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一个默默写喜欢作品同人的人~约稿可私信~不开车~
QQ禁言群:985909121

落樱如初 2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

Chapter 2


“降谷君,你和诸伏君关系很好吧。”福雬凑了过来,故作神秘的问。

“我和景是发小。”降谷零笑着说。

“景??”显然福雬这时候才发现了不寻常的称呼。

“嗯,我俩从小就这样称呼,零叫我景(ヒロ)(HIRO),我有时候也叫零ゼロ(ZERO)。”诸伏景光认真解释,诚实得没有一丝隐瞒。

“啊啊啊啊啊……”三位小姐姐同时尖叫出声。

“怎……怎么了……”直觉告诉降谷零有事发生。

“没没没。”三位小姐姐再次异口同声。

四位男士面面相觑。

三位小姐姐很默契的由刚才的侃侃而谈变为了窃窃私语,降谷零隐约从她们的口型里判断出了什么“攻”,“受”之类的,甚至说着说着,三位小姐姐时不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奋感。

降谷零有点不好的感觉,总觉得她们在说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

不过……倒是景光,刚才景光的样子不像在说谎,景光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真是的,竟然藏着掖着的不告诉他这个好友,他们真的是一起长大的吗?


见那三位小姐姐热情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降谷零凑到诸伏景光耳边,问,“景,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的?”

“啊啊啊,一……一直都有……啦……”诸伏景光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惊吓开来,红着脸和降谷零拉开距离。

唔……景光这家伙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啊,竟然连他这个和他一路从小学到大学都形影不离的朋友都不知道……

看景光的样子是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他,那就只能他自己查了。

一定要让他逮着了……

这个好友真不地道……


最后在明显不对的气氛下又聊了聊,几人互相留了line,便各自离开了。

初春的风有些凉,樱花花瓣像雨一样从空中飞散下来,繁景如梦,美不胜收。

降谷零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这时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衣服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降谷零奇怪的看向身后。

诸伏景光揉了揉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零,我不冷。”

结果话音刚落,诸伏景光就打了个喷嚏。

降谷零无语的看着他的这位朋友,将衣服塞回给了诸伏景光,说,“你感冒了我可不想被你阿姨说,她有点可怕……”


诸伏景光自从小时候家里父母被杀害后,就被东京的亲戚收养了,因为亲戚家里没有孩子,就把诸伏景光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照顾,而从小就和诸伏景光是好朋友的降谷零,再加上自家的家庭环境,自然没少去诸伏景光家里。

其实诸伏景光的阿姨和叔叔对他很好,也视如己出,一开始降谷零带着安分的诸伏景光到处惹事,没少给他们添麻烦,不过他们虽然总是训斥,但也是在确定两人没有受伤的情况下的“关爱”而已。


“降谷,诸伏,你们真的是从小就一直在一起的?”同行的宫田问。

诸伏景光点头,“从我到东京后,就认识零了。”

“听说你们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同所学校?”山下也问。

“这不是因为我们那里最好的学校只有一所嘛。”降谷零颇有些不在意的说。

“哈哈哈哈,降谷,你还真不谦虚。”山下笑着说。


四人又随意聊了聊,一直到在岔路口分开。

月色正浓,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两人并排走着,偶有樱花花瓣飘落,打着旋儿,将灯光下幽暗的世界添了几分颜色。

“零,之前怎么忘记开手机振动了,不太像你啊。”在安静走了一段路后,诸伏景光说。

降谷零愣了一下,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今天出校门的时候看到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是墨绿色的,夕阳下透着微微的橙色。

像极了他印象中的那双艾莲娜老师的眼睛。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人就与他擦肩而过,留给他的仅仅是被夕阳染成了橙色的背影,以及地面被拉得很长的影子。


“零?”

“啊,不好意思,不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降谷零换了一个话题。

“其实也没什么,是哥哥想问你借几本书,准备等你联谊完了后和我一起去公寓找你,没想到我还没打通你的电话,哥哥突然就接了个电话,说长野县有案件发生,便匆匆开车回去了,书稍后我寄给哥哥就可以了。”

“那你和我去公寓拿书吗?”

诸伏景光看了看时间,说,“零你没事的话,当然可以。”

“我能有什么事啊。”降谷零笑,“已经在等着毕业了。”

“是啊……”

“怎么?”

“想着毕业后,我们就要分开了……”诸伏景光眼里蒙上了丝丝灰暗,头微微垂下,略长的刘海与睫毛交错着。

“哈哈哈,还好啦,景,你不是从小就想去警察学校做一名警察吗?然后调查你父母被害的事情,东京大学法学部的毕业生做警察,起点会比普通人高一些,指不定就进了警察厅公安部,这样便能拿到很多寻常警察拿不到的资料。”

“那零,你还是想做一名侦探吗?”

“唔……”降谷零揉了揉鼻子,感觉这夜风是有那么点凉凉的,抬头看向了远处的灯火辉煌,东京在任何时候看都是那么的忙碌,虽然小时候他也有过想要做警察的想法,警察不论是看着还是听着都很帅气,所以才会和景光走得这么近,但是慢慢长大后发现似乎对推理更感兴趣,于是说,“毕竟我很喜欢推理嘛……所以做侦探也不错……指不定还能帮帮你。”

“那如果我破了父母的案子……”

“怎么,你也想来做侦探?我当然欢迎你了!!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开间事务所……”

“嗯。”

“哈哈哈哈,景,没看出你这么不想和我分开啊。”

“啊?……嗯……”

“那景。”降谷零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转身就凑到了诸伏景光的面前,两人身高差不多,诸伏景光立即就看到了降谷零灰紫色的眸子里满满的映着他。

诸伏景光感觉自己心跳如擂鼓,在看见降谷零眼睛里映着他的时候,他满眼里也只有零。

零从小时候就长得极其好看,除了经常调皮得让大人们有些头疼,其他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现在的降谷零诸伏景光觉得比小时候更好看,五官近乎于完美,睫毛甚至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长,眨眼时仿佛蝴蝶翅膀的羽翼扫过。

两人距离近得诸伏景光感觉降谷零挺翘的鼻子几乎就要碰上他的,鼻子下面淡淡的薄唇微微张开,似乎能听见降谷零呼吸的声音,就像轻柔的旋律一样轻轻拂过他的心尖,金色的发尾被路边的灯光照得微微发亮。


“景?景光?”降谷零奇怪的看着对着他出神的景光,景光这是怎么了?

“啊?对不起……”诸伏景光连忙后退了几步,说,“零,你刚才说什么……”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降谷零语气里有丝丝的抱怨,“我只是好奇了,身为你的好友,从小你和我什么事儿都说,现在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

“啊?”

“看你这表情,是还准备瞒着我?”降谷零用质疑的眼神看向景光,“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好友的?”

“我……我……我……”诸伏景光被降谷零逼得连连后退,一直到诸伏景光感觉他身后抵上了硬硬的金属物体,回头一看是路灯的柱子,瞬间慌张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哈哈……哈哈哈哈……”降谷零却停在原地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景……你还是这么害羞啊……你不愿意说就算啦,看你都吓成什么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别人一看还以为我要怎么你呢,哈哈哈哈哈!!”

诸伏景光却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着头背着光,路灯从他的头顶照下来,降谷零几乎看不清景光的表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见景光很长时间原地都没有动作,降谷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景,我只是随口说一下,你不要介意,景?”

见景光还是一动不动,降谷零有些急了,他害怕是景光小时候发生的那件家人被杀的事情,让景光在某些事情方面有点敏感,偶尔一不留神就会触了雷,偏偏每次景光还喜欢憋在心里不和任何人说。

记得小时候刚见到景光,景光甚至还得了失语症,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河堤上出神,降谷零在某一次捕捉完了发光小动物后,不由得上前说,“说说话会比较开心哦。”

那时候降谷零就记得景光直直的看着他,不知道是在看个什么,反正是看得移不开眼。

其实现在想起来,会不会就是和他遇见艾莲娜老师一样,那种一直希望的有一个人来拯救他的感觉……


“景光?”降谷零又小心的叫了叫景光,好在这次景光有反应了,虽然景光还是没有抬头,但是却往旁边挪了几步,再快步和降谷零擦肩而过。

看着景光急促的步伐,降谷零揉了揉头发,一脸不解的追了上去。


好在走了一段距离后,景光像是终于平复了心情一样的正常了,开始和降谷零说他哥哥的事情。

景光的哥哥诸伏高明,在中学时候降谷零曾见过一面。

其实降谷零一直没有说,那是第一次有人带他去见重要的人,他当时还真的是有点紧张和不好意思呢,以致于后来景光说他一直扳着一张脸,还以为他不高兴呢。

只是让降谷零没有想到的是,当时回忆可能不甚完美,景光的哥哥看上去也是不苟言笑,却是意外的容易相处,甚至和他一样喜欢各种推理小说,之后虽然没有再见面,但是也通过景光两人经常交换各种类型的书看。

现在想起来,他想要做侦探,或多或少被景光的哥哥影响了一些。

那时候他对自己的推理还不太自信,但是在和景光的哥哥电话里聊过后,并且分析了一起案件,最终结果竟然和警方调查得一模一样,景光的哥哥便鼓励了他,让他第一次有了一种能完全独立思考和推理案件的自信。


“哥哥想借《近代日本法政史》这本书几日,不知道零你方不方便。”诸伏景光边走边说。

“当然没问题,最近我也不用,和我过去我拿给你吧。”

“嗯。”


为方便去学校,降谷零把公寓租在东京大学旁边的上野公园附近。

一来是环境还不错,二来是距离也近。

诸伏景光则是每天坐电车回亲戚家里。


今天他们联谊的地方其实就在学校附近,所以距离降谷零的公寓很近,倒是距离诸伏景光亲戚家就有一些距离了,看手机的通话时间和诸伏景光的到达时间,降谷零估计景光是出门了还在一直给他打电话。

虽然让好友这么担心不太好,但是他只是一个学生,怎么也不像是会出事的人……

指不定还是因为景光小时候的事件吧,才会让景光这么紧张。

不过能有个好友这么担心自己,也是一件让人很幸福的事情啊……



评论
热度(1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