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16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6



“啧啧啧,伊达班长,你确定你没玩过?感觉很专业啊。”松田阵平玩耍着手里剩下的扑克牌。

显然伊达航一副他总被坑的表情,说,“先说清楚规则比较好。”

“不能有在我们五人之外进行的行为?比如不能有亲刚才的外国女人这种波及到路人的行为?”降谷零说话的时候盯着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立即一副心思被戳中像个厌气的气球一样失望的埋下了头。

伊达航却像是又一扇新世界的门被打开一样的表情惊讶道,“竟然还能做这种事?!!这也太……太……”


“好啦,班长,已经被禁止了,就我们五个人之间,OK?”松田阵平一只胳膊哥俩好的搭在伊达航的肩膀上,说。

伊达航被刷新了几次世界观后,犹豫再三,最终不愿意驳其他四人的面子,同时又想不出其他可以代替的事情,只能认命的点头。


五人的国王游戏就此展开。


因为人数不多,为了增加点游戏性,五人玩的是第二种,也就是国王也有一定的概率中招。

首先抽到国王的是降谷零。

降谷零笑着说,“1号和3号,一起咬着这个装着水的纸杯围着我们走一圈。”

“喂喂喂,降谷,平时没看出你有这种恶搞的兴趣啊,你不会本性是腹黑的吧。”松田阵平很郁闷的翻出了手里的牌,A,也就是1号。

“真不好意思,可能你对我了解得不够多。”降谷零笑着将纸杯递给了松田阵平。

同时,身旁的诸伏景光站起了身,翻开手里的牌,3号。

松田阵平看了诸伏景光半天,最后认命的说,“还好不是班长,我们身高差不多应该不会洒一脸的水。”

伊达班长不乐意了,小声嘀咕,“我才没那么笨,我难道不会弯着腿走啊……”


两人没有什么意外的完成了任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降谷零的错觉,降谷零总觉得在这个简短的衔着纸杯走一圈的过程中,那两人眼中互相只有对方的状态似乎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

偏偏这个眼神还不是特别的友好,总让人觉得两人有深仇大恨一样。


降谷零突然想起来刚进校的时候问过景光觉得松田阵平怎么样,那时候景光说他不喜欢他。

当时降谷零就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现在过了几个月,依旧不明白。

唯一的可能就是高中时候打的那场架了,只是以前怎么不知道景光是这样爱计较的人啊……


一直到诸伏景光在他身旁坐下,降谷零才忍不住的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你还是不喜欢松田?”

诸伏景光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松田阵平,恰巧松田阵平也看向了他们这边,两人四目相接后,降谷零听见两人意外合拍的说,“和他靠那么近有点恶心。”


萩原研二立即搭上松田阵平的肩膀,颇有看透一切的了然说,“阵平酱是想说换个人就不会恶心了吗?”

“滚。”松田阵平一脚踹开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不离不弃的爬过来,把牌洗了,开心的说,“来来来,继续,继续。”


这次是伊达航抽到了国王,结果伊达航作为新手,想了半天,说,“2号帮5号锤一分钟肩膀。”

其他四人一愣,空气有点僵。

在冷场了几秒后,伊达航弱弱的问,“怎……怎么了?”

降谷零最先反应过来,说,“我我我,我是2号,谁是5号呢?”

所有人都亮出了牌,都不是,最后再翻下面那张牌,国王是5号。


萩原研二捏着手上的牌一晃一晃的说,“果然老实人有老实人的好处啊……”

其他三人赞同的点点头。

降谷零起身,微笑的给伊达航锤了一分钟肩膀,最后还附带了揉了几下的服务。


第三轮开始。

没抽到国王,PASS,下一轮。


第四轮。

伊达航非常不好意思的说,“又是我的国王,唔……这次反过来,5号给2号揉揉肩吧,一分钟。”

其他四人已确定,伊达班长的确已经正经到无可救药了。

只是这次5号是松田阵平,2号是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奸笑着起身,挽起袖子,大有秋后准备开始算账了的节奏。

果然之后的一分钟,整间屋子都是萩原研二的叫声,松田阵平像是终于洗刷了多年的仇恨一样,精神好得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的坐回原位,咧嘴笑得闭都闭不上。

降谷零感慨,果然不是游戏让做什么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第五轮。

诸伏景光的国王。

诸伏景光想了想,说,“3号和4号喝交杯酒。”

“咦?”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

降谷零更是惊讶的看着诸伏景光,就差没伸手去摸摸诸伏景光的额头,看看景光是不是又发烧了,或者扯一扯景光的脸,瞅瞅这人是不是别人假扮的。

对面萩原研二异常的兴奋,说,“没看出诸伏你还是个闷骚啊。”


诸伏景光却是和平常一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总感觉可以玩点好玩的……”

末了很小声的补充,“反正都是男人……”


“好啦好啦。”萩原研二亮出自己的扑克牌,“就是要刺激点才有意思,我是3号,我来看看哪位是4号呢?我希望是降谷酱啊,这么漂亮我赚了!!”

降谷零微笑着翻开牌,A,“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

“唉……”萩原研二叹口气。


“那……那个……”伊达航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是4号……”

“不会吧!!!”萩原研二震惊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四分之一的概率我都中了?!!”

“不要说得个嫌弃我一样。”伊达航瞪。

被班长表情一威胁,萩原研二连忙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只有伊达班长您有女朋友,这样我多不好意思的……”

“啊啊啊,这样啊,没事,反正都只是游戏,我女朋友也不会在意的。”

“啊……”萩原研二闪变豆豆眼,眨了眨,说,“伊……伊达班长你女朋友……”

想了半天,萩原研二想了个最中性的措辞,“你女朋友真好。”

“嗯,她真的很好,每次我和他打电话的时候……”

眼看伊达航有给一群单身狗秀恩爱的节奏,松田阵平连忙拿起桌上降谷零刚倒好的清酒,递给两人,“来来来,速战速决。”


萩原研二立即很懂的接过,二话不说,拉着伊达航迅速解决战斗。

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犹豫。

完事后两人也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降谷零第二次感慨,不是游戏让做什么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第六轮。

降谷零的国王。

降谷零伸了伸懒腰,开心的说,“又是我的国王啊。”

松田阵平“嘁”了一声,大有他没抽中很不满的意思。

降谷零贼贼一笑,说,“5号公主抱2号绕着跑一圈。”

“啊……”松田阵平最先抱怨,“伊达班长我抱不动啊……”

毫无疑问松田阵平就是这个倒霉的5号了。

伊达班长对于他又成了被嫌弃的对象很不满,说,“我本来就长这样的。”

“好啦,好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交杯酒”喝出了感情,萩原研二拍着伊达航的肩膀说,“要不班长还是先给阵平酱看看你的牌吧,让阵平酱早死早超生。”


“哼。”伊达航翻出了牌。

众人一看是3号,松田阵平长长舒一口气。

萩原研二亮出自己的底牌,“不是我,不是我!!哈哈哈,我还没关系好到让阵平酱公主抱。”

诸伏景光深深的看了降谷零一眼,静静的一翻牌,“不是我。”


“啊?!!!不会吧!!!这四分之一的概率啊!!”降谷零不相信的翻开下面属于国王的那张底牌。

上面赫然写着“黑桃二”。

那边松田阵平开心了,像个小流氓一样的招手,说,“来来来,零酱,公主抱哦……”

降谷零瞪,“不准这样叫我。”


“所以以前我就说,零你总是这样玩会吃亏的。”诸伏景光小声的说。

“我就说想教训教训松田嘛,谁知道中了这四分之一的概率。”降谷零也小声的回答。

“你怎么知道松田是5号的?”

“5号的扑克牌边角有一点磨损。”

“零你这是作弊了……”

“不不不,这是我发现事物特殊性的能力比较强,再说那个磨损不是我弄的。”


“喂喂喂。”对面的松田阵平见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一直在窃窃私语,声音小得其他人都听不见,便不太高兴的说,“你们在那里说什么悄悄话。”

“在说我太重怕你抱不动。”愿赌服输,降谷零豁然的站起来。

“哼哼哼,抱你还是没有问题的。”说罢,松田阵平走了过来,站在降谷零的身后,直接一弯腰,就把降谷零抱在了怀里。

降谷零只觉得一阵炫目后,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眼前是黑色的短发和白净的脖子。

这家伙,比看起来有劲啊。

“手不勾上我脖子的话,当心掉下来哦。”松田阵平埋下头,在降谷零耳边小声的说。

可能是姿势的缘故,也可能是居高而下的距离,甚至也可能是松田阵平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比平时的更低沉磁性一点,降谷零突然觉得他心中涌起了一丝丝奇怪的不自在。

只是这些也并没有让降谷零伸手搂住松田阵平的脖子,毕竟这种女人的姿势他做不来,反正也就绕着走一圈,大不了掉下去就算了。


不过其实也并不像松田阵平说的那样会掉下去,松田阵平走得特别的稳,步子也特别的慢,慢到降谷零都不得不怀疑,这人平时不会是有推延症的吧。




评论(2)
热度(24)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