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15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5



其实从小诸伏景光就知道,零说谎是天衣无缝的,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果做警察,是个很适合做卧底的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总能看出零的谎言。

但是降谷零并不知道。

因为诸伏景光从未戳穿过。

这次,也依旧如此。


“你说,那位外国美女是做什么的啊。”松田阵平又拐回那个外国女人了,只是这次对话的对象找了最正常的伊达航。

伊达航也一直在看那个女人,甚至看得比降谷零还专注,只是因为警校五人组两两组合后,这位有女朋友的正常男人就被撂在那里了。

伊达航说,“我看她刚才的身手,感觉比降谷还厉害……”

“所以我问你她是做什么的?”松田阵平脸就跟晴雨表一样,变幻莫测。

“唔……难道是特工吗?比如FBI?”

“哈?”松田阵平拖长了语调,脸拉得比什么都长,“你见过身材这么好的FBI?”

“也不是没有……比如电影里……”

“所以FBI这名字让它存在于电影里就可以了!”

“阵平酱你还是这么讨厌FBI啊。”萩原研二凑了过来。

“怎么?不行吗?”


降谷零好奇了,也加入了进来,问,“怎么回事?”

萩原研二凑到降谷零的耳边,本想小声的揭松田阵平的老底,不料一阵风吹过,降谷零稍微有点长了的金色头发扫到了萩原研二的眼睛,萩原研二眨了眨后,入目的便是满眼的金色,一如这铺天盖地的灿烂阳光。

只是这个金色还没看清楚,萩原研二感觉就被一个不友好的力道给拉了开去,拉开他的松田阵平脸上黑得可以拧出墨来,没好气的说,“凑那么近说什么见不得人的悄悄话?!”


降谷零看着松田阵平的动作,其实这种情况这几个月已经不是一次在发生了,每次一有人靠近他,松田阵平就会这样把人拉过去,但是降谷零想说,松田阵平你和别人凑得更近吧。

果然松田阵平讨厌FBI,是有什么秘密。


“不过这个警官看着比其他人都年轻,怎么是上司呢?”伊达航再次将所有事情拐回到正轨。

“估计是降谷和诸伏这种情况吧。”萩原研二说。

“名校毕业?”

“嗯,起点比我们高。”萩原研二笑得不怀好意。

果然松田阵平不乐意了,“乍了?意思是我脑子要笨一些吗?”

“面试分创警视厅警察学校建校以来最低记录的人,的确不太聪明。”

“我就知道今天不揍你,你说不出人话来。”说罢,松田阵平抡起拳头就要揍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闪过后立即开跑。

虽然武斗他是五人里最菜的,但是逃跑的技术不差,至少比伊达班长灵活多了。


看着那边两人开始“秀恩爱”的旁若无人“打闹”了,降谷零拍了拍诸伏景光的肩膀,说,“我们还是先去‘水之家’吧。”

水之家就是他们这次泡温泉的目的地,下车后走十分钟便可以到,是一家很古朴很传统的日式温泉屋,木制的房屋有着昭和时期的特征,暖意浓浓。

老板娘是一位六十多岁的阿姨,和蔼可亲,住着真真有种家的温暖。

最早是诸伏景光的阿姨带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来的这里。

诸伏景光的阿姨说,她第一次来,也是她的妈妈带她来的,那时候那位老板娘还是只比她大一些的姐姐,漂亮到让周围的男孩都会路过了回头的。

所以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也把这里介绍给了其他三人。

三人自然没有意见,便一起来了这里。


只是到达水之家的时候,降谷零惊讶的发现,刚才那位身手很好的外国美女姐姐也在水之家。

那位外国美女显然也看见了他们,毕竟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在哪里都聒噪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来了,一路上打闹让别人都频频回头。

老板娘热情的在门口迎接他们。

降谷零和诸伏景光礼貌的打了招呼,伊达航也急忙鞠了个躬,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瞬间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娘无可挑剔的迎接礼仪,两人也有模有样的行了个礼。

待到老板娘将他们五人带进去的时候,降谷零发现刚才那位外国女人已经进去里面的客房了。


见降谷零在意,诸伏景光问,“老板娘,刚才那位外国人是……”

因为比较熟悉,老板娘说,“那位啊……也是我这里的常客了。”

“是美国人吗?”

“不不不,她是英国人,但是每次来日本的时候,都会来我们这里住上一住。”

“是这样啊。”

“原来诸伏君你喜欢这样的美人吗?”老板娘笑得没有丝毫调侃的意味,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出了老板娘的“调侃”。

“哈??原来是诸伏你喜欢这种可以当你妈的老女人?”松田阵平口无遮拦,“别看她妆画得那么浓,身材那么好,年龄肯定是可以当我们的妈了。”

显然气氛一僵。

“难怪你和降谷零从小就是朋友,都喜欢年纪大的。”

气氛再一僵。

只是这次僵了后,萩原研二反应了过来,捂住松田阵平的嘴,不顾松田阵平的反抗,拖着松田阵平就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对一旁的服务生小姐姐说,“不好意思,可以带我们去房间吗?”

服务生小姐姐反应了过来,忙说,“啊?好,好,客人,这边请。”

其他三人也和老板娘告了个别,就跟着那两人往休息的房间走去了。


因为明天还要参加警察学校的训练,所以五人准备晚上吃了晚饭坐末班车回学校,他们可以在吃过午饭后用整整一下午来慢慢的泡温泉消除这几个月的疲劳。

只是现在还有一段时间才到午饭时间,在五人都稍做整理了后,松田阵平贼笑着拿出一副扑克牌,说,“虽然人数有点少,要不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都是男人有什么好玩的。”萩原研二撇着嘴,抱怨道。

“怎么,都是男人就不能玩了?”松田阵平瞪向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立即噤声。


“那个……不好意思……国王游戏……是什么?”伊达航弱弱的举起了一只手,不耻下问。

四人一起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伊达航。

伊达航被四人盯得很不自在,揉了揉头,说,“其实……我没什么朋友……女朋友也是混血儿……”


最后,降谷零从松田阵平手里拿过扑克牌,说,“这是一种日本的多人互动扑克牌游戏,这样先规定一张牌是国王,比如这张鬼牌。”

降谷零说话的同时,从扑克牌里拿出了一张鬼王,接着又从里面拿了A234四张牌,将它们一起放在桌子上,说,“A代表1,这样打乱后,每个人抽一张牌,抽到鬼牌的就是国王,可任意让两个号码做任何事情,被抽到号码者不得违抗,需要无条件服从国王的指令,至于游戏的尺度,就看大家如何开心了,如果有不方便的情况,可以一开始制定共同认可的限制性规则。”

解释完后,降谷零又从那副牌里拿出了一张数字为5牌,说,“还有一种玩法就是5个人用6张牌,一人抽一张,最后剩一张,剩的那张就是国王的号,只是不能翻开,待到抽到国王的人命令两个号码做事情的时候再翻开,所以国王是有可能把自己也坑到的,但如果没人抽到鬼牌,那剩的那张就是鬼牌了,这样这一局就会重新洗牌开始。”


“听着好像……有点意思……”伊达航说。


“没有女人的国王游戏……在我心里怎么也激不起波澜。”萩原研二有些失望的用拇指和食指“捻”起一张纸牌,颇有一种春天已过的惆怅感。


显然伊达航不太明白萩原研二的惆怅,问,“为什么要有女人?”

松田阵平的表情显然在说伊达航你是怎么交到女朋友的,然后指着萩原研二说,“这家伙想乘游戏吃别人女生的豆腐。”

“啊?还能这样?”伊达航一副被打开了新世纪大门的表情。

“你想想啊,比如你抽到了国王,要求2号和3号接吻,恰巧萩是2号,一个女生是3号,接吻又是符合一开始制定的规则的,这样这个家伙不就赚了吗?”松田阵平很鄙夷的看向萩原研二。

“这……这……”被松田阵平一解释,伊达航觉得他看萩原研二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

显然萩原研二也注意到了正直的伊达航正在用一种“你就是色狼”的眼神看他,只能摆摆手,说,“好啦好啦,别说得我真的这样占到了别人女生便宜一样。”


“怎么回事?”降谷零凑上去问,其实降谷零也不是八卦,只是经过这几个月,降谷零觉得这两人身上总会有很多能让他会心一笑的事情发生。

这种时候松田阵平总是不吝啬的揭萩原研二的短,说,“这家伙每次想吃女人豆腐的时候,总是自己倒霉,就跟他是女人的绝缘体一样……”

“喂……”萩原研二一脸的苦涩。

降谷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果然这两人没能让他失望啊。


一旁的诸伏景光看了看笑出声的降谷零,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却是拿起了牌,说,“既然没别的事,我们来玩吧。”

“虽然人比较少,压力挺大,不过也可以玩一玩,好久没玩了啊。”

“那……能不能先订一下规则?”从没玩过的伊达航小心谨慎的说。



评论
热度(21)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