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杰

头像SAPH~
绯惑手工店主~幽游之巢站长~沉迷同人无法自拔~清清白白不开车~约稿可私信~
QQ群(TXT存放):985909121

落樱如初 11 名侦探柯南同人 警察学校相关 赤安 安室透x赤井秀一 单向ALL安室透

Chapter 11



只是在闭上眼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景光似乎没有下一步动作……

降谷零疑惑的张开眼。

一张开他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景光的脸竟然距离他如此的近了,近到他能完全的看清楚景光眼睛的颜色,和景光那眼睛里清晰的倒映着的他。

显然诸伏景光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睁开眼睛,那个映着他倒影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得比之前更大,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几乎眨也不眨。

奇怪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就像是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最后降谷零试探性的轻声呼唤了一声,“景?”

诸伏景光似乎是被这声“景”唤回了灵魂一般,连忙将头缩了回去,连带的按着纱布的手也松开了。

降谷零眼疾手快的按住了自己脸上差点掉落的那块纱布,微有些抱怨的从景光手背上撕下已经剪好的胶布,一边自己贴,一边说,“景,你发什么神?”

“那……那个……我……我……我在看……看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别的伤……”诸伏景光憋了半天,好不容易说了出来。

降谷零发现景光最近说话似乎特别容易结巴,便也不计较,再说本来就是他打架不对在先,就继续从景光手背上撕下胶布,一一粘在了自己脸上的纱布上。

处理好伤口后,降谷零又看了看景光的床,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要不景你今天先睡我那里吧,把你的床弄成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再让你睡了……”

“啊?”

“这是我房门的钥匙。”说罢,降谷零将钥匙扔给了诸伏景光,“方便的话,可以帮我拿点换的衣服过来吗?还有毛巾什么的,不介意我在你这里洗个澡再睡吧……”

“不……不……不介……”

看来景光的确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降谷零一边想,一边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因为衣服上沾了血,身上也有点擦伤,脱起来还是有点不顺畅……

只是一旁的诸伏景光话更是连不成一段了,比刚才还结巴的说,“零,零,零,你,你,你要,要,干,干……”

终于忍不住,降谷零说,“我想脱衣服洗澡……要不景你帮我把东西拿过来放在外面的椅子上就可以了,我先进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今天晚上实在不好意思了……啊,放心,我保证脸上的伤口尽量不碰到水!!”

降谷零觉得他刚才短暂的休息后比之前好了不少,至少生活自理不成问题,便起身进了洗漱间。

其实警察学校虽说是有公共的澡堂,但是这几年单人的宿舍里也配备了可以冲澡的设备,一般说来只要不是专门的特训弄得特别脏的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在自己房间简单的冲澡。

关上门,降谷零一面开水一面想景光,想之前电话里景光的阿姨说的话,总觉得景光最近的确越来越有些奇怪了,刚才竟然连话也说不太清楚,总不会是进入了警察学校,查了他小时候的那个案件的资料后,看到他受了伤满身是血,又被刺激到了吧,一不小心重新得了那个失语症?

以后还真得多注意一下景光了,这些日子因为找艾莲娜老师的事情,他的确是对景光关心少了一点,竟然连景光有喜欢的人了都没发现,而且不要说喜欢的人了,降谷零觉得他甚至不知道景光和哪个女生走得稍微近一点……

侦探推理总是应该有三四个嫌疑人的,现在他可是连一个嫌疑人都没有发现……

若是景光知道他对他如此不上心的话……

降谷零想起了景光刚才担心他的目光……

他的确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在他这个全心全意关心着他的朋友身上了……


待到洗完澡出来,降谷零看见他的衣服和毛巾被整齐的放在洗漱间门口的椅子上,再一看床上,已经换了全新的被套和床单,被他弄脏的被套和床单也被叠好了放在角落的椅子上。

轻叹口气,降谷零一边用毛巾擦干净身上的水,一边走向门边。

门果然也好好的被关上了……

还是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景光啊……

做事如此的事无巨细,一丝不苟,让他不得不总是被他这个挚友给感动着……

所以,不论什么时候,他也一定要好好的守护住这个朋友……

一定……


第二天早上降谷零是被敲门声吵醒的,天还很黑,看看时间,距离起床喇叭播放还有十分钟,估计是景光要提前做准备吧。

降谷零连忙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景光,只见景光先是认真的看了看他脸上的伤,见的确没有沾水,才放心的递上降谷零宿舍的钥匙。

降谷零接过钥匙,说,“景,谢了。”

诸伏景光只是说让降谷零以后少打架,便开始在衣柜里找今天穿的制服。

降谷零当然回答的好,不过明明昨天还接到景光阿姨的电话,说让他照顾景光,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早操点名的时候,降谷零发现,他们的那个班长,的确是个好人。

竟然就像串通好了的一样帮他们圆场。

降谷零顺便用余光瞟了瞟他旁边的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和他一样贴着满脸的胶布和创可贴,一脸不情愿的站在他的旁边。

如果昨天晚上真的是他帮他敲的门的话……


“看我干什么?”松田阵平没好气的问。

只是降谷零还没回答,伊达航就搭上他和松田阵平的肩膀,说,“快点快点,跑步了!!”

看了看肩膀上的手,降谷零没有再说什么,叫了旁边的诸伏景光,一起往前跑了去。


好在之后除了对话了几句,也没再发生什么,只是课堂上松田阵平的话,引起了降谷零的注意。

松田阵平说,“警察是怀揣荣誉感和使命感,为国家和国民服务,尊重人权,公正又亲切地履行职务,严守纪律,强化互相之间的连带关系,努力磨练人格,提高能力,充实自己,保持清廉坚实的生活态度……”

这不是标准答案吗?说什么讨厌警察,讨厌还背得这么流利……


“喂,景。”降谷零悄悄的叫了一下诸伏景光。

“怎么?”

“你觉得松田阵平怎么样?”

“我不喜欢他。”诸伏景光想也没想的就回答。

“咦?”从小到大,降谷零还是第一次听说景光有不喜欢的人,总觉得景光的性子是任何人都能包容,所以也才一直都能包容他。

“不过零,你对松田阵平感兴趣吗?”

“唔……其实……有点兴趣……”降谷零也不隐瞒,刚才松田阵平回答的老师的话,让他觉得这人更像是个矛盾体,如果真的是讨厌警察的人,是不会愿意说出这段话的。

降谷零复又看向课本,没有注意在他说出这话后,一旁的诸伏景光直直的看着他,眼里是深深的无奈和小小的失望,以及,能将这些负面情绪都包容下的痴痴的恋慕。

只是,降谷零没有看到,从斜后方看向降谷零的松田阵平却看见了,眸子微微眯了眯,再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不过降谷零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后来一次射击训练的意外,他们组五人一起救下了差点意外身亡的鬼冢教官,也让他和松田阵平有了一次好好说话的契机。

那一夜的风特别的大,头顶星光闪烁。

松田阵平一个人躺在楼顶的边缘,双手枕在脑后,腿交叉,帽子压得很低的挡住眼睛,颇有一些惬意。

降谷零上来的时候就看见松田阵平的腿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

只是降谷零觉得他再次这样和松田阵平独处,心境有些不同了。

早在之前,降谷零对松田阵平的过去做了调查,景光也去找萩原研二印证过他的调查,松田阵平会讨厌警察,八九不离十是因为曾为职业拳击手的爸爸松田丈太郎。

在松田阵平小时候,他爸爸松田丈太郎被误认为杀人犯而被警方逮捕过,因此错过了原定的职业拳击冠军战,在这之后松田丈太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走运,最后只能辞掉了拳击手的工作,整天酗酒不做事……

只是,既然松田阵平是讨厌警察,为什么还想做警察呢?

难道是很中二的觉得,如果他做了警察,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和他一样的悲剧发生吗?

降谷零忍不住瞅了瞅吊儿郎当躺在那里的松田阵平,怎么看这人也不像是有这样的觉悟。

倒是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有点像是之前高中时打架遇见的那个人。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纱布和创可贴基本遮住了整张脸,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认不出来。

就像他的爸爸松田丈太郎。

后来降谷零又找了松田丈太郎的照片,找到了一些他年轻时候的照片,不出降谷零所料,松田丈太郎就是他小时候遇见的那位叔叔。

他记得那位叔叔说过,他也有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现在看来这个孩子就是松田阵平了。

这样一想,松田阵平之前对他的各种行为,不知道怎么的降谷零就觉得他只是个任性的孩子罢了。


“喂!”不知道什么时候,松田阵平转过了头,一只手抬起了脸上的帽子,露出一只眼睛看着降谷零说,“你那看我的是什么表情?”

呵呵,降谷零在内心笑了笑,走上前来,并没有回复松田阵平的问题,而是说,“虽然严重违反持枪协定,但是有鬼冢教官替我们说情,这次的事情就不予追究了……”


评论
热度(2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皎杰 | Powered by LOFTER