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

西月绘影 6 主白起x我(悠然) 四人

Chapter 6


坐在白起的床边,看着白起在床上熟睡的模样,我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撩开白起深棕色的刘海,看着白起微皱的眉。

梦里的白起也不舒心吗?

陌昕离开时候说白起至少还会睡两天。

睡两天……感觉白起都会饿瘦了……

心疼的捏捏白起的脸,我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白起啊,要是你醒来饿成蜡笔小新里小白那样,我可是会嫌弃你的哦。”

这时一只白色的鸽子在窗户外盘旋了几圈,我愣愣的看着鸽子,笑着说,“难道你也叫小白?”

只是鸽子似乎并不准备理我,盘旋几圈后又飞得没影了。

我埋下头又一次看向白起,手再捏,没反应,继续捏。

“唉……”叹口气,我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

皎月如珪。


突然窗框有点动静。

难道是猫吗?或者是刚才的“小白”鸽子回来了?


我靠近窗户,正准备探身往外看看,突然惊现一道黑影,我差点尖叫出声。

好在我眼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周棋洛!!

周棋洛似乎也以为我会尖叫出声,急急忙忙的捂住我的嘴,不料我却没有出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收回了手去。

“好……好久不见……”周棋洛挠挠后脑,说。

虽然知道周棋洛是在和另一个悠然说好久不见,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回了声,“好久不见。”

周棋洛朝里屋瞅了瞅,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白起,问,“他又怎么了?”

“又?白起经常怎么样吗?”

“他不是经常弄得一身是伤回来吗?”周棋洛奇怪的看向我。

经常弄得一身是伤?

“还有,他身上那个是缚魔锦吧,白家的人就是和普通隐能者不一样,普通隐能者估计早就被杀连渣都不剩了。”

“隐能者魔化了真的会被杀吗?”陌昕没有说,但是我这样猜了一下。

周棋洛以一种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还不忘伸手摸摸我的额头,“悠然你是怎么了?”

其实早晚周棋洛也会知道我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悠然,索性说,“我其实不是你们世界的悠然,我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本以为我的话会让周棋洛震惊,不料周棋洛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你是悠然。”

同样的话李泽言也说过。

虽然白起没有说,但是直觉告诉我,白起一定也觉得我就是他的悠然。

为什么呢?我不禁有一丝的好奇。


“为什么周棋洛你会觉得我就是悠然呢?”

“这个嘛……”周棋洛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感觉……就是吧……”

我额头黑线,周棋洛这话说得跟天气预报似的不靠谱。

“反正我觉得你就是悠然啦。”

“是,是。”或许,就像我觉得白起也是白起一样吗?

心暖暖的,连带着刚才压抑的心也舒缓了一些。


“进来坐吧。”我搬了张椅子过来,“下次来还是走正门吧,这样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悠然……”周棋洛一脸的苦笑,“与其说你不是悠然,不如说你失意了……”

“为什么呢?”

“我可是掠影阁的掠影者,从未失过手的杀手。”

“啊?”

“其实……也不是没失过手……比如你……”周棋洛有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声音越来越小。

“那……那个……”我不确定的戳戳周棋洛的肩膀,“你确定现在没有在拍古装电视剧?”

“古装电视剧?那是什么?”

“所以周棋洛你就不要开玩笑啦,你怎么可能是杀手?!!我前几天还看到你因为一只老鼠被吓到不敢回家呢。”我笑了起来。

“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是,是,你上周才从我这里把超级英雄的卡片骗走呢。”

“超级英雄,那又是什么?而且我上周明明就没见过你。”

“是,是。”

“不过白起没事吧,我看睡得跟尸……”

“打住,别说不吉利的话。”

“那行吧……”


屋子里开始了诡异的安静。

我偷偷瞄一眼周棋洛,长头发的周棋洛比以前古装剧里看到的更好看,也许是因为本身的头发比假发更真实吧……

其实不单是周棋洛,白起,李泽言,还有许墨,感觉他们长头发都别有一番味道,看着都觉得我的小心肝一跳一跳的,或许我骨子里还是喜欢古装的漂亮男子吧。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静谧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了“咕咕”的声音,我下意识的看向周棋洛。

周棋洛却一脸是你的肚子在叫的表情。

我的脸瞬间红了,想起来今天就只有刚来的时候,白起带我去吃了饭,后来白起受伤昏迷,御隐师协会送来的饭我基本没动。

“还说你不是悠然呢,明明你刚才就下意识的看我了。”

“怎么?”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棋洛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我肚子叫的声音比你还大呢。”

“真的吗?”

“你那时候给了我一个蜜饯果子,虽然最后那个蜜饯果子还是进了你的嘴。”听得出周棋洛语气里的抱怨。

我只能尴尬的笑两声,希望周棋洛大人不计小人过~但是这么多年周棋洛一直也记得,感觉以后也会一直记得吧……

“不过我也因此认识了你……”

“哈……哈哈……”我尴尬笑了两声,我能理解为周棋洛大人并没有记仇吗?


“只是……”周棋洛的语气里有一丝的犹豫。

“怎么?”

“我觉得我说可能不太好……”

“周棋洛不是向来有话就直说的吗?”我故意板着一张脸,我知道恋语市的周棋洛从来就最吃我这一套了,希望这里的周棋洛也能这样。

果然周棋洛在看了我的表情后,犹豫再三,说,“就是……你已经是魔域魔王的王后了,现在这样和白起在一起……可能不太好……”

我瞬间脑子里停了几秒,不确定的问,“我……我真的和李泽言结婚……不,成亲了?”

“至少在所有人看来是这样的,李泽言迎娶你的那一天声势浩大到前所未有,不单是宴都,整个西月国可能都知道你是魔王李泽言的王后。”

周棋洛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在我的心尖。

听了李泽言的话,本来还心存一丝侥幸,甚至事不关己的说那个和李泽言结婚的悠然不是自己。

但是……现在心里却有种莫名的疼痛感……

难怪白起一开始对自己敬而远之,难怪陌昕一开始看我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难怪李泽言说我始终会回去魔域找他的……

感觉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怪怪的……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突然好想回恋语市,恋语市里我和白起做着经常小打小闹的情侣,李泽言也仅仅是经常关心我的别扭上司而已……


“悠然?悠然?你怎么了呢?不要吓我啊……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可不方便出去帮你叫人的啊……”周棋洛有些慌张的问。

我回过神来,看着周棋洛一脸惊恐的表情,猜想自己刚才的神色一定不太好,忙整理整理思绪,一本正经的说,“周棋洛,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我真的不是原来的那个悠然,我并没有失忆,我清楚的记得我在恋语市发生的所有事情,却对现在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在那个时空,你们也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不同的时空,我们又同时存在了。”

周棋洛眨眨眼睛,似乎是听懂了,又像是没听懂。


评论
热度(4)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