“是吧?”

“哼,当我没问。”

“不过倒是你……”降谷零的眼眯了眯,“你以前就认识我?”

“谁说的?”松田阵平将帽子取下来,用右手的食指撑着,让帽子在他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圈。


“‘我明明记得你已经不想做这什么是非不分的警察的?’这句话,你说的。”降谷零微笑着复述了一遍,并且身子往旁边移了一步,不多不少的正好挡在了准备离开的松田阵平面前。

“……”

“或许我可以帮你想一下?”降谷零双手抱胸,虽然姿势惬意却没有要放松田阵平离开的意思。

松田阵平见降谷零似有不坦白就不让他走的架势,索性又将帽子反着带在头上,说,“那你是怎么帮我想的?”

“高中的时候,我们打过架。”

松田阵平没有说话。

降谷零却上前了一步,两眼直直的看向松田阵平还没有去装上的假牙,那目光认真得让松田阵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降谷零说,“你的这颗牙是我打掉的。”


接着又说,“而那时候我和景赢了,正好警察也来了,景说让我快跑,别一会儿被警察抓到了,那样指不定学校会给我处分,我总是因为混血儿的原因和别人打架,再有处分指不定就会被退学,我却坚持要和景一起跑,最后景拗不过我,只能以不再做饭给我吃做威胁,自己上前和警察承认错误,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然后被警察带进局里教育,后来被学校处罚停课一周。”

“然后呢?”松田阵平不以为意的耸耸肩。

“景光被带走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景,这就是你想做的警察?是非不分跟个傻子一样,我现在可是一点都不想做了’,除了当时在那里和我打过架的人,其他人不会知道。”


降谷零看着不再和他对视的松田阵平,说,“估计当时这句话让你想到了你父亲的事情吧,才会到现在都记得。而且,虽然记忆已经不清晰了,但是我对你的拳路勉强有点熟悉感,之前晚上那次对决,和高中我遇见的那人很像。”


“所以,你是从各方面都分析出来高中那人是我,看到我本人的长相却是想不起来?!!甚至连见面时候那句挑衅的话都没能让你记起半分?”终于,松田阵平不再是吊儿郎当的语气,而是有几分咬牙切齿的说,“记性还真是好啊……”

降谷零被松田阵平说得一愣,之前没发现,被松田阵平这样一说,好像真的是……连忙解释,“那……那个……是因为你那时候贴着胶布和创可贴嘛……”

“我前几天也贴着。”

“那你一开始的挑衅是因为我没认出你……?”降谷零有些不确定的问。

“看不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明明我一眼就认出了你。”

“噗哈哈哈哈哈哈。”降谷零笑,“我想起来了,高中时候你说的是‘长成这样打什么拳击,不如去歌舞伎町的牛郎店转转’,感觉你这些年挑衅的水准没提高啊。”

“你又笑?有那么好笑吗?”

“对不起,哈哈哈哈……”

“说了不准笑了!!”松田阵平说话的同时,毫不客气的伸手捏住了降谷零的脸。

竟然是意想不到的细腻舒服!

这真的是一个男人的脸吗?

这自指尖,指腹传来的感觉,直直的冲击着松田阵平心脏最脆弱的那部分……


降谷零被捏住后笑出了奇怪的声音,还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却更奇怪松田阵平整个人怎么突然静止了。

降谷零抬眼就看见松田阵平的表情有些奇怪,明明几秒前还是咬牙切齿,现在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那样震惊。

降谷零甚至还发现,不知不觉间,捏着他脸的手慢慢松开了,但也仅仅是松开却没有离开。

松开的手伸直了后,小心又急切的覆盖在了他的脸上,甚至微微用力,将他的整个头都抬起了一些,让他正好能和松田阵平四目相接。

四目相接后,降谷零明显能感觉到松田阵平的呼吸比之前沉重了不少,甚至是越来越急促。

就在降谷零准备开口问松田阵平怎么了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诸伏景光的声音。

“零!!”诸伏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楼顶,从呼唤他的声音能看出他一定是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跑了上来。


而松田阵平听到了诸伏景光的声音后,立即像是触电一样的将手从降谷零脸上弹开了,在意义不明的看了降谷零一眼后,头也不回的和诸伏景光擦肩而过,下了楼去。

降谷零奇怪的看向松田阵平离开的方向,然后问气喘吁吁却也盯着松田阵平离开方向的景光,“景,怎么了?”

诸伏景光就像是精神紧绷的被突然问到一样,身子颤了颤,才缓缓回过头来,说,“那……那个……因为零你一直没回来,我怕……怕你和松田君又打架了。”


降谷零心里一暖,自己这个好友还真是过份担心自己啊,忙拍了拍诸伏景光的肩膀,说,“没事,我不会再和他打架了。”

“啊?”

“刚才我和松田冰释前嫌了,知道吗?他真的就是高中时候和我们打架的那个人。”

“就是那个很厉害的?”

“嗯。”

“这样啊……”

“景,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

“啊?不会……”

看着景光表面说着不会,思绪却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降谷零便不理会出神的景光,自己一人下了楼去,没有看到诸伏景光在降谷零转身离开的时候就抬起了头,眼里死死的只锁着他的背影。


果然之后的日子里,降谷零多了三个朋友,除了别扭的松田阵平,连带的萩原研二和伊达航也成为了他的好朋友。

五人一起的这个小组,前所未有的团结了。

也前所未有的惹着事。

毕竟以前一个人两个人做不了的事情,五个人却总是能做到,无论是简单的还是困难的。

一直到几个月后,在夏季的术科大会上鬼冢教场取得胜利,五人才难得的在出去放松一下这件事情上达成一致。

五人提出了周日出校申请,约定周日一早就在宿舍楼下集合,前往箱根的温泉屋泡温泉,只是萩原研二对于不能过夜且只有他们五个大男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分别时,降谷零打趣松田阵平说,“这次可不要再迟到了。”


松田阵平还没回答,萩原研二像是闻到了什么苗头的问,“什么不要迟到了?”

松田阵平黑着脸说,“关你什么事。”

“据我所知……”萩原研二指松田阵平,“不要看这家伙长期吊儿郎当,旁若无人,缺乏协调性和统一性,但是却出奇的准时,不论做什么,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一秒不差,我觉得你以后可以加入机动队爆炸物处理班去拆炸弹,每次总在最后一秒的时候剪断线阻止爆炸发生,肯定迷倒不少妹子。”




评论
热度(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