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拂晓的矢车菊 2 咒术回战同人 夏油杰x五条悟 夏五 吃油条

Chapter 2


图坦卡蒙,古埃及新王国时期第十八王朝的法老,19岁早亡,在古埃及历史上并没有多少杰出的贡献,却因为他那几乎没有被盗的陵墓,以及刻在陵墓入口和神龛上的诅咒而闻名于世。


陵墓入口处写着。

『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在他的身上。』


神龛上则是。

『任何怀有不纯之心进这坟墓的,我要像扼一只鸟儿一样扼住他的脖子。』


这是诅咒在明明白白写出来后,第一次让全世界的人看见它一个一个的印证了。

凡是怀有不纯之心打扰了法老安宁的人,全部死于非命。

不论是发现者,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还是参与了搬运文物工作的小小雇佣工人,无一例外全部死了。

死亡的表象虽不同,但都是非正常死亡,仔细深究后,归根结底都是窒息而亡。

之后的整整四十年,就像菅原道真的诅咒之于这一千多年的日本那样,法老诅咒的恐怖席卷着整个西方世界。

一直到1963年,图坦卡蒙陵墓被发现四十多年后,开罗大学医学教授伊泽廷塔谊提出了让大多数人类都信服的“科学解释”。

伊泽廷塔谊说,根据他为许多考古学家做的体检,这些人均带有一种能引起呼吸道发炎的病毒。

进入法老墓穴的人正是感染了这类病毒,引起肺炎导致的无法呼吸而死的,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法老的诅咒掐住了他们的脖子,让他们窒息而亡。

伊泽廷塔谊还说,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时间是1922年,那时候没有抗生素,最早的青霉素在1928年发现,十多年后才初步使用,得了肺炎会让人觉得是窒息死掉,在那时候看来很正常。


后来1983年的时候,法国女医生菲利浦提出了又一见解,她认为致命的不是病毒而是霉菌。

普通的霉菌并不会导致人死亡,但是由于法老陪葬物中有众多食物,日久腐化变质产生了化学变化,以致于产生了各种变异的霉菌,这种霉菌也引起了进入墓葬的人的窒息死亡。

在这之后之所以基本没有人因为诅咒而死亡,是因为霉菌已经散开了。


这样诅咒的恐惧才慢慢的变淡,渐渐的人们也将法老的诅咒看做只是古埃及法老们为了警告盗墓贼的警言而已。

毕竟现在法老的陵墓已经成为了旅游景点,也没有参观过的人因为诅咒而死。


只有咒术界知道,这个诅咒从未消失。

但是因为是完全不同于现在的诅咒,就像普通咒言一般,没有任何咒物所依托,咒术师无法祓除。

所以咒术界也只能不断施压给埃及的上层,让他们告知全世界这是最伟大的考古发现,让所有参观的人,对此怀以敬意,这样诅咒自然就不会发生。


本以为能这样相安无事到诅咒的自然消失,没想到现在图坦卡蒙的木乃伊竟然不见了。

咒术界虽没有确定的证据证明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一定是咒物,但是之前咒术界试过将图坦卡蒙的木乃伊移动至开罗的开罗博物馆,并派了三个一级咒术师前去祓除可能因为移动而产生的诅咒或者咒灵。

没想到咒术师不但没有发现咒灵,连诅咒的感知都没有,但是却发生了诅咒现象。

不论是咒术师,还是搬运的人,全部因为窒息而亡。

咒术界自然只能隐瞒了实际的情况,再让不知道的人将图坦卡蒙的木乃伊运回到卢克索的帝王谷,图坦卡蒙的陵墓里,而参与运回的人,却是没有一个因为诅咒而死亡。

从此图坦卡蒙的木乃伊就静静的躺在了他的墓葬里,安详的睡着,一直到今天。


“所以,木乃伊是被咒术界以外的人盗了吗?”夏油杰看了一眼在旁边开心刷着“旅游指南”的五条悟,眸子微微敛了敛,冷冽的脸上也略微柔了一些。

“不,可能是诅咒师。”

“诅咒师?他不知道这个不能动吗?”

诅咒师作为邪恶的咒术师,曾经也是咒术师,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个木乃伊动不得。

难道说,他们知道动这个木乃伊的方法吗?

“你和五条一起去查一下吧。”夜蛾正道神情难得的严肃,再一抬头看见还在那里刷攻略的五条悟,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把这东西带去封印了。”夜蛾正道一边说,一边将身旁的金属器物扔给了五条悟。

无下限咒术让金属器物停在了半空中。

五条悟哀怨的抬眼看向夜蛾正道,就跟他面前的金属器物是透明的一样,透过金属器物控诉打扰了他的夜蛾正道。

“拿着。”夜蛾正道头上青筋跳了跳。

“天逆鉾?”五条悟的六眼终于发挥了正常人两只眼睛的功能。

“嗯,你……喂!!你干什么!!”


“折断它。”五条悟停下了抬脚正准备折断天逆鉾的动作,理所当然的说。

一旁的夏油杰眼疾手快的从五条悟手里把天逆鉾抢了过来。

特级咒具本就少见,不能就这样暴殄天物了。


“杰……”五条悟一脸的委屈,“这可是我的仇人。”

尽管夏油杰早已看惯了五条悟的“委屈”,知道这个“委屈”还没不给他甜食来得“委屈”,但是心脏也不受控制的狠狠跳了一下,只能强行转过头去,对夜蛾正道说,“这个为什么要带去那边封印?”

“因为这个本来就来自于图坦卡蒙的墓里。”


五条悟和夏油杰走出教导室的时候,五条悟一手搭在夏油杰的肩膀,瞅了瞅好友那张雷打不动的无表情脸,几捋刘海在风中一扭一扭的,五条悟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夏油杰扭动的刘海。

五条悟成功看见夏油杰跟猫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跳了开来。


“你干什么!”夏油杰按着他的刘海,表情不似刚才的平静。

“这才像杰嘛。”五条悟双手放在脑后,抬头看向天空。

天灰蒙蒙的,看着像是快要下雨了。


没等夏油杰说什么,五条悟接着说,“总觉得杰最近和我好遥远啊……”


五条悟是真的这么想的。


作为五条家的六眼,从出生就决定了他未来的不平凡,这种不平凡让他如同神明一般的高高在上,即使是他想平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只会俯身而下仰视着他。

一直到遇见了杰。

那是五条悟第一次看见有人平等的看着他。

仿佛他不再是五条家的六眼,不再是人人口中的最强,他只是这个叫夏油杰的人的同学。

再后来。

他成为了夏油杰的挚友。


而现在,五条悟却觉得,他和夏油杰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五条悟其实想过很多,只是想了半天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偏偏他也觉得夏油杰不应该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们之间就是有那么点问题了……


“你想多了。”夏油杰一句话结束了五条悟其实想了很久才想出的这句最委婉的“关心”。

“喂……”五条悟还想说什么,就感觉一个东西抛了过来。

天逆鉾。


五条悟接住,有些不解的看向夏油杰。

“你拿着,别弄坏了,指不定还有用得着它的一天。”夏油杰说。

“哈?”五条悟张大了嘴,“怎么可能,我是最强,杰也是最强,特级咒具我们自己就可以制造,谁会用这玩意儿啊。”

“没有它就去不了埃及。”


五条悟一愣,立即笑嘻嘻的凑了上来。

“我说刚才杰你怎么这么紧张,原来是怕不能和我一起去公费旅游啊,其实杰你不用担心,我早就把五条家的黑卡偷出来了。”

“……”

“我家里也真是的,藏着掖着的,我又用不了家里多少钱。”五条悟不满的撇撇嘴,“啊,杰,这个送你。”

一个方形的盒子以抛物线的形式扔到了夏油杰的手里。

夏油杰看了看盒子,暗红色的,普普通通,样式简单常见。

打开后,夏油杰东西还没看,倒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显眼的白色标签。

29后面4个……5个0?

290万日元?!!

还不含税?!!


“杰,怎么样,这个耳钉好看吧!”五条悟笑着凑了过来,先是审视一般的瞅了瞅夏油杰现在戴着的耳钉,再咧嘴笑着指指盒子里的耳钉,“虽然和你现在戴的差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个的光泽度比杰你戴的好耶,我就顺手买了送你。”


夏油杰闭眼盖上了盖子。

290万日元还不含税,能不好吗?


“杰,不能说不喜欢哦,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你的礼物!”

夏油杰嘴角抽了抽,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这是他家一年的收入。

他家只是普通的日本家庭。

“杰!!我先回宿舍准备了!!记得戴上哦!!”说罢五条悟就像是怕夏油杰拒绝一样,一溜烟的跑得没影了。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消失的地方,再看看手里这个“随手一挑”的礼物,轻叹口气,放进了校服的裤子口袋里。

抬头看了看越来越低的乌云,堪堪地让人也压抑了起来。

悟还是悟……

而他……

也还是他……

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

似乎越来越远了……

夏油杰不由得按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评论
热度(4)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