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落樱如初 9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Chapter 9


松田阵平在对上降谷零的视线后愣了一下,随即就像是没看见一样挪开了视线,一改之前初次见面时候的挑衅态度。

然而就在降谷零感慨松田阵平改变的时候,松田阵平走到降谷零身边,在降谷零耳边轻声说,“今天晚上熄灯后,我在操场的樱花树下等你。”

哼,就说这小子一定会找他做个了结的。

降谷零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自信笑容,说,“好。”


晚上跑步点名后,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一同回了宿舍,顺便问了问景光一直在查的那个案子。

诸伏景光摇摇头,说没有什么新的收获。

降谷零心想这种事情的确也急不得,便拍了拍诸伏景光的肩膀,说不用太着急。

这时诸伏景光的手机响了。

警视厅警察学校这点还是不错,虽说是封闭式的警察学校,但是也仅限于上课时间,周日可以外出,手机也不会被没收,这比其他警察学校的限制好了很多。

“阿姨打过来的。”诸伏景光指了指电话,说。

降谷零点点头,说,“那你慢慢和阿姨说,我先回去了。”

“等……等等……”

“怎么?”

“阿姨说想和你通个电话。”

“我?”

“嗯。”诸伏景光将电话递给了降谷零,“要不你和阿姨说吧,我先去洗个澡。”

降谷零奇怪的拿过电话,说,“喂?嗯,我是降谷零,阿姨好。”


“零君啊,好久不见,首先恭喜你毕业和进入了警察学校。”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一直没机会跟你当面贺喜,希望零君不要介意啊。”

“哪里哪里,当然不会的!!阿姨您是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有些担心小景……”

“景?”

“你也知道,小景进入警察学校的原因……”

“嗯。”

“我担心他会不会有危险,听说那个犯人曾经杀了他的父母,那会不会也对小景……”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和帮助景的。”

“嗯啊,其实零君在小景身旁我也很放心啦,只是从小就这么麻烦你,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阿姨哪里的话,我从小也多亏了您和景的照顾……”是啊……虽然阿姨经常是唠叨得有些吓人,但是不得不说,是阿姨和景光让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亲人的关心和关怀。

降谷零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听父亲说,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以后就去世了。

而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和他几乎不会照面。

他从小基本就由父亲请的阿姨在照顾。

其实阿姨也很关心他,爱护他,但是毕竟阿姨和他的父亲是雇佣关系,有些事情处理起来也不是很容易。

所以当初他遇见艾莲娜老师,除了艾莲娜老师给了他鼓舞和信心外,降谷零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被亲人关心的感觉。

到后来艾莲娜老师离开,遇见景光,景光再带他去了另一个温暖的家庭。

简简单单的,会因为家庭琐事而争吵,也会因为挑食而被喋喋不休,更会在下雨的时候,撑伞匆匆跑来学校,在递给景光一把伞的同时,也总有一把伞会递给降谷零。


“啊,对了,也不知道该不该和零君你说,最近我觉得小景有点奇怪。”电话对面景光的阿姨说。

“景有些奇怪?”降谷零仔细回想了一下,难道景光的阿姨有感应能力?景光的失态是从进了警察学校才开始的,这段时间也没有回去,总不会是阿姨从电话里听出来了吧……

不过最近大家按小组这样接触多了,景光也没那么奇怪了,就连对待伊达航班长的时候,降谷零也感觉景光比之前随和了不少,或许景光只是刚进学校时候的不适应吧。

除了景光每次查他父母被害案件资料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激动,但是这点降谷零觉得他可以理解,毕竟十几年了,第一次可以和父母死亡的原因距离这么近,就像他之前碰见了宫野明美,他当时在景光的眼里,一定也是有些奇怪吧。


“你记得那次毕业典礼吗?”

“毕业典礼?”原来阿姨说的不是现在的事情吗?降谷零想了想,“是……景生病住院吗?”

“嗯。”

“怎么了呢?”

“我本以为小景是受凉了发烧住院,后来医生和我说,小景是因为长期浸泡凉水而引起的发烧,甚至肺部感染了,但是小景对我和医生都说的是因为吹了风着凉了。”

“啊???”景光对他也是这样说的。

景……为什么要说谎……

“看来零君你也不知道了,但是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也不应该直接去问小景,毕竟小景小时候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电话那边阿姨的声音多少还是有一点的疲惫和失落,“我以为他多少会和你提起一点,或者是零君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我的确不知道呢。”降谷零认真的想了想,说,“而且……我真的没有发现景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不过阿姨您放心,既然您说了,我会特别去注意景的,一定不会让景有什么危险发生的!!”

“嗯,谢谢零君了!!”

“阿姨,您就不用和我客气了!!景可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您们也像我的亲人一样……”

“零君……”感觉到那边阿姨的声音有微微的颤抖,降谷零觉得他的心也跟着抖了一抖。

被人关心的感觉其实真的很好……

所以……艾莲娜老师,您在哪里呢?我还有没有机会再一次的见到您呢?


最后在道了晚安后,降谷零挂断了电话。

将电话放在景光的桌子上,降谷零看向了卫生间方向。

里面的水声已经没了,景光应该是洗好了快要出来了。

但是……

为什么景光会故意让自己生病呢?

降谷零努力回想了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丝毫想像不出有什么事情需要景光去故意生那么一场大病。

然而也就像阿姨说的那样,景光因为小时候的事情一直没有释怀,这种事情不好直接问景光,就算要问,至少也得等景光父母的案子破了才行。

打定了主意,降谷零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边玩手机一边等景光洗完澡出来。


没几分钟,景光出来的,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阿姨是找零你有什么事吗?”

降谷零放下手机,说,“也没什么事,就是让我多看着点你,让你吃饭的时候不要挑食了。”

降谷零伪装了说起谎来,的确是一个十足的骗子,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极其自然。


“我哪有挑什么食……”说话的时候,诸伏景光脸颊浮上了丝丝可疑的红色。

看着连说这种小谎都会不好意思的景光,降谷零真的很难想象景光会在故意感冒发烧这件事情上撒谎,会不会是医生弄错了呢?

再看看景光像是在掩饰尴尬一样的用毛巾在头上乱擦,降谷零叹了一口气,说,“过来坐下我帮你擦吧……”

“啊??!!”显然景光再这件事情上反射弧特别的长。

不理会景光仿佛射出去就回不来的反射弧,降谷零直接从诸伏景光手里拿过了毛巾,将诸伏景光按在了他刚才坐的椅子上,认认真真的帮诸伏景光擦起了头发。

一边擦降谷零一边思考刚才阿姨在电话里说的话,所以一直到擦完了,降谷零才发现诸伏景光像个木头人一样坐在椅子上。


降谷零皱了皱眉,唔……景的确有点……奇怪呢……


诸伏景光在感觉到头上很久没有动静后似乎也终于回过神来了,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速度快得让降谷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然后诸伏景光拿过降谷零手里的毛巾,结结巴巴的说,“谢,谢谢,我,我去洗一下。”

看着景光恨不得摇摇晃晃的进了洗漱间,降谷零决定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还是要多留意景光,总觉得最近知道了太多以前不知道的景光,先是有了喜欢的人,现在又是会莫名其妙的撒谎,感觉是不是他这个朋友最近对景光关心得太少了呢?


不过……他现在急需要解决的,是另一件事情……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熄灯只有十几分钟了,熄灯后,他一定会去赴约的。

赴松田阵平的约。


和诸伏景光告别后,降谷零回自己的房间收拾整理了一下,便在熄灯后,一个人轻手轻脚的溜出了房间。

月色正浓,漫天华露。

降谷零伸展了一下胳膊,就感觉一片樱花花瓣飘到了他的鼻子上。

笑着将这片有些调皮的花瓣拿下来,再放在手心里伸出手去,夜风打着旋带走他手里的花瓣,樱雨纷飞。


那个约他来这里的人还没有到。

降谷零索性靠在樱花树旁,抬头看着漫天繁盛的樱花。

记得第一次遇见艾莲娜老师的时候,樱花也是开到这样繁盛。

那时候他刚和一个嘲笑了他发色的小男孩打了架,其实小朋友打架也不会伤多深,就有点皮外伤,刚好那天他的皮外伤又都在脸上,所以顶着那张脸往家里走的时候,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并且一路有人问他小弟弟是怎么了,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去医院。

艾莲娜老师是唯一一个看到他就一脸生气,说怎么可以打架把脸弄成这样,二话不说就拉着他去了最近的宫野诊所。

愣愣的看着艾莲娜老师给他上药,一边上药还一边训斥他小孩子不可以这样成天打架,小小的降谷零觉得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人轻轻碰触了。

上完了药,严肃的艾莲娜老师最后叹了口气,在贴了创口贴和纱布的降谷零脸上轻轻吹了吹,然后说,“痛痛飞走啦。”

降谷零现在都记得艾莲娜老师身上的味道,他一直都最讨厌的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闻起来,会觉得格外的舒服……

艾莲娜老师……您究竟去了哪里呢?

明明之前遇见宫野明美,和您的距离如此近了,现在却又遥远得不知道在何方了呢……



评论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