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18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8


“零?”诸伏景光的声音插了进来。

从来不觉得景光的声音竟然是如此的天籁之音。

果然一旁的松田阵平听到了诸伏景光的声音后,停顿的动作接上了,不但接上了,动作还很快,迅速的脱掉了裤子,围着毛巾打了声招呼,就率先进了里面的温泉池。

诸伏景光拍了拍降谷零的肩膀,说,“脱了衣服我们也进去吧。”

降谷零没有一次不感谢自己的好友总是这样救命于水火之中,忍不住热情的抱住了诸伏景光,连声说,“景,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诸伏景光身子微微一怔,接着表情就柔和了下来,眼里有着哪怕是世间美好的万物都放在他面前也及不上眼前人半分的温柔,几秒后再缓缓伸出手,抱住降谷零,说,“嗯。”


“好啦好啦,炫耀什么兄弟情。”伊达航特破坏气氛的上前一拍,“我先进去了,你们也快点。”

萩原研二则是皱了皱眉,从两人身旁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诸伏景光,说了句他也进去了,便跟着伊达航进了里面的温泉池。


降谷零和诸伏景光这边也加快了速度,没几分钟降谷零就享受到了让他身心都舒展开了的温泉。

“好舒服啊……”降谷零躺在温泉池的旁边,头向后仰的枕在池边,忍不住感慨。

“听说今天下午只有我们。”伊达航说。

“挺好啊,指不定还可以小睡一下。”萩原研二说。

“小睡??难道不会慢慢缩下去吗?”伊达航惊讶。

“所以才叫小睡啦!!况且我如果缩下去了,伊达班长你不会救我吗?”

“啊?也是。”

于是伊达航和萩原研二便开始侃侃而谈了,天南地北哪怕是“泡妞把妹”的手法,萩原研二都不忘传达给他们这个正直的班长。


其他三人明显安静了很多。

尤其是松田阵平。

降谷零和诸伏景光偶尔还会说上几句,有时候再聊聊之前他们来这家温泉时候的事情,而松田阵平就像是缺了萩原研二就再也没办法和其他人交流一样,一个人对着温泉的水面瞪着个死鱼眼,独独的泡在一边。


感觉松田阵平再瞪下去,这水面都能被他瞪出个窟窿的时候,降谷零给诸伏景光说了句“他过去一下”,便朝松田阵平走了过去。

好在松田阵平也不是完全的死鱼眼瞪水面,见降谷零走过去了,也抬头看了看降谷零。

只是随后又埋下头来看水面了。


降谷零走过去后,状似不经意的问,“原来你除了日本警察还讨厌FBI啊,你为什么讨厌FBI?”

“也没什么。”

“你忍心让对话就这样冷场了?”

松田阵平头上冒出个黑色团团球,抬眼就对上降谷零一张笑得灿烂,灿烂到没有一丝丝他想八卦的表情。

而这家伙明明就是想要八卦。

松田阵平愣愣的看了几秒后,终于说,“其实也没什么,还是我老爸的事情。”

“你老爸?”

“嗯,你知道我老爸的事情对吧,当初抓错了,而那个抓错了我爸的帮凶,就是一个FBI。”

“FBI可以介入日本本国的案件?”

“谁知道呢。”松田阵平说,“那人还说什么有个组织在找在某些方面有所成就的人实验什么奇怪的药,把我老爸抓进去是因为那群人盯上了我老爸,在警察局里是为了保护老爸,这一听就跟在拍电影一样扯淡,抓错了就抓错了,那时候我虽然小,但是跑来这样和我解释,是觉得我智商有问题吗?”

“唔……”的确,就连降谷零也感觉不靠谱。


“倒是你……”松田阵平话锋一转,说,“你一开始就知道哪张牌是黑桃五吧。”

“咦?”

“别装蒜。”松田阵平瞪。

“好啦,好啦,你会这样问你也发现了对吧。”所以才故意坑他舌吻吗?

“哼。”

“算啦算啦。”见松田阵平似乎是很不想提上午发生的事情,恰巧降谷零也不想去回忆,直接总结性的说,“反正我们俩也都吃了教训了,以后还是要少做这种坑人的作弊事情啊……”


松田阵平沉默了。

一直到降谷零以为松田阵平要换新的话题了,松田阵平才说,“你觉得是教训吗?”

降谷零奇怪了,“不然呢?”

松田阵平猛然从池子里站起来,在溅了降谷零一脸的水后,无视降谷零一脸茫然的表情,丢下一句他去厕所了,就留下降谷零一个人在池子里。


教训……吗?


降谷零忍不住摸上自己的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游戏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对象是他熟悉的朋友,其实那个Kiss并没有降谷零想像中那样恶心又无法接受,却也没有什么让他兴奋的感觉……

和之前在黑暗里与那个男人接吻时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个男人吻他的时候,他虽然反抗,虽然有一定的恶心感和陌生感,却不得不说,在他的心底深处,还有一种兴奋感。

这种兴奋感,就像是激化了他被那个黑暗里的男人所吸引的力量,让那个吻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无法忘记,甚至想要再次被吻上。

明明只是一个样子都没有看清楚的陌生人!!


其实后来白天降谷零又去过几次那条巷子,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更不要说见到那个在黑暗中吻了他的男人。


“零……你还在在意那个……吻吗?”诸伏景光也走了过来,看见降谷零捂着嘴唇的动作,刚有了一些光芒的眼神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当然不是的!!”降谷零连忙否定,甚至意义不明的加了一句,“我不喜欢男人。”

说完后降谷零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非要多事加这么一句干什么。

不过这句意义不明的话,却让张嘴准备说话的诸伏景光愣住了,张开的嘴愣是没有发出一个音。

同样愣住的还有降谷零身后上完厕所正准备下池子的松田阵平。

还是萩原研二的一句“松田阵平你杵上面干什么”,降谷零才知道松田阵平一直在他身后。


好在之后一切正常,五人在泡了整整一下午的温泉后,心满意足全身舒畅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各种事情的后遗症,降谷零是最后一个换好衣服出来的。

要看着其他四人都走得没影儿了,降谷零连忙快走了几步。

一个好听的女声叫住了他。

是英文。


降谷零回头,身后果然是那位今天上午遇见的金发外国女人。

外国女人身穿一件简单的开衫衬衣,下面一条打磨了洞的牛仔热裤,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的热火。

只是这些没能吸引到降谷零,倒是近看那双墨绿的眼睛,越发像他记忆里的那个颜色。

像他之前在学校偶遇过的男人的眼睛,像在黑暗的狭窄街道里吻了他的男人的眼睛。

也像……

记忆里艾莲娜老师的眼睛。


“Hello。”降谷零回了一句英文,正准备再用英文问她叫住他有什么事,不料那个外国女人说了一口流利又标准的日语。

“你好,零君……是吗?”

“您认识我?”降谷零有些疑惑。

“我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说罢,外国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张边缘已有点泛黄的照片。


降谷零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艾莲娜老师带着明美和他在公园里樱花树下拍的。

降谷零现在都记得,那一年樱花开得特别的美丽,层层叠叠得就像是粉白色的云。

艾莲娜老师在樱树下笑得特别开心,粉白色花瓣就像雨一样的飘落,将世界都染成了粉白色。


“您怎么会……”

“我叫玛丽。”外国女人说,却是没有回答照片的来历,“你也想做警察?”

也想做?这样看来她的身份至少是和警察相关的了,难道……

“听说你见过明美了?”

“不好意思……您是……”

玛丽从随身的包里又拿出了一个证件。

Mary Akai,英国MI6 00部的特工?


“难道……艾莲娜老师和明美真的有危险吗?”

“零君,你为什么想做警察呢?”玛丽又问了一个和回答问题没有关系的问题。

“想找到艾莲娜老师。”降谷零也不隐瞒,不得不说,眼前这个叫玛丽的女人,是自从宫野明美莫名其妙人间蒸发后,距离艾莲娜老师最近的线索了。

“你觉得警察是什么呢?”

“是怀揣着荣誉感和使命感,以及保护好这个国家人民的决心的……人……”越说降谷零的速度越慢,他……真的有想过这些才要做警察的吗?

或者说,一开始这些话,他就觉得仅仅是冠冕堂皇的话而已。


“如果想要做警察的话……”玛丽戴上眼镜,和降谷零擦肩而过,“就不要用这种二吊子的心态,这样才会对你,对被你保护的人,都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降谷零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今天上午发生的那件事。

如果当时这位MI6特工有一丝丝的犹豫的话……

如果这位MI6特工并不是全心的想要保护那个女孩子的话……

也许事情不会这么顺利的解决……


见玛丽越走越远,降谷零连忙问,“您还没说您和艾莲娜老师以及明美的关系……”

“我也在找明美。”玛丽只解释了这一句,便出了门去。


降谷零看着玛丽的背影,橘色的夕阳铺天盖地撒了过来,一片橙光下,降谷零突然觉得,玛丽就像是天使在张开她身后的翅膀,就像是他小时候看见的艾莲娜老师一样,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期盼。



评论
热度(17)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