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西月绘影 9 主白起x我(悠然) 四人

Chapter 9


左看右看,确定没人。

闭上眼,慢慢的靠近,然后,轻轻的碰了一下,再迅速弹开。

就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

明明和白起在一起已经几年了,也没少和白起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跳得特别的厉害,就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一样……


突然四周黑暗笼罩。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接着面前就是一阵气流的冲击,伴随着巨大的响声。

冲击过后,我睁开眼,近距离站着的那个人吓了我一大跳。

李泽言!!

李泽言一身黑色的长袍,站在五米开外的地方,背后黑色的披风依旧飞扬,他身后是已经化为齑粉的木制窗框。

夜风从李泽言身后鱼贯进入,吹在了我的脸上。

李泽言的表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将愤怒全部写在了脸上。

而站在我身旁,将我笼罩在熟悉气息里的,搂着我腰的人,是白起。

咦,白起醒的?什么时候醒的?

我的脸瞬间通红,白起不会知道我刚才吻了他吧……


“悠然,过来!”李泽言的声音低低的,虽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李泽言,但是我知道如果是恋语市的李泽言的话,李泽言这个语气表示他非常的生气。

我想要摇头,但是看着这样的李泽言,身体却无法动弹。

原来,我也是会怕李泽言的……

每次听悦悦和安娜姐说总裁是怎样的可怕,我总是一笑而过,因为我从来不觉得李泽言是真的可怕。

但是现在,我怕了……原来以前不怕,只是因为李泽言从来没有真正对我动怒过……


“悠然,别怕……”白起的声音顺着风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可能是因为睡了很久的原因,白起的声音不似平时的清朗,微微低沉,有些嘶哑。

神使鬼差的,我点头了。

我再一次选择相信白起。


“李泽言。”白起说,“根据西月112年魔渊之战后签订的和平条约,身为魔域之王的你不能随便踏入西月国。”

李泽言双手抱胸,似乎对这个条约嗤之以鼻,说,“我只是来接回我的王后,悠然只要和我回魔域,我保证从此不会踏入你们西月国的领土半步。”


我感觉白起揽着我腰的手紧了紧。

然后我听到了白起掷地有声的声音,“悠然不能跟你回去,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放手了。”

“你想背弃和约?”

白起看了看我,我从白起琥珀色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然后,我听到白起说,“和约不是我签订的,悠然不能作为和约的祭品。”

顿了顿,白起又说,“所有结果,由我白起一人承担。”


我突然觉得,不论是哪个白起都不重要了……我爱的只是白起。


“祭品?”李泽言低声复述了白起的话,接着冷笑出声,“悠然可是自愿和我去魔渊的,白起你不会像悠然一样,又一个三年长梦后,把该忘的,不该忘的都忘了吧。”


又一个……三年……长梦?


明明就只是组合在一起的简单词汇而已,我的头却在听到这几个词汇的瞬间疼了起来,就像在那片竹林的萤火之湖旁那样,疼得我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显然白起发现了我的异样,连忙设置下风的屏障,揽住我腰的手改为按住我的肩,一脸担心的问,“悠然?怎么了?头疼吗?”

我费力的点点头,头疼却丝毫没有减轻的感觉。

“悠然!!悠然!!”显然白起除了担心似乎没有其他的方法,只能来回唤着我的名字,想要以此来缓解我的痛苦。

看着白起担心的眼神,我脑子里突然闪过几个画面。


高高的宫墙内,白起腰间挂着被层层白布包裹的长剑,剑柄上有一个流苏吊坠,在风中左右摇摆。

宫墙外正门的上面挂着一个牌匾,天奕院。


接着画面又一转,身下是黑压压对着我顶礼膜拜的人群,我独自一人站在高高的台子上,用尽一切力气跳着舞,空中是翱翔而过的红色玄鸟。


玄鸟划过了红色,眼里也满是红色。

世界被深渊割裂,是血染成的战场。

身穿战袍的白起在没有光的漆黑深渊里挥舞着长剑,身下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天上乌云密布,魔域的红月永圆不缺。


“悠然!!!”

白起焦急的叫声让我回过神来,缓缓睁开眼,刚才看到了什么呢?头……好像没那么疼了……

但是白起……不要露出这样的眼神……

看着你这样……我的心也好疼……

轻轻的,我伸手,想要抚上白起琥珀色的眼,周身却瞬间泛出了银色的光。

“白起!!收了风让开!!”是李泽言的声音。

我回头看见李泽言迅速朝我跑了过来,白起的风墙以最快速度收了去,我却惊讶的看着在我眼前出现的银色圆形结界。

结界包裹着我,缓缓升起。


“悠然!!”周棋洛的声音也出现在了这里,转头果然看到了一路奔跑而来的周棋洛,金色的发尤其耀眼。


“许墨!!放了悠然!!”周棋洛说,蓝色的眼狠狠盯着我的身后。

我回过头去。

银色结界外,许墨的身影渐渐显现,黑色的长发,淡青色的长衫。

一对像是漫画里精灵才有的长耳朵尤其的显眼。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


“许……墨……?”我不确定的叫。

从来到这里,除了换了个地点像是穿越了一样,白起,李泽言,周棋洛和在恋语市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就连初次遇见的许墨,其实也是没差别的。

然后在恋语市被称作Evol的能力,在这里换了个称呼,叫隐能。

但是现在……许墨不一样了。

即使李泽言是魔域的魔王,我也觉得只是总裁换了个地儿还是做着总裁的事。

直觉告诉我,许墨的不一样会是整个事情的开端……

在恋语市,我并不知道许墨的Evol是什么,所以他经常做一些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想起许墨曾经说过的很多话。

“遇到你之前,我的世界是黑白的。但相遇之后,我的世界有了色彩。就好像我打开一扇唯一的门,门后面却站着你。”

“你能让我改变吗?”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错过这种事情,不管事件的概率多小,它都会发生。”


“悠然。”许墨笑,还是我熟悉的笑,就像是之前的雨夜里,我和他在公寓楼下一路奔跑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雨那么大,就靠得近一些吧。”

所以我当时脸才会那么红的被白起看到。

“和我回去吧。”许墨说,不像请求,也不像命令,只像是理所当然。

“回……哪里?”我不自觉的接上。

“我们的……世界。”


我们的,世界?


“悠然!!”白起的声音隔着结界传了进来。

突然发现我刚才因为许墨的话产生了想要去“我们的世界”的想法,连忙整顿下思绪,对许墨正色说道,“许墨,放我出去。”

然而我看到许墨只是笑,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嘴角浅浅的,我从来不知道许墨在想什么的笑。

这时头顶黑压压的一片,我看到李泽言用隐能聚集了大量的能量,目标是许墨?

李泽言不会真的准备做什么吧。

想起就连白起也基本不是李泽言的对手,我不由得担心许墨。

而且……会不会我也遭殃……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很胆小。

------------

全文已完结,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w4002-3260838922.58.59fe7512EqtKTc&id=602991157233

评论
热度(5)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